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狼穴羔羊

来源网络2018-12-05 15:10: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却说赵霜瑶携二婢扣门不应,那叫青儿的小丫头道:“没人住的空屋正好歇

脚,不用去跟人罗里罗嗦的。”径自推门而入。

大门并未闩上,青儿拉了霜瑶的手,莲儿跟在後面,进了旧屋。但见屋里桌

椅齐备,略有微尘,青儿莲儿稍加拭抹,主仆三人坐下稍息。

片刻,霜瑶道:“这屋子有点怪里怪气的,咱们周围瞧瞧。”

三人穿过厅门,进入了後堂。後面一个偌大的天井,中央一缸莲花。时值盛

夏,缸上荷花荷叶倒也长了几枝,淡淡芬香扑鼻。两旁的屋门均是半掩,探之无

人。赵霜瑶等三人不作停留,又入一进。

刚刚进入最後面的一个天井,左侧一间房内隐约有呻吟声。霜瑶三人相视一

瞥,轻步走近。

甫近门口,顿时呆了,只见里面两名一丝不挂的女子,都给捆作一团,一个

给吊在半空,一个给丢在床上。

霜瑶急道:“糟了,我们进贼窝了,快走!”

三人转过身来,举步便欲逃。只听屋顶一声冷声,跃下两个赤条条的男人,

挡在面前。霜瑶三人一声惊呼,她们何尝见过裸体的男人?急忙闭上眼睛。

成进和虎子相视一笑,如老鹰捉小鸡一般,将三个女孩提入房中。

霜瑶知道不妙,叫道:“放开我!放开我!不然我爹……”乍睁开眼时,眼

前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惊道:“成大哥,你……”

青儿、莲儿闻言,都张眼看着成进,惊骇之极。

成进笑咪咪道:“是我,嘿嘿!”

霜瑶方寸大乱,一时难以理清这情状。面前床上的女人正拼命挣扎着,“是

……是大姐吗?”一看清霜茹的脸,更是吓得粉脸雪白:“为什麽……为什麽?

成大哥……你……”

那边虎子已将青儿莲儿捆作一团丢在墙角,转到霜瑶面前,轻挑她的下颚,

见霜瑶长得一副鹅蛋脸,水灵灵的双脸上长长的眼睫毛,圆滑的鼻梁下樱红色的

娇唇,端的是一名清纯亮丽的俏公主。

虎子笑道:“三小姐长得好漂亮……”

霜瑶奋力别过头去:“你们这帮混蛋,放开我!你们把我大姐怎麽了?放开

她啊……”

成进笑道:“你大姐吗?她很过瘾啊!是不是?茹奴。”

赵霜茹口里绑着布带,“咿咿呀呀”地也不知在叫着什麽。

赵霜瑶突然挣脱成进的控制,扑到霜茹的身边,忙不妥地为她解绳子。成进

也不阻止,笑笑的坐到床上,看着霜瑶一边哭着一边将霜茹脚上的绳子解下来。

成进一把扯开霜茹口里的布条,笑道:“爽够了吗?”

霜茹低声道:“茹奴爽够了……”一见到妹妹给抓进来,等待霜瑶的将是什

麽结局,她十分清楚。但还是求道:“瑶儿还小,少爷放过她吧,我……茹奴愿

意代她做任何事……”

霜瑶哭道:“大姐!你……”一向骄傲的大姐居然连“茹奴”都说出口,霜

瑶心里实在转不过弯来:“你们……你们到底对我大姐做了什麽?”

虎子嘿嘿笑道:“她是我们最最下贱的奴隶茹奴,专供少爷操的。哈哈!”

