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温驯茹奴

来源网络2018-12-05 14:56: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嘿嘿”一声,双手捧住赵霜茹面颊,肉棒在她的小口中插起来。赵霜

茹紧紧含住,听任他抽插,只觉龟头在喉咙中一撞一撞的,几欲作呕,当下含泪

苦苦忍住。

成进不去理会她的感受,一味猛插。虎子见她不再抵抗,也就轻轻抚摸她的

乳房,不再使用暴力。赵霜茹下体涨痛,羞耻无已,却不敢稍动。不久感觉口中

肉棒骤涨,成进却仍不放开她面颊,只好皱皱眉头,听凭一股猛流喷射在她的喉

中。赵霜茹咳杖不出来,喉中“咕咕”作声,小脸涨得通红,难受之极。

成进冷冷说道:“都给我吞下去!”才放开她。赵霜茹一股呛味直冲入胃,

却不敢张口,强自把精液尽数吞下,才狂咳起来。

成进说道:“好吧,就暂且留着你,我俩也有个美人好奸。嘿嘿!”将帚柄

从赵霜茹的阴户中猛抽出来。“噗”的一声响,赵霜茹只觉阴道中一阵急促快感

掠过,有风吹进,凉嗖嗖的,不禁打了个冷战。帚柄上带着点点血丝,给丢在地

上。

成进说道:“虎子,我得回去了,你留在这儿看着这婆娘,不要随便出去。

但万一在外面碰见龙神帮的人,你如此说话……”与虎子串好口供,径自而去。

回到赵府,便见到卢杰尸身已给抬回府,府中上下乱作一团。有人跟他说道

大小姐和大姑爷今早一同出去,姑爷给发现被人杀死在东林,小姐却是不见了。

众人口中咒骂,大骂那两个面女子忒也狠毒。成进本来想好一大串理由,想引众

人将怀疑都移到面两女身上,这下竟然全派不上用场。

成进装作全不知情,大家都认定了是那两个面女子做的,对他竟也并不起疑

。只是赵夫人心疼爱女失踪,凶多吉少,哭得死去活来,霜灵和霜瑶在一旁安慰

成进暗暗好笑,也上前去安慰两句。见那赵夫人哭得双眼肿红,眉头深锁。

三妹赵霜瑶轻轻在母亲背上抚摸,神色黯然。

这赵霜瑶性格文静,每日只在房里读书绣花,成进一共见她也没两三次。见

她十五、六岁年纪,身形娇小,双眉微颦,一对水灵灵的眼睛,长得很是可爱。

心想再过两年,身材长足,只怕比霜灵还漂亮。

赵昆化当下指点人马,一批人四处察访那两个面女子和赵霜茹下落,另一批

人操办卢杰丧事。

次日一早,成进藉辞寻找面女子,带了几个人出去。路上却又藉故将他们支

开,自行采购了一些粮食,来到老屋之中。

入得房来,只见赵霜茹仍是全是赤裸,双手绑在身後,屁股高翘,正跪在床

上给虎子吃鸡巴。成进看了一眼,“嗤”的一声笑,见赵霜茹高撅的屁眼中插着

一根点着的蜡烛,蜡油点点滴下,滴在她光圆的屁股上,每滴一滴,她的屁股就

轻颤一下,煞是好看。说道:“这婊子可乖麽?”

虎子笑道:“她敢不乖吗?”抓着赵霜茹的头一上一下,直干得赵霜茹口中

“呵呵”直叫。

成进直看得欲火高升,几下便脱掉衣服,拔去蜡烛,肉棒直捅入赵霜茹的骚

穴。呼了一口气,才说道:“现在府中乱作一团,赵老贼的婆娘丢了女儿,哭得

好不凄惨。哈哈!他妈的,那婆娘虽然老了一点,长得可真不错。”一边奸着赵

霜茹,一边口里不停轻薄她的母亲。

赵霜茹听任他们蹂躏,耳中只听得两人越说越得意,奸着自己的同时,还不

停作贱母亲,眼泪四溅。忽觉嘴中肉棒骤涨,虎子已射了出来。赵霜茹也不用吩

咐,含泪将精液通通吞下去。

成进哈哈笑道:“还真乖啊!”虎子说道:“还有更乖的呢!”抓着赵霜茹

的头,淫笑道:“爽不爽啊?”赵霜茹红着脸,轻轻说道:“茹奴给少爷奸得好

爽……”

成进一愕:“茹奴?”眼望着虎子,将肉棒抽回到洞沿,再狠狠捅入,赵霜

茹哼哼连声。成进笑骂:“你这小鬼头的鬼主意倒多!哈哈!不错不错。”虎子

笑了笑:“要这贱人这麽听话,昨晚可费了我不少功夫啊!”顿了一顿,脸色一

凝,对成进道:“这婊子说八年前见过夫人……”

成进心中一凛,放慢了奸淫赵霜茹的节奏,手掌在她的屁股上用力一拍,喝

道:“怎麽见到的?”

