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急智猎艳

来源网络2018-12-05 14:57: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没想到母亲身受的折磨远远超乎自己的想像,牙咬得崩崩响,手突然在

桌上重重一顿,只得清脆的一声响,手中酒杯已碎成一块块。

吴山泰愕道:“怎麽啦?”成进忙掩饰说:“我……我听得忍不住啦,那玲

婊……咳咳,真的这麽爽?真恨馀生也晚……”手掌鲜血直流,成进心想一点丁

皮肉之伤不算个鸟,也不放在心上。虽然探得一些消息,但心中却是更难过。

吴山泰见成进包扎好伤口後并不碍事,又谈起当年如何折辱杨绡玲来。成进

欲待不听亦不可得,只好连连劝酒,只盼吴山泰早早醉去,以好收场。

无奈吴山泰酒量甚豪,酒意一上,面上通红,话便更多起来。又拍拍成进的

肩膀道:“我真的没见过这麽硬朗的女人……呃……那一次昆哥把玲婊子双腿分

开倒吊起来,往她的骚穴中和屁眼中灌满盐水,满得都流了出来。唉,玲婊子的

骚洞洞本来就给干得出血,这下可有得受了,昆哥也不怜香惜玉一点……然後我

们押小玲婊子和那小丫头到她跟前,十几个人一起上。嘿嘿,小玲婊子的骚穴中

插了两条鸡巴,屁眼中也有一条,就是不吭声……呃……我跟阿茂贴在一起干她

的骚穴,他奶奶的,几个男人紧紧贴在一块,老插不深入……虽然没自个痛痛快

快地奸着舒服,但十几个人没一个时辰还是都泄了一次,哈哈……呃……那小丫

头开始大声地哭,後来小嘴也给鸡巴堵上了,‘呜呜’地叫,真好听。小刘那笨

蛋也想叫玲婊子给他吃鸡巴,哈哈!结果给一咬,变做太监。”

“那玲婊子口里一直不停地骂,昆哥居然也不把她的嘴堵上,就让她骂,骂

得喉咙哑了……呃……唉,这又何苦,玲婊子本来声音挺好听的,可惜偏偏不肯

浪叫几声来听听,只会骂。我又去插那小丫头的小穴……呃……她好像叫嫣什麽

的,玲婊子叫她嫣儿的。玲婊子屁股给灌了盐水,过了一阵就拉起来了,哈哈哈

哈!直喷上天,好高啊!嘻嘻,真好玩……我们後来又放了玲婊子下来,三个女

人一同奸,从中午干到晚上,有的人不行了,就换了一批人来。我有这麽爽的骚

穴干,不肯停……呃……我第二天可整整睡了一天啊!嘿嘿,这麽好的女人,少

活几年也要拼命上啊,成兄弟你说是不是?”

