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意乱情迷

来源网络2018-12-05 15:05: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只觉一股逆气在胸中不停地打滚,难受之极。身子颤动,几乎要跳起身

来。眼前这美艳之极的裸体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亲姐姐慕容嫣儿!虽然知道她深

遭赵昆化辱,但万万想不到她竟然会以这麽下贱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赵昆化说道:“嫣奴,这是你的少主人。过来好好服侍!”嫣儿瞥了成进一

眼,一言不发,默默爬向他的脚边。

成进心中扑通扑通猛跳:“她、她……她没有认出我来,可是我该怎麽办?

难道要我在仇人的面前奸淫自己的亲姐姐吗?我不要做乱伦的畜生!我……”

正自心乱如麻,嫣儿已经爬到了他的身前,双手轻轻攀到成进的腿上,伸手

便去解他的腰带。成进满头大汗,连忙抓住嫣儿双手,转头向赵昆化看去。见赵

昆化朝他点了点头,笑道:“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没见过这麽好的女人吧?哈

哈……”

成进心中一凛,暗思千万不可逞一时之气鲁莽行事,坏了几年来苦心经营、

已然接近成功的报仇大计。心下一颤,闭上眼睛,慢慢放开嫣儿的手。

耳边“叮铃叮铃”的铃声响之不绝,成进心慌意乱。只觉一对温柔的小手轻

轻褪下他的裤子,在他的胯边腿上轻轻抚摸,成进“啊”的一声轻呼出来。虽然

奸过的女人多了,但这种奇特的快感却是前所未有。

骤然间感觉一条温暖柔湿的东西在自己的大腿间慢慢游走,成进知道这一定

是姐姐的舌头,不禁紧皱起眉头,只觉姐姐的舌尖轻轻颤动,在自己大腿内侧上

下游动,慢慢接近大腿根部。成进只觉全身给一束猛烈的火热快感罩住,不可自

拔,心里大叫:“不行!她是我的亲姐姐!不能这样!”但胯下肉棒却是不由自

主,慢慢竖了起来。成进哀叹一声,骤感肉棒上一暖,睁开眼来,见嫣儿已将他

的肉棒含在口里,屁股一扭一扭的,插在那儿的羽毛左右飘荡。

嫣儿的小口将他的肉棒一下一下轻轻套弄着,舌尖在肉棒上下轻点轻舔。成

进双手紧紧抓住太师椅的扶手,下身不由轻挺起来,仿觉肉棒和姐姐口腔的每一

点接触都足以将他震昏过去。“这就是我的姐姐吗?她就是我那文静贤淑的姐姐

吗?”成进难以接受这一切,但是他的肉棒却接受了。丹田间充满着能量,就如

火山喷发前的浆液那样不停地翻滚着,不可抑止。终於喉中闷哼一声,炮弹似的

精液猛喷而出。

嫣儿仍然紧紧含着肉棒,继续套弄着,听任那一发不可收拾的液质打击着自

己的喉咙。她的动作仍然是那样的轻柔,就好像毫不察觉到口中那条丑物的变化

一样。

成进只感自己最後一滴精液好似也给挤了出来,身体好像给榨乾了一样,气

喘吁吁。过了好一阵,嫣儿才放开他那萎缩了的肉棒,她的小口紧紧地闭着,连

一滴精液也没有漏出来。成进听得她喉中“咕咕”几声,知道她将精液都吞了下

去,然後四肢着地,默默趴在成进的脚边。

成进心下一松,转眼看去,见阿茵也跪在赵昆化胯下,小口正忙得起劲。赵

昆化瞧了嫣儿一眼,对成进笑道:“怎麽这麽没用?没两三下就……嘿嘿!”

成进脸一红,讪讪道:“呃……这女人太……太漂亮了,我实在忍不住。”

赵昆化呵呵大笑,说:“嫣奴的小嘴可是独一无二的啊,不过我还是真想不

到你这麽没用。嘿嘿!我的珍藏没叫你失望吧?哈哈哈……今天嫣奴就归你了,

你想怎麽玩她都行啊!”

