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阖门之乱

来源网络2018-12-05 15:03: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一怔,转念一想,随即喜道:“当然可以啦。”赵昆化道:“那好!以


後你就是龙神帮的副帮主了!大家听见没有?”众人对成进本来就颇为心服,知


道他既是赵昆化的女婿,帮中又只怕没有人的本事及得上他,当下齐声称是,一


一上来拜见成副帮主。


成进没料到事情竟会这样顺利,呆了一呆,假意推托一番,才欣然领受。


赵昆化轻抚江剑婷的乳房,淫笑道:“你有幸参加了成副帮主的就职典礼,


这麽高兴的事,一定要好事成双!我帮你後庭也开了苞吧!”双手猛的一握,将


剑婷一对嫩乳紧紧握住,肉棒倏地抽出她的小穴,猛插入剑婷的肛门,一下进入


了一半。江剑婷又是一声惨叫,只觉屁股好像要裂了开来,“哇”的一声哭了出


来。


不料赵昆化一时兴起,用力过猛,未经润滑的屁眼紧紧地箍住肉棒,乾涩的


肉壁刮得他肉棒隐隐生痛,但一股强烈的快意却是猛冲入脑,把持不住,直射了


出来。


赵昆化暗骂一声,一交坐在地上,喘了喘气。见到周纤絮已然醒转,伏在地


上,眼望着女儿的胴体正轻轻抽泣。赵昆化心意一转,已有了计较。


赵昆化笑道:“江夫人,你虽然输了,但我赵某人也不想赶尽杀绝。你现在


乖乖按我的话做,我就做个好人,放你老公和儿子下山。”


周纤絮本来已不存希望,听他一说,忙道:“我做……我做……”


赵昆化道:“好!你过来先用嘴给我服务一下。”周纤絮脸上一红,轻轻挪


动身子。只觉身体一动,下身的痛感便抽动起来。当下咬紧牙根,慢慢爬到赵昆


化面前。


赵昆化的肉棒沾满着女儿的处女血,又混杂着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周


纤絮看也不看,张口便将其含在嘴里,舌头缓缓在这侵入自己口里的丑物上面绕


动。心中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赵昆化拍拍她的头,笑道:“想不到漫天花剑周女侠吹喇叭的功夫比耍剑还


要好呢!”双手摸到下面去玩弄周纤絮的乳房,又令人给周纤絮下身的伤口敷上


药,别害得周女侠两个肉洞以後都不能用了。


周纤絮强忍着下身的疼痛,卖力地给赵昆化口交。想到自己身遭奇辱,女儿


也已失贞,早已不存生念,一心只盼能救得两个儿子的性命,含泪努力讨好赵昆


化,不敢稍有违抗。


轩南、轩北这时也已醒转过来,看到母亲居然高撅着屁股跪在赵昆化面前,


整个脸庞都埋在这魔头的胯下,骤感羞愧无地。轩南叫道:“娘……你……你不


要……”随即见到江松已然气得晕了过去,江剑婷赤身裸体躺在地上抽泣,下身


一片狼藉。兄弟俩张口结舌,又羞又怒,两人面面相觑,却是说不出话来。


周纤絮这般丑样给儿子瞧在眼里,顿时只感浑身发热,羞耻之极,粉脸涨得


通红,忙闭上眼睛,只当儿子不存在,嘴里却是不敢稍停。瞬间口里肉棒慢慢涨


大起来,龟头直顶到喉咙。接着自己两只奶头给捏住了拧了个圈,疼痛之极,脑


中恍恍惚惚,仿似灵魂已脱身而去。


却听赵昆化说道:“你儿子醒啦!他在看着你的骚穴哪!你瞧,他的鸡鸡都


翘起来了,嘿嘿!娘的骚样可真贱啊,小子说是不是?”


周纤絮羞得连脸皮都没有感觉了,口里动作却是更快,心中只盼快快干完这


羞耻的工作。


赵昆化知道她的用意,忽然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提了起来,面向着江轩


南,笑道:“你看你儿子憋得多难受,去!帮他抚慰一下!哈哈……”


周纤絮见儿子胯部果然已然鼓起,一听赵昆化的话,竟是要她给儿子口交,


哭道:“求求你,他是我亲生的儿子啊……”


赵昆化冷笑一声,甩手将她摔在一旁,拉过身旁的江剑婷,肉棒抵在她的肛


门,慢慢插入。这次不再急躁,肉棒一寸寸慢慢深入江剑婷的屁眼,耳听得这小


姑娘又是哭叫不休,爽极之馀口中“啊”的一声呼了出来。


转眼见到周纤絮趴在地上犹自不动,眼神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赵昆化喝道:


“你做不做?再不做我马上把这小子的鸡巴切下来塞到你骚穴里!哼!想留着他


的命就快做!”