成进面青铁青,陪笑道:“当然当然,换了我也是要干的。”心中暗骂自己

无耻。见吴山泰已是醉眼蒙,口中犹自不停:“就是啊,要干的。我又去插玲

婊子,一会又去插她的妹妹,一会又……呃呃……一直干……干……干……”喃

喃不休,半晌沉沉睡去。

成进心想照这样说母亲九死一生,姐姐生死未卜,但姨妈却还落在赵老贼手

中受苦,於是每日有事没事就跑到赵昆化身边,只盼他透出一些口风。但赵霜茹

失踪不久,龙神帮上下每日苦寻,不得要领,赵昆化总是与帮众在一起,丝毫没

半点谈到女人。偶尔有几次两人单独面对,成进没见赵昆化表态,又不能在他面

前显出急色的样子,又怕惹他起疑,苦无良机,却不敢问。空自心急如焚,只是

苦了霜茹和霜灵。

赵霜灵发觉本来已变得略为温柔些的夫君最近又暴虐起来,好像自己越难受

他就越开心一样,每次房事都拧得她身上青一块红一块,下体两个肉洞老给他找

来一些古怪的东西塞入,经常一边奸着一个肉洞就在另一个中塞进一两个或圆或

扁、或长或粗的东西,疼痛不已,连云儿在旁边也拖累着一起受罪。

赵霜茹就更惨,成进对她就连最後一丝遮掩都不用,一味狂虐,又不知从哪

儿弄来一批古怪的物事,使出各种可怕的法门,通通使在她的身上。赵霜茹只是

叫苦连天,却不得不含泪一一消受,那成进竟还说她的惨叫声最是悦耳动听。有

一次成进实践赵昆化对付他母亲的法门,将赵霜茹倒吊起来在两个肉洞灌盐水,

又令她一边给自己吃肉棒,将肉棒捅在她喉咙里,差点将已给折磨得半死的赵霜

茹活活呛死。

这一日,成进百无聊赖,又想去老屋玩赵霜茹。甫踏入东林中,便发觉後面

有人跟着。回头一看,一个红衣女郎背着长剑,一副匆匆赶路的模样,走在他身

後不远处。那女郎二十岁上下年纪,眉目娇艳,圆圆的鼻梁下面一张樱桃小口欲

张未张,直摄人心魄。一对凤眼瞧了成进一眼,眼光荡了开去,说不出的妩媚动

人。

成进大感诧异,这东林本非交通要道,行人极少,兼之左近有贼人出没,女

人就更少。居然不知从哪儿跑出这麽一个绝色佳人来,看她背负长剑,该当身有

武功,不知是敌是友?

那女郎实在美艳得令人心动,成进忽感丹田中一阵酸麻麻的感觉,心中砰砰

直跳。只是不知对方来历,深恐节外生枝,坏了报仇大事。暗暗咬牙,将一股淫

欲强自压了下去。

正踌蹰间,红衣女郎已走近他身边,一股直沁入胸的少女体香淡淡地飘荡过

来,成进心中大动,凑上前去,正待搭讪……

忽然寒光一闪,红衣女郎骤然拔出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向成进削

去。成进猝不及防,大惊之下向旁急闪,右臂上一痛,长剑已削去他臂上一片皮

肉。饶是成进身法快极,避开要害,但一条右臂已是鲜血长流,提不上力了。

成进惊道:“姑娘……你干什麽!”急以左手使剑,忍着剧痛,勉强应战。

奈何他左手剑法并不纯熟,右臂又一时痛得厉害,帮不上忙。偏生红衣女郎剑法

又颇为高超,快剑厉,步步进逼。成进手忙脚乱,败像已露。

勉强抵抗了二、三十招,成进忽然觉这女郎的剑法颇为面熟,心中一惊,叫

道:“你……你是那面人!”红衣女郎冷笑道:“你这奸贼眼光倒好!”那晚的

面人曾以快剑接连刺中他七、八下,招数便跟这红衣女郎一模一样。成进心下一

凉,情知打不过她便性命不保,当下咬牙勉力挺住。

红衣女郎大占上风,眼见成进渐渐招架不住,步步後退,突然他大叫一声,

倒在地下打起滚来。红衣女郎一怔,不明他玩什麽花样,停剑凝视。但见成进长

剑掉在脚边,口里“呵呵”连声,神色痛苦,捂着胸口在地上滚来滚去,狼狈之

至,显然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红衣女郎见他已然无力抵抗,长剑指着他步步逼近,冷笑道:“你也会有今

