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惊心震魄

来源网络2018-12-05 15:08: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走出姐姐的房门,成进骤感一阵轻松,饶是他已下定决心去抛却是非善恶的

观念,早已是一个恶人了,但乱伦的负咎感总是难以卸下。

穿回那一条长廊,两旁紧闭的房间引发了他阵阵瑕想,内中一个个的悲惨美

人又撩动着他的心窍。左旁的房间内传出一串女人的喘气和呻吟声,不知道这个

美人儿正在受着什麽样的虐待?成进皱皱眉头,急步而行,只想快快逃出这在他

心里映下阴影的淫窝。此时此刻,并不是去享受这些折辱在赵老贼肉棒下的可怜

女人的时候。

长廊走到尽头,右边便是阿茵的房间,房门半掩着,里面传来一阵嘻笑淫叫

声。成进侧头看去,赵昆化正把赤身裸身的阿茵按在地上干着什麽……成进笑笑

摇了摇头,不去理他们,径自走出後堂,来到大厅上。

大厅中人声喧哗,吵得要命。一个女人给两条壮汉夹在中间,双腿被大大分

开,两根肉棒一前一後地正猛烈着抽插着她两个肉洞。那女人头低垂着,长发覆

到脸上,被奸淫之下全身竟是毫无反应。

听得有人喝道:“这小妞又昏过去啦!弄醒她!”却是吴山泰。

吴山泰一见成进出来,呵呵大笑站起身来,道:“怎麽样?帮主的珍藏不错

吧?哈哈哈!你玩了哪一个啦?”成进微笑不答,却道:“这麽搞法,不怕出人

命吗?”吴山泰笑道:“也是。这小妞昨天刚刚开苞,就给玩足了一个晚上,我

看她顶不住了。”转身道:“你们两个完事了就让这小妞休息一下吧,别就这样

奸死了。多可惜!”

成进看清那女人便是江剑婷。问道:“那个什麽江大侠呢?”

吴山泰道:“帮主叫人送他们父子三人下山了,不过他的老婆女儿还得留多

一个月,给我们玩个够。哈哈!”说完对成进使个眼色,手掌在颈前一划,做了

个杀头的动作。成进心下了然,知道这番话是说给两个女人听的,而所谓“送下

山”,定是杀人毁尸了。

成进张头四望,见周纤絮也是赤身裸体,正跪在角落里给吴适吃鸡巴。她遍

体鳞伤,一对丰满的乳房沉甸甸垂在胸下,给吴适抓在手里猛揉着,下阴也给一

根肉棒插入。只见她全身战抖,面无血色,怎麽看也不像一个威风八面的女侠。

成进皱眉道:“这女人的肉洞没给木驴干坏吗?还能玩得?”吴山泰笑道:

“怎麽没坏,她的骚穴里还在流血水呢!只要弟兄们不介意就行啦,反正是她痛

又不是我痛。哈哈!”

成进忽然心中一阵难过,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这周纤絮母女跟他非亲非

故,并无瓜葛。仅仅是觉得周纤絮的一丝硬气有点像自己的母亲而已,竟顿生亲

近之意。

只听吴适喝道:“含紧点!臭婊子!”一只手抓着周纤絮的头紧紧按在自己

的胯下,另一只手用力捏着她的乳房。周纤絮被轮奸之馀还得受此辱,竟也咬牙

忍了下来。她强忍着下阴的扯痛,嘴唇舌头加紧运动,眼角却始终望向女儿的方

向。

强奸着江剑婷的两个人将她紧紧夹在中间,前面的人托着她的屁股,後面的

人却紧握着她的乳房,两人都一味使出蛮劲,一下下直插到底。可怜的女孩一天

之前还是处女,现在却已有几十根肉棒光顾过她的两个肉洞了。

周纤絮见女儿全身乏力地靠在一人身上,很久没有动弹了,心中大是焦急。

偏生吴适又紧紧地按着她的头,无法看得真切,口中“呜呜”直叫,含糊不清地

说着什麽。吴适喝道:“含好一点!你这贱人生的女儿就是给男人玩的,你还怕

会干死她啊?那小婊子死不了的!”

这句话似曾相识。成进脑中电光一闪,眼前这两个正被奸淫的女人好像已变

成他的母亲和姐姐!姐姐已给轮奸了一天,快要死了,可他们还不放过她……成

进面色发青,拳头紧握,几乎便要按捺不住了。

忽听吴山泰道:“怎麽样,她们母女俩你还没有上过吧?要不要尝尝鲜?嘿

嘿!”