周纤絮“嘤”的一声哭了出来,不敢再看赵昆化,慢慢爬向江轩南。


轩南叫道:“娘!不行啊!我……我宁可让这奸贼一刀杀了!”周纤絮默默


含泪,只当没听见儿子的话,伸手解开他的裤带,拉下他的裤子,一条紫黑的大


肉棒突地跳在眼前。


这是儿子的肉棒!周纤絮闭上眼,用手轻轻扶住,张口将它含了进去。


江轩南哭道:“不要啊……娘……不要……我……我……”母亲温暖而湿润


的小嘴紧紧含着自己的肉棒,头不停地上下扯动,香舌在龟头一点一点地。江轩


南只感觉到一阵快意将自己的身体围在中间,浑不知身在何处,嘴里喃喃只是叫


着:“不行啊……娘,不行啊……”


赵昆化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娘的技术不错吧?好好享受啊!”将肉棒


深深插入江剑婷的屁眼中,手拍着她的屁股,将她驱到江松的跟前。


赵昆化笑道:“小妞,学着你娘的样儿,给你爹爽一下。爽完了我就放他下


山。”


江剑婷哭道:“我求求你了帮主,我……我给你怎麽玩都可以,就放过我爹


吧……”


赵昆化在她屁股上重重一拍:“这是让他爽一爽,又不是要他的命!你做不


做?嘿嘿,你想救他的命就乖乖的做!”肉棒轻抽出少许,重重向里一插。


江剑婷身子一抖,斜眼见到母亲的模样。心中一横,脱下江松的裤子,也将


他软绵绵垂着的阳具含在嘴里。赵昆化笑道:“这才对嘛……喂,你们把这家伙


弄醒,他女儿在替他服务呢,怎麽可以睡着了?哈哈!”


龙神帮众人看着这情景都看得呆了,当下便有人嘻嘻笑着用水将江松泼醒。


江松一醒便马上发觉胯下有异,定睛一看,竟是女儿在替自己口交。口里给


塞着布块无法说话,只是哼哼连声,猛力挣扎,自有人将他紧紧按住。


江松转瞬又见到妻子正伏在儿子胯下,卖力地套弄着,嘴里“啧啧”有声。


这一气非同小可,苦於身体无法动摇,又叫不出声来,双眼血红,犹如要喷如火


来,直瞪着赵昆化。


赵昆化笑道:“怎麽?我叫你女儿尽尽孝道,帮你出出火,你想怎麽答谢我


呢?哈哈!嗯,你老婆长得不错,怎可以让你一个人独吞呢,我叫你儿子帮你分


享一下,你没意见吧?反正你的东西最後都是要给你儿子的,是不是?嘿嘿!”


肉棒在江剑婷屁眼里又猛抽几下。


江松怒极,但肉棒却是不听指挥,慢慢在女儿的小嘴里涨硬起来。


忽听有人笑道:“啊哈,这小子出来了!”赵昆化转头看去,见周纤絮口里


嘴角奶白色一片,江轩南的阳具已经软了下来,便对周纤絮道:“把你儿子的东


西都吃下去!舔乾净一点,如果有一点剩下的,嘿嘿……”见周纤絮闻言果然将


口里的精液吞了下去,又伸着舌头在轩南胯下舔来舔去,满意地笑了一笑。


赵昆化又道:“舔好了吗?嘿嘿,你还有一个儿子呢?不能厚此薄彼嘛,去


帮他也消消火!”


周纤絮有了第一次,这下也不再踌蹰,转身又去解轩北的衣服。江轩北已然


看得唇乾舌燥,说不出话来,见母亲的手摸了上来,既无法抗拒也就只好默认。


早已涨得难受的肉棒一进入母亲温柔的小口,“啊”的一声爽得叫了出来。


赵昆化笑道:“爽吧?看我对你们多好?嘿嘿,那我就送佛送到西,让你的


老子尝尝鲜!”肉棒仍深深插在江剑婷的屁眼里,俯身抱起她两条大腿,将江剑


婷的阴户送到江松的肉棒之上。


江剑婷嘴角仍挂着一丝唾液,轻声哭道:“不行啊……”但赵昆化哪里会理


她,向下一按,江剑婷只觉刚刚给开了苞的小穴又给一条肉棒贯穿,又是一阵剧


痛。但这一次却是自己的父亲,羞愤之极,放声大哭。


赵昆化将江剑婷按在江松身上,肉棒再不留情,一下下地猛奸着她的屁眼,


带动着她身子一顿一顿地。笑道:“江大侠,你生的漂亮女儿,自己不尝尝可太


可惜啦!哈哈!味道怎麽样啊?我可爽得很哪……”


江松面红耳赤,女儿的小穴紧紧包着自己的肉棒不停搐动,快感阵阵而来。


自己竟和这魔头一同奸淫着女儿,想不到竟会有这样一天,眼泪不禁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