日!”心想正好碰上他发病,省下不少工夫。手腕微动,便待将这轻薄无礼的龙

神帮奸贼毙於剑下。

忽听成进嘶着声说道:“我不想死在无名之辈手下,姑娘芳名?”红衣女郎

冷冷道:“姑娘叫方漪蓉,你向阎王爷哭诉去吧!”走近一步,到了他身前,微

微一笑,提剑往成进胸前刺落。

只听“叮”的一声响,方漪蓉只觉长剑被一股劲力一扯,把握不紧,荡了开

去,紧接着左膝一痛,站立不稳,俯仆倒地。正待跃起身来,腰上一重,已是给

人压在身下。

方漪蓉面向地下,不知上面情状,大急之下长剑便向後挥去。但手臂尚未展

开,手腕已给紧紧握住猛捏,剧痛之下长剑脱手,手臂被反扭到身後,耳听得成

进哈哈大笑。

原来成进眼见不敌,便即使诈。他虽在地下乱滚,看似狼狈,其实左手掌一

直不离长剑三寸以外,随时可以重新跃起迎敌。他趁方漪蓉长剑插落之际,使尽

全身气力疾提长剑扫去,两剑相交之下方漪蓉居然还剑不脱手,倒也出乎他意料

之外。至於随後脚上一踢,随即跃起扑上,更是早就精心算计好的後着,果然一

击得手。

成进诡计得逞,得意之极,将方漪蓉双手反扭到背後。方漪蓉奋力挣扎,力

气也自不小,成进虽然受伤,但此刻性命攸关,生怕给她脱逃後自己反而遭殃,

使出全身气力,死命压住。他本来力气就比这女郎大,何况骑在方漪蓉身上,位

置极为有利,终於将她两手紧紧抓往,压在脚下,伸手拉断她的腰带,把方漪蓉

反绑起来。

方漪蓉破口大骂,成进给人骂得多了,也不在意。见方漪蓉已无法挣脱,包

扎好自己臂上伤口,将她扳过身子,在脸上连打几记耳光,回骂道:“你这臭婊

子想杀我?做梦去吧!一会教你知道我的厉害!”

方漪蓉双颊给打得红通通的,嘴角滴血,一双凤眼却是冷冷地直瞪着成进,

好似要喷出火来。成进发出一声捕获猎物的得意长笑,不理她犹自挣扎不休、双

腿乱踢,将方漪蓉扛在肩头,走向旧屋。

旧屋中却是无人,料想虎子采购物品去了。打开柜子,见赵霜茹一丝不挂给

捆得结结实实,沉睡正酣,知道没有变故,顿时放心,当下喝醒赵霜茹,将她提

将出来。

方漪蓉给抛在地下,见这房中或横或竖架了好几条铁条、铁链,不知作何用

处。转眼见赵霜茹赤身裸体地给绑着提了出来,雪白的肉体上青一块红一块,料

想也是给这淫贼劫来的。忽然发觉赵霜茹下身稀疏的阴毛旁有一些刚长出来的毛

根,方漪蓉顿时粉脸飞红,转过头去。

成进松开赵霜茹的捆绑,赵霜茹马上抱膝缩作一团,蹲在墙角,怯惺惺地望

着方漪蓉。成进哈哈笑道:“茹奴,你来了个新搭档了。”一把抓起方漪蓉的头

发:“是方漪蓉姑娘吧?这位是专门给人干的茹奴,你以後就叫蓉奴好不好?”

方漪蓉又惊又怒,骂道:“你……你做梦!有种的就爽爽快把姑娘杀了,你

这狗贼!”想到自己一时大意,落在这淫贼手里,几乎要溅出泪来。又不肯在成

进面前认输,苦苦忍泪,眼眶却已是红了。

原来她与阿琪两次面到赵府都吃了亏,知道硬闯不行,於是乾脆便去掉掩饰

,三天两日潜在附近探察,等待机会。方漪蓉这日见成进独自外出,不及叫上同

伴,独自跟来,心想即使不敌凭轻功也可逃走,但不料虽然偷袭得手,却误中奸

计被擒。

成进笑道:“蓉奴口头倒硬!”提起方漪蓉,将反绑着她双手的带子套到房

中一只垂下的钩子上,使她面俯向地,双腿垂下,身体折成一个直角。自捉了赵

霜茹以来,他陆续搬来不少物事,将这儿布置成一间刑房,各种工具设施甚是充

足。

方漪蓉大骂不休,想着这淫贼不知要如何来污辱自己,又羞又急,不禁两腮

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