成进乾笑几声,说道:“我……我休息一下再说。”赵昆化哈哈大笑:“不

是这样就把你榨乾了吧?嘿,我就怕你一玩上了,以後就离不开她呢,哈哈……

嫣奴!”朝嫣儿使个眼色。

嫣儿“嗯”了一声,爬起身来,将身子都靠到成进身上,慢慢替他脱下身上

剩馀的衣服。成进骑虎难下,只好轻抚姐姐的後背,由她去脱,心里暗暗着急。

可是对着这完美无缺的美女胴体,成进又怎能不心动。本来应该用来抑制淫欲的

理智,在此刻竟成为力促他成为淫兽的帮凶。

嫣儿脱光成进的衣服,将头埋在他胸前,舌头在他左边乳头上轻舔起来,两

只美玉般的小手一只轻轻抚着他另一乳头,一只轻搔他胯下。她一对丰满的乳房

紧贴着成进的小腹,随着她身子的活动微微颤动。她分开两腿坐在成进右腿上,

光溜溜的阴户在他的大腿上轻轻磨擦,屁股上那根羽毛搔得成进的大腿痒痒的。

成进手足无措,轻轻搂住姐姐的後背,觉得这模样好像自己反而在给姐姐淫

玩一样,脸上大红。姐姐硕大的乳房紧紧贴着自己的肌肤,她乳头上那对小铃铛

的响声也沉闷起来。成进全身爽快之极,竟大声喘气起来。

忽然觉得大腿上有些异样,给姐姐那温暖而已有点湿润的阴户轻轻磨着,却

感到那儿中间有一点点凉意。脑里一闪,瞥了阿茵一眼,见她已脱光衣服,仍然

跪在那儿给赵昆化口交。成进双手微微颤抖,沉吟一会,摸向嫣儿的阴部。

嫣儿察觉成进摸来,一条腿慢慢跨上茶,阴户略为离开成进大腿。成进心

中一酸:“姐姐竟然淫贱成这样!”手指一触及嫣儿阴部,立时发觉那儿也挂着

一个金属环。

赵昆化看在眼里,笑道:“嫣奴挂的是银环!金环只有我的阿茵才有的,呵

呵!”轻抚阿茵的头,对嫣儿说:“嫣奴!让成少爷看清楚点。”嫣儿轻应了一

声,慢慢站起来,闭上双眼,双腿张得更开,露出粉色的小穴。

成进暗骂赵老贼多事,心中砰砰直跳,凑近去看。见嫣儿的银环做得跟阿茵

的金环一模一样,只是一金一银,“淫奴曾南茵”也改成“淫奴慕容嫣儿”。

赵昆化笑道:“金环只给最亲信的女人,嫣奴只能拿来玩玩,可不能教她办

事。所以即使她是这里最美的女人,也只能挂银环。嘿嘿!连阿茵都承认嫣奴是

最美的。”

成进知道要女人承认另一个女人比自己美是一件如何艰难的事,何况阿茵本

身就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人。心想娘和姐姐就是因为太美了才惹此大祸,心

中难过,默然不语。

赵昆化笑道:“你不是很想上这个名器吗?哈哈,嫣奴跟她娘一样是个浪婊

子,最喜欢给人插的!嫣奴,是不是?”嫣儿轻声道:“是。”

八年了,再一次听到姐姐的声音,成进心中又苦又涩。小时候姐姐是如何地

疼他,教着他读书、陪着他练武、带着他玩耍,姐姐在他的心目中就如一位女神

一样神圣不可亵渎,姐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指示,在他心目中都像圣旨一样不

可违抗。爹娘也疼他,可是在成进的心目中,对他们更多的是爱,但他对姐姐更

多的却是敬。

“但现在的姐姐……”成进发觉自己眼眶好像有点酸酸的,眼前姐姐如处女

一般的私处是如此的诱人!她光溜溜的阴阜下面一条小小的肉缝,就像小女孩一

样,令人又爱又怜,那惹眼的银环在此处是如此的不配称。

“嫣奴的骚洞洞跟处女也差不了多少,你试试啊,试过後就知道啦!真是难

以相信已经有过一两百条肉棒干过这里呢,哈哈哈!我三天没享用就浑身不舒服

呐……”听着赵昆化的话,成进恨得牙痒痒的。但他的手,仍然慢慢伸向姐姐的

阴户。

成进的手指轻轻磨着姐姐的小穴,嫣儿依然面无表情,不发一声,但成进知

道她心里在强自忍着,因为他的手指已经有点湿润了。成进咬了咬牙,中指轻挖

姐姐的阴唇,慢慢侵入她的销魂洞。

嫣儿轻哼一声,铃声轻响,但随即回复镇定。成进手指进入了两节,虽然只

有一根,但仍然给肉壁紧紧箍住,而里面已是尽湿了。

成进心中打鼓,瞧了赵昆化一眼,只盼他完事之後早早离去,好让自己完结

这场尴尬的戏。哪知赵昆化会错了意,拍拍阿茵的头,道:“好了好了,少主人

要痛痛快快地玩玩嫣奴,你去帮忙。”

成进一怔,料不到会有这种结果。此刻已是骑虎难下,只好心里一横,不去

想太多,手指轻轻抽动起来。

阿茵笑道:“不用怕的,这贱人的骚穴曾两三根鸡巴都同时干过进去的,你

一根手指怕弄痛她啊?”成进肚里暗骂,讪讪道:“我……我可真喜欢她,好漂

亮……”

赵昆化骂道:“真没出息!好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像这种浪婊子应该

狠狠的干,你以为是对着的是你老婆啊?”成进听他玩弄女人之时居然还扯到自

己女儿头上,不由一愕,心想这老贼不愧是一个大淫魔。

这时阿茵洋葱般的两根手指贴着成进的中指,也插入嫣儿的阴户,还没等成

进反应过来,已是没根捅尽,同时搅动起来。嫣儿一脚站在地上,一脚跨在茶几

上,身子微微颤抖,铃声大作。成进暗暗心疼,瞪了阿茵一眼,将自己的中指抽

出。又不好坐着乾看,站起身来,将嫣儿搂在怀里,双手轻抚她的後背。嫣儿将

脸都埋在他的胸前,手指在他胸前轻轻抚摸。

突然嫣儿“啊”的一声尖叫,紧紧搂住成进,身子又是一阵颤抖。成进低头

一看,原来阿茵两手竟捏住嫣儿的两片阴唇,向两旁拉开,赵昆化正拿着什麽东

西往里面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