成进瞪了他一眼,道:“算了吧!”吴山泰笑道:“也是也是,刚刚尝过帮

主的极品美人,怎麽会对这残花败柳感兴趣?哈哈哈……”成进陪着乾笑几下。

插着江剑婷屁眼的那人终於完事了,将那话儿收回裤子里,拍拍江剑婷的屁

股,笑道:“这小贱人还真不错……”忽然好像脸色一凝,伸手探了一探江剑婷

的鼻息,哭丧着脸道:“没气了……”想到是自己干死这女孩的,不知要受到什

麽重罚,面如土色,双腿微微战抖。

突然吴适一声惨叫,双手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周纤絮又一脚踢倒正站在身

後强奸着她的那人,扑到女儿身边。正奸着江剑婷阴户的那人还没完事,刚听到

这女孩已死,正怔在那儿,不知是继续抽插还是停下来的好,便给周纤絮一掌打

得直飞出去。

变故骤起,众人呼啦啦地拔剑围了上来。却见周纤絮抱着女儿的身体放声大

哭,众人面面相觑,不见吴山泰的命令,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都眼睁睁望着成

进。成进心下恻然,默然不语。

吴山泰却是奔到儿子身边,连问要不要紧。吴适嘶声道:“那贱人咬我!”

吴山泰子孙根要紧,仔细察看,松了口气道:“不要紧,入肉不深,养一养会好

的。”吩咐人去照顾吴适,转头沉步走向周纤絮。

周纤絮见他走近,抬起头来,一对血红的凤眼犹如要喷出火来。忽然大吼一

声,飞身向吴山泰扑去。吴山泰一声冷笑,格开她的手掌,一脚正中她的小腹,

将周纤絮踢得飞出丈馀。

周纤絮给折磨了一天,本已筋疲力尽,刚才打飞两人已是她最後的力气,这

下受了重重一脚,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已是全身酸软,手足无力了。

吴山泰冷笑着向她走过来,道:“你这贱人还敢反抗,是不是还没给玩够?

嘿嘿!今天就让你的骚穴爽个够!”双手一挥,便有十数名帮众向周纤絮围了过

去。

周纤絮挣扎着後退,忽然厉声大叫,只见她不知如何又生出一股力气,飞身

向後撞去。成进心中一阵抽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语音未落,“砰”的一

声巨响,周纤絮头颅狠狠撞在大厅的柱子上,身体软倒,血浆直喷,已是香销玉

陨了。

吴山泰“呸”的啐一声:“霉气霉气!”老大没趣,叫人抬了两具尸体去埋

了,忙跑去照看儿子。

成进目睹惨剧,心中有一口闷气堵得难受之极,恨恨地看了这帮人一眼,甩

头下山而去。

“她们比起姐姐,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姐姐……姐姐活了下去,但只是活给

赵老儿淫玩。那,那还不如……”想到这儿,成进狠狠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怎

麽可以这样想!姐姐活着我应该高兴的,起码她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怏怏不乐,回到赵府。赵霜灵见他黑着脸,先自心中害怕,依偎到他怀里,

小手在他胸前轻轻抚摸着。成进轻抚她的脸,心事重重。忽然瞟了霜灵一眼,抓

起她的後领,将她掼到床上,霜灵“哇”的一声哭,成进猛然想起她肚子里已有

了自己的骨肉,不由一愕,走近问道:“没事吧?”

赵霜灵坐起身来,泣声道:“没事……你不看在我的面上,也得看在孩子的

面上啊!”红着脸看了成进一眼,自行宽衣解带。

成进看她的肚子尚未如何隆起,只是体型显得微胖,不及以前苗条之美。哼

了一声,脱了衣服躺到床上,霜灵忙趴到他身上,香舌在他全身上下游走,舔得

成进很是舒服。成进暗想:“灵儿小嘴的功夫看来比她姐姐还要好呢!”想起这

是自己调教有效之功,不由略感得意,暗暗笑了一笑,将刚才胸中一股闷气消了

大半。

赵霜灵将他的肉棒含在口里套弄起来。成进看她一丝不苟的样子,心想道:

“灵儿如果不是赵老贼的女儿,倒也……倒也可以做我的好老婆。唉!”肉棒在

她口里慢慢涨了起来,翻身将霜灵压在身子,肉棒便直捣她的桃花洞。

霜灵眉头皱了一皱,“啊”的叫了一声。成进感觉她的肉洞里还比较乾涩,

知道弄痛她了,心下一软,肉棒暂不抽插,俯身轻吻她嘴唇,手掌轻揉她乳房。

没半晌,霜灵便轻轻哼了起来。

成进心中打鼓:“唉!我对姐姐都硬得下心,对……对这小贱人为什麽却突

然硬不起心来?”看着霜灵粉红的俏脸在他肉棒抽插之下轻轻摇晃,心中油然涌

起一阵怜爱之意。成进叹了一声,暗暗打了自己一记耳光:“真没用!真没用!

难道就因为她有了我的儿子吗?”心下却隐隐觉得未免是因为这样。

“我要做一个彻底的坏人,就不能有什麽怜悯之心!”双手猛然握紧霜灵的

乳房,肉棒开始猛烈地抽插起来。霜灵嘤声阵阵,全身给干得一顿一顿的,颤声

道:“别……别这麽用力……顾着我的肚子……啊……”

成进一怔,动作缓了下来,暗叹道:“唉!反正……反正对灵儿好一点反倒

是符合我的报仇计划的……”虽是找到藉口,心中反而充斥着一团异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