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美姐之辱

来源网络2018-12-05 15:05: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心下一紧,轻抚姐姐的後背,问道:“是什麽东西?”赵昆化手向外一

抽,嫣儿又是一声尖叫,成进看清赵昆化手里竟拿着一把小刷子。只听他说道:

“这刷子的毛很柔软的,不会刮伤她的骚洞的,不用担心……他奶奶的,你这麽

紧张这婊子干什麽?”将刷子在嫣儿的阴唇上轻擦几下,又捅入小穴之中。

成进心中一凛,暗想不可再露了痕迹引起他的疑心。怀中姐姐“哇”的一声

哭了出来,使尽全力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抖个不停,一对丰乳贴着自己胸前的

肌肤一颤一颤的。成进心中难过,但美人儿赤裸裸地依偎在怀里,却如何禁得住

春心荡漾?右手摸到姐姐胸前,轻轻揉搓着姐姐的乳房。

嫣儿阴户中给一把刷子不停搅动,呜咽着抖个不停,挂在乳头上的铃铛更是

响声不绝,声音清脆动听。成进低头细看,那两只铃铛上面小环竟是穿过姐姐的

两个乳头。

赵昆化“哈哈”大笑,将刷子交在阿茵手中,站起身来,一只手捏着嫣儿的

面颊,淫笑道:“嫣奴,骚穴爽不爽啊?”嫣儿泣声道:“爽……”赵昆化手一

捏,道:“说清楚点!怎麽爽法?”

嫣儿脸上一痛,哭道:“嫣奴的骚洞给玩着好爽……”那边阿茵竟将刷子一

下一下的猛力抽插着,嫣儿阴户中奇痒,难受之极,大声哭了起来。她的身子猛

烈颤抖着,两条腿摇摇晃晃,雪白的肌肤呈现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成进心中大疼,只是轻轻抚摸姐姐的乳房,却帮不上她半点忙。耳听赵昆化

又笑道:“阿进我来教你……”捏捏嫣儿的乳头:“挂上这小铃铛呢,身体随便

一动,奶头马上就会有感觉,那个银环也一样。我就是要她日日刻刻做好被人干

的准备!哈哈!”

成进心中咬牙切齿,陪着乾笑几声。赵昆化又道:“你知不知道这婊子以前

给人叫做冷艳仙子的?一见到她这副贱样我心中就不知有多痛快!玲婊子的女儿

嘛,我想要她多贱她就得有多贱,哈哈哈……”捏住乳头轻轻一扯,嫣儿哭声中

突然夹出一声惨叫。

骤然觉得成进的脸色十分怪异,赵昆化顿了一顿,拍拍他的肩头道:“唉,

跟你说不打紧,我纵横一生,唯一的一次丢脸的事就是栽在玲婊子姐妹手上,差

点没命。不过,嘿嘿!她们姐妹最後还不是给我操了个够,还贴上一个这麽漂亮

的女儿,可真嫌够本啦!”伸手在嫣儿的屁股上重重一拍。

成进手指轻轻搔着姐姐给捏痛了的乳头,道:“真没见过这麽漂亮的美人,

我可真舍不得弄伤她……”赵昆化哈哈一笑:“给迷住了吧?你奶奶的,我还第

一次见你玩女人玩得这麽温柔的!”成进只好强笑着道:“没办法,真给迷住了

……真漂亮……”

赵昆化笑道:“玲婊子生出来的女儿怎麽会不漂亮呢?不漂亮又怎麽能做淫

奴?我跟你说,我当年第一次见到玲婊子的时候,鸡巴马上就竖起来了,我就发

誓死也要奸上她,结果差点丢了性命。这妞儿长得比她娘一点也不差啊……要不

然我怎麽会把她藏了这麽久呢……”

阿茵停止抽插,将刷子深深捅入嫣儿的阴道里,却捏着刷子的柄旋转起来。

嫣儿尖叫一声,小口张得大大的,喉中阵阵闷哼,双手将成进的手臂捏得发紫。

成进大感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勉强道:“那为什麽不把她的娘也一起藏起

来?”

“噗”的一声,成进见赵昆化从姐姐的屁眼中挖出一条东西来,丢在地上,

原来是一条细长圆滑的软木,一端正插着一根羽毛。赵昆化两只手指插入嫣儿的

肛门,轻抽几下,才道:“那时候刚刚跟太湖的老李结盟,老李好像跟玲婊子也

有段恩怨,求我要人,我就卖个人情,把玲婊子卖给他啦!虽然有些可惜,但因

此赚了一路强援,还是值得的。何况玲婊子那时候给日夜轮奸,已经死了八成,

没几天命好活了。何不白赚老李一个天大的人情?哈哈哈!”

成进怒极,脸上仍堆笑道:“可惜了。”赵昆化笑了一笑,玩弄着嫣儿的肛

门,又说:“想让我吃亏的女人,我都要叫她成为人人都可以玩的母狗!嫣奴,

你是不是啊?”

