玲珑孽怨

杀夫劫妻

来源网络2018-12-05 14:53: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伤势稍好,便去拜见赵昆化夫妇。那赵夫人素来讨厌他,他卧病期间从没去

探望过,见他来了也是冷冰冰一片。成进暗暗咬牙,心中发誓日後一定要这泼婆

娘好看。又将虎子引见给赵昆化,说要虎子作他贴身近侍。赵昆化自无不允,宽

慰了他几句。

又过了数日,成进伤势大好,开始又跟霜灵和云儿淫玩起来。这一日,天高

气爽,成进念起那丁家老屋,便叫了虎子一起前去探看。

那老屋位置甚是偏僻,穿过东林又拐入山上小径走了几里路。虎子直转得晕

头转向,好在成进路径甚熟,不久便到。

入得屋来,只见四壁寥落,桌子积有微尘。丁氏夫妇去世其实也非甚久,屋

里也不甚脏,成进叫虎子一起稍加打扫,笑道这样已经住得人了。

这屋子其实也不小,房间甚多,瞧来多半是有钱人隐居所建,不知如何流落

到丁氏夫妇手中。虎子问起这麽偏僻的地方是怎麽找到的,成进道:“我当年一

到苏州,当然要将赵老贼的老窠周围地形弄熟。这一带,有什麽地方是我不知道

的?”又说道:“这儿既偏僻,又离赵家不太远,正好拿来作我们的一个基地,

以後有什麽秘密的东西可以来这儿进行。”虎子会意。

成进一路叮嘱千万不可将此处说与人知,尤其是在与云儿倒鸾颠凤时要注意

不能漏了口风,一路往回走,虎子笑着连声答应。

踏入东林不久,忽听到前面有女人叫骂声。成进认得是赵霜茹的声音,给虎

子打个手势,轻轻走近。

只听赵霜茹大骂道:“前几天有个女人吊死在这里,还不是给你劫了的那一

个?你这死鬼什麽不好学,就知道沾污良家妇女!”越说越怒,听得“啪”的一

声响,料想是卢杰吃了她一记耳光。

果然听得卢杰嚅嚅说道:“沾污良家妇女的事,你爹爹整天都干,也没见你

生气过!”赵霜茹见他还敢顶嘴,更是恼怒,又给他一记耳光,说道:“我爹爹

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敢管。但你这死鬼我就非管不可!我爹爹的英雄气慨半点也

学不到,就只学得这不要脸的勾当!”

卢杰一心想摆脱她的纠缠,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儿只有我们两个,

要是再碰上那两个面人就糟了。”赵霜茹冷笑道:“你无法无天,还怕死吗?两

个小女孩也吓你成这样!”突然喝道:“谁?出来!”原来虎子脚步稍重,踏上

一支枯枝。

成进笑吟吟地走出来,说道:“我只是路过的。卢兄和茹姐的说话,我半句

也没有听见。”他年纪其实比赵霜茹还大点,却跟着霜灵叫她茹姐。

卢杰给妻子拉来这儿呵责,一见到成进,更是尴尬,红着脸转过头去,不敢

正视成进。突然背上一痛,一把血红的长剑自前胸透出。卢杰一声惨叫,长剑抽

走,顿时倒在地下,抽搐几下,一动不动。

变故骤起,赵霜茹只吓得魂飞魄散,眼见成进手持沾满鲜血的长剑,狞笑着

向她逼来。赵霜茹颤声道:“你……你干什麽?阿杰!阿杰!”卢杰却哪还能应

她。

赵霜茹怒吼一声,拔剑朝成进没命劈来,犹如发了疯一般,招式厉。成进冷

笑一声,随手格开,知道赵霜茹的武功远不及自己,浑没将她放在心上。

果然赵霜茹骤遭巨变,心神不定,招数乱,不多时手腕给成进一剑点中,长

剑脱手,紧接着颈上一痛,已被一下重手击着,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成进嘿嘿一笑,听得虎子问道:“小少爷,这麽……这麽快就下手了?”成

进冷笑道:“今日天赐良机,要等到他们单独出外的机会可不容易。”察看四下

无人,架了赵霜茹,回头走回老屋,虎子紧跟在後。

回到大屋,成进直奔最里面一间大房。这房不仅宽敞,光线也足,窗外绿树


成荫,鸟鸣花香。


成进将赵霜茹抛在床上,坐到她身边,抚摸她的俏脸。赵霜茹给这一震,醒


转过来,张眼见成进色迷迷的脸正在面前,顿时便欲跳起身来,却给成进一拳重


重打在小腹上,剧痛不已,伏倒在床上。


成进反剪她双手,在身後捆住,然後将她身子扳过来。只见赵霜茹恶狠狠地


看着她,眼里犹如欲喷出火来,骂道:“成进你这奸贼,你要干什麽?”