赵霜茹颤声道:“我……我只见过一次啊……不关我的事啊……啊……那时

我才十三岁,不关我的事……啊……”成进肉棒急捅几下,喝道:“快说!”

赵霜茹说道:“那时我去帮里找爹,就看见了。他们很多人都在大厅里,她

……她……”嚅嚅不敢说。成进双手猛捏着她双乳,大声喝骂,叫她快说。

赵霜茹只好说道:“她给绑在木驴上,大家轮流踩踏板,都在笑……真的不

关我的事啊……”成进心中大痛。他知道女人一给绑上木驴,两支活动的木棍便

分别插入前阴後庭,一踩踏板,木棍就上下抽插。他见过赵昆化用过这木驴对付

过几个对头的妻女,那些女人都给折磨得奄奄一息、九死一生,深知这木驴的厉

害。

成进双手抓住赵霜茹双乳,将她上身提起来,肉棒却加大力度猛抽起来,喝

道:“後来怎样?”赵霜茹双乳撕裂般剧痛,冷汗直冒,又给奸得哼哼连声,哪

里说得出话来?成进将她身子一掼,双手抓住她双足向上向前一提,使赵霜茹屁

股向上,肉棒骤然抽出阴户,猛地捅入赵霜茹的肛门。

赵霜茹闷哼一声,正自咬牙忍痛,却听得成进冷笑道:“你不说是不是?”

心中一惊,勉强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不敢多看,就……走了。”

话语混在呻吟声中,浑不可闻。

成进哼了一声,一阵急攻,射了出来。又冷笑道:“你真的不知道?哼!还

是不肯说?”一把捏住她的面颊,眼光似箭,阴阴地瞪着她。赵霜茹心中一寒,

喘一口气,轻声道:“我後来听人家说,帮中鸡巴能硬的男人都上过她……”见

成进眼中寒光一闪,吓得不敢再说。

成进冷冷道:“你还知道多少?”赵霜茹只是摇头说她那时年纪还小,真的

不知道。问起姐姐嫣儿,赵霜茹也一概不知。成进说道:“原来你爹害得我娘这

麽惨,你不要怪我啊!”赵霜茹怕极,哭道:“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真的不

知道……”

成进哪里理她,抓起丢在床边的已给撕烂的衣服,拧成一条,便往赵霜茹的

阴户里塞。那条布棒比成进的肉棒还粗了一倍,又是柔软,前面刚进去後面便无

从借力,成进也不理太多,一味使猛力,只搞得赵霜茹呜呜直哭,忍受着下阴给

大大撑开的痛苦,不敢挣扎。

搞了好一阵,成进感觉布棒应该已进入赵霜茹的子宫了,才歇手,留下一堆

散乱的破布在阴户外面。见赵霜茹双眼翻白,气息微弱,竟已昏了过去。

虎子一直坐在旁边旁观,见状有点担心,道:“不会弄死了吧?这个美人儿

我可没享用够呢!”成进冷笑道:“哪有这麽容易死的。”想起母亲惨遭赵家辱

虐待,火性又起,将赵霜茹的身体翻了过来,抓着她双腿向後跟她反绑的双手捆

在一起,绳子一头绕过房顶梁上,将赵霜茹吊了起来。

这样,赵霜茹四肢给捆在一起,胸部突起,两只丰乳沉甸甸地下垂着。身体

被扳成弓形,胯部垂下一幅破布。成进哈哈一笑,胸中怒气略消,丢下赵霜茹自

个昏迷着吊在那儿,自与虎子两个取出食物吃起点心来。

过了好半晌赵霜茹才悠悠醒来,只觉四肢阵阵抽痛,身子被扳成这副模样,

难受之极。饶是她自幼习武,筋骨柔韧,仍是吃不消,全身酸痛。最难受的是阴

户涨满,又痒又痛,微一挣扎,四肢便剧痛起来,赵霜茹不敢稍动,粉脸绽红,

“啊啊”地呻吟起来。

成进与虎子听她醒来,相视大笑,慢吞吞吃完东西,拍拍手走了过来。成进

一双油腻的手拿住她垂在胸前的大乳房,用力揉着,笑道:“烂婊子爽不爽啊?

哈哈!”赵霜茹呜咽道:“爽……爽……求求少爷放我下来吧……”

成进笑道:“哪儿爽啊?”赵霜茹羞极,眼泪流了出来,嚅嚅道:“茹奴的

奶子给少爷玩得好爽……呜……茹奴手上好痛啊……放我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