嫣儿的阴户给那把刷子在里面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口里大声呻吟,哪里

说得出话来?赵昆化笑了笑,示意阿茵停一停,两根手指在嫣儿的屁眼中又挖了

挖。嫣儿喘过一口气,抽泣道:“嫣……嫣奴是最……下贱的母狗……”双腿一

直发抖,要不是成进将她抱着,早就站不住了。

成进听了这话,也不禁脸上发烧,自己的亲姐姐竟然在被淫玩的时候说出这

种话来。可赵昆化还没完,又笑道:“怎麽贱法?”嫣儿哭声渐响,成进低头看

去,姐姐本来已明艳之极的俏脸被玩弄之下更是妩媚无比。她双眉紧锁,樱桃小

嘴微微蠕动,忽然脸上抽搐一下,却是赵昆化将第三根手指也插入她的肛门,猛

抽了几下。嫣儿身子扭了一扭,呜咽道:“嫣奴是生来专门给人玩的贱人……”

越说越细声,将整个脸都深埋在成进的怀里。

成进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那滋味说不过的古怪莫明。怀抱里姐姐的身子又抖

起来,啼声又再响起,她阴户里那把刷子又开始旋了起来。成进恼恨地瞪了阿茵

一眼,见她笑嘻嘻地,手捏着刷柄不停活动,见成进望来,竟嫣然一笑,突然张

口将成进的阳具含入口中。

成进一颤,姐姐娇艳的身子本已撩得他欲意猛增升,给阿茵温柔的小口几下

套弄,肉棒暴涨起来。心想这女人竟然同时在玩弄着自己姐弟二人的性器,不由

一阵苦笑。

阿茵察觉到口里的变化,笑了一笑,拔出嫣儿阴户中的刷子。成进耳听得姐

姐一声长长的呻吟,下身骤然有一股奇特的感觉,低头一看,阿茵竟拿着那根沾

满姐姐淫液的刷子在自己肉棒根部轻轻磨擦,好像在给自己修理阴毛一样。肉棒

上的舌头轻触几下,成进舒服地哼了一声。阿茵见状,又是一笑,小口离开成进

的下身,蹲到一旁去。

成进见她笑容诡异,心中一阵紧张,抬头见赵昆化犹自玩弄着姐姐的後庭,

也是一样的笑容。成进头皮一麻,看着姐姐诱人的胴体,从丹田间涌上来一股暖

意,不由一阵冲动。

嫣儿口里呻吟声不绝於耳,刚才给那把刷子干得淫水长流,下阴骚痒之极。

忽听赵昆化道:“想叫人插你就出声啊,哈哈哈……”嫣儿又是脸上一红,轻声

说道:“请……请少主人来享用嫣奴的骚洞……”莺声浪语,直摄人心魄。

成进本来就憋得难受,看情形今日之事已是不免。咬咬牙,心中一横:“反

正我早就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了,作孽的事多干一件也算不得什麽!姐姐……姐姐

反正早已不是名门淑女了,她……她……她……”

既已找到藉口,心中略一平衡,便不再犹豫,挺起早已涨得厉害的肉棒,轻

抵在姐姐阴部,慢慢捅了进去。嫣儿“嘤”的一声长哼,抓着成进肩膀的双手又

再抓紧,口里“啊啊”连声,显然这充实的快感使她很是舒服。

成进虽然心中不愿看到姐姐淫贱的样子,但姐姐的浪叫声还是使他下腹渐渐

火热。姐姐的阴户紧密之极,里面早已是淫水四溅。“嫣奴的骚洞洞跟处女也差

不了多少……难以相信已经有过一两百条肉棒干过这里……”赵昆化刚才的话又

在他的心中响起。

成进慢慢地抽动肉棒,姐姐的肉壁密密地夹着他的肉棒,屁股轻轻地扭动。

成进奸淫过的女人也不知多少了,但却从没有过这样奇特而又奇爽的快感。“我

在奸淫自己的亲姐姐!”他的脑里一直浮现着这句话。

赵昆化哈哈笑道:“这贱婊子的骚洞没让你失望吧?”成进听他又来羞辱姐

姐,等於同时指着自己的鼻子痛骂,尴尬之极。喘一口气,道:“没有、没有,

爽……”见赵昆化笑咪咪地看着自己奸淫亲姐,脸上不禁大红。

赵昆化手指在嫣儿後庭又拨弄几下,淫笑道:“嫣奴的小屁眼也很爽啊,嘿

嘿!”抽出手指,用力掰开嫣儿的屁股,挺起肉棒插入嫣儿的肛门。嫣儿“啊”

的一声尖声,前後两个肉洞给同时贯穿,叫声渐大,呼吸也越来越是急促。

成进肉棒在姐姐的阴道里轻磨几下,脑里猛然想起刚才外面江松被迫跟仇人

同时奸淫女儿的情景:“我……我这样子跟他有什麽区别?”心里满不是滋味。

跟成进的轻轻抽插不同,赵昆化肉棒一入肉洞,便一下下猛抽起来,奸得嫣

儿身体一荡一荡的,一对丰乳贴着成进的胸前上下起伏。赵昆化干得性起,双手

抓到前面握住嫣儿一对乳房,将她的身子拉到自己身前,用力揉搓着。那对美丽

的乳房在他的淫爪下不停地变形,铃声一阵紧接一阵响个不停。

嫣儿淫声大作,身体一顿一顿的。成进肉棒与姐姐肉壁的磨擦速度不由自主

地骤然加快,阵阵猛烈的快感几乎要将他震昏过去了。姐姐的身子给拉离自己胸

前,成进更清楚地看到姐姐粉脸绽红,小口微张,嘤声连连,美丽之极的胴体更

显得妩艳无比,肉棒抽插得越来越快。

忽然,成进感觉到姐姐双眼直盯着他的脸,淫声也渐渐低沉。突然姐姐的眼

光直射到自己左臂之上,然後全身一震,美丽的身躯竟用力挣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