成进冷笑道:“我不叫成进,我是慕容进!从前武昌府春华门的慕容大侠你


听说过没有?他是我爹爹。”


赵霜茹一听“春华门”三字,顿时面色惨白,叫不出声来。


成进抓住她头发,说道:“赵老贼杀我满门,强奸我亲娘,我要连本带利找


回来!”伸手在赵霜茹衣领上一撕,露出她胸前雪白的肌肤。淫笑道:“好在我


的运气不差,赵老贼别的东西没有,漂亮的老婆女儿倒有几个。”


赵霜茹又惊又怒,奋力挣扎,双腿乱踢。成进说道:“虎子,按住这婆娘的


腿!”又将她胸前一大片衣裳尽数撕烂了,除去她贴身亵衣,露出一对丰满的乳


房。


成进嘿嘿淫笑,一双淫爪抓住赵霜茹双乳,握紧大力猛捏。赵霜茹吃痛,挣


扎得更是厉害,但无奈双手被反绑,双腿又给虎子紧紧地压在身下,身子只是乱


扭,却难以动得分毫。


成进感觉赵霜茹双乳软绵,滑不溜手,很是舒服。淫笑道:“茹姐你这对奶


子可比灵儿大得多啊,哈哈!”双手揉来揉去,手指在她紫红的乳头上乱捏,奸


笑连声。


赵霜茹本来已经甚感羞耻,听成进竟拿比较起她与妹妹的乳房来,粉脸更是


飞红,继续用力挣扎,口中大骂不止。


成进几下拉扯,将她上衣剥光,色迷迷地瞧着赵霜茹一对丰乳,双手又抓紧


裤襟,用力拉下,露出浓密的阴毛。赵霜茹“啊”的一声,嚷道:“不行!你不


能……”挣扎得更猛,一条腿猝然挣脱了虎子的控制,乱踢过去,将虎子整个从


床上踢落地下。


成进大怒,一手捉住赵霜茹正在乱踢的左腿,另一手握拳重重击在赵霜茹下


体,正中她的双腿分开後露出来的阴户。赵霜茹一声惨呼,腿上乏力,身子不停


抖动。


成进手掌抓到她的阴阜上,冷笑道:“茹姐你的骚毛可真不少,我来给你拔


光。”抓住一把阴毛,用力一撕,赵霜茹又是一声惨叫,阴阜上留下的毛孔上血


珠渗出,一把阴毛已给成进抓在手里。


虎子站回起身,抓着赵霜茹的头连打了几个耳光:“臭婊子敢踢我?”伸手


将她的裤子脱下,丢在一旁,嘿嘿一声,扑到赵霜茹身上乱摸乱捏。赵霜茹双眼


血红,狠狠盯着二人,犹如要喷出火来。


成进嘿嘿淫笑,将赵霜茹一条腿扛在肩上,抓着撕下的阴毛在赵霜茹的阴户


上乱抹。忽然想起赵昆化对付罗氏姐妹花的法门,笑道:“给你尝尝你爹教我的


手段!”将一把阴毛塞入赵霜茹的阴户,手指急捅,深深插入霜茹的阴道,把数


十根阴毛都推入她阴道深处。赵霜茹阴户里又痒又痛,“啊”的一声哭了出来,


徒劳地挣扎着。


成进认识赵霜茹已久,知道这个美丽的大姨性格刚强,从不在人前示弱,这


下竟给自己玩弄得哭出声来,心下大乐。只见赵霜茹两只乳头给虎子捏在手里,


拉来扯去,她俏面涨红,泪花点点,头摇来甩去,惨号连声,身体不住扭动。


成进哈哈大笑,取过来一条长绳,穿过房顶梁上,一头缚在赵霜茹的左脚踝


上,用力一扯,赵霜茹头下脚上,给倒吊在床边。她乳头本来给虎子捏在手里,


这一下猝不及防,乳头猛地给长长地扯了一下,方松脱虎子的掌握,弹回自己的


乳房之上,将两只乳房弹得不停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