赵霜瑶情知不假,扑在姐姐怀里,一边哭着一边给她解开剩下的绳子:“不

是的,你们胡说,不是的……”

虎子一把拎起她的後领,道:“嘿嘿,什麽是不是的!从现在起你就是瑶奴

了,知道了吗?把衣服脱了!”用力将她掼在床上,反手一拍,在方漪蓉屁股上

重重打了一记:“不听话的可就有苦头吃了。”

赵霜茹挣扎着爬起来,扯着虎子的衣角:“饶了瑶儿吧……”她给捆成那个

怪姿势也已有一两个时辰了,全身酸痛得要命,乳上犹在隐隐作痛。

虎子反手打了她一个耳光:“吵什麽吵!”一手捏住她一只乳房,一手挥拳

便朝她小腹上打去。赵霜茹一声惨叫,双手未及捂上痛处,第二拳又再击下。

霜瑶眼见姐姐受殴,猛的扑到霜茹身上,求道:“别打我姐姐……”

虎子冷笑道:“我的奴隶,我喜欢怎麽打就怎麽打!”摔开霜瑶,又打了一

拳。

赵霜茹身体本已十分虚弱,这两拳直打得她眼冒金星,头低垂着,口里只是

痛苦地呻吟着。

虎子重重地又是一记耳光,喝道:“别装死!”斜眼见霜瑶正挣扎着爬起身

来,口里还不停地叫着“别打!别打!”虎子嘿嘿一笑,忽然大喝一声:“脱衣

服!”

霜瑶吓了一跳,见虎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里怕得要命。但她一个十六

岁都没到的黄花闺女,要她当众脱衣服,却又难堪之极。

霜瑶涨红着脸,一张粉面梨花带雨,不敢正视虎子,眼睛却怯惺惺地望向成

进,轻声道:“成大哥……”这位二姐夫此刻倒好似成了希望的所在。

成进对这一切却似乎视而不见,只管坐在那儿玩弄着方漪蓉的乳房。听见霜

瑶叫她,双手握着方漪蓉双乳突然猛力一捏,耳听方漪蓉连声惨叫,呵呵笑道:

“他不是说过了吗,不听话有苦头吃的。脱!”

虎子也是呵呵一笑:“还不脱是不是?”挥拳又往赵霜茹肚皮上打去。只听

一声闷响,赵霜茹口吐白沫,喉里哼了一声,胸口不停起伏,显然痛苦之极。

霜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叫道:“不要打,我脱,我脱!”伸手轻轻解

开腰带。

虎子哈哈一笑,将赵霜茹推回到床上,道:“通通脱光!”坐到床上,将赵

霜茹一条雪白的大腿拉到自己腿上,轻轻抚弄着。赵霜茹全身疼痛之极,只是捂

着肚子轻轻扭动着。

赵霜瑶一边哭着一边脱衣服,见成进和虎子一直笑吟吟地地看着她,不由面

红过耳。上身脱光後双手忙护着胸前,曲腿坐在床上。

虎子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一只手指扣入赵霜茹的阴户,道:“全部脱光之

後爬过来。”

霜瑶无奈,只得慢慢除下裤子,却剩下亵裤实在羞於脱掉,慢慢爬到虎子身

边。

虎子一把耳光过去,喝道:“叫你脱光!听不懂吗?把屁股露出来!”

赵霜瑶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正淫笑着盯住自己身子,眼光忙荡了开去,

咬一咬牙,慢慢脱下亵裤。

虎子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霜瑶满面通红,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双

腿紧并,身子被虎子从她姐姐身上拖过,上身被他抱在怀里,屁股刚好挂在姐姐

的小腹上。赵霜茹双手捂在那儿正自痛楚,给妹妹的屁股一压,又是一声呻吟,

吓得霜瑶不敢稍动。

虎子喝道:“手放开!”不等霜瑶反应过来,一双淫爪已直插到她胸前,将

她两只娇嫩的乳房抓在手里。

霜瑶无可奈何,双手只得离开胸前,放在两旁,左手放到霜茹的胸前,右手

放到霜茹大腿上。她手掌一触及姐姐的肌肤,一阵急剧的耻辱感油然而生,手掌

嗖地弹起,顿时手足无措。

虎子玩着这小美人儿的一对嫩乳,赞道:“嘿嘿,这瑶奴的年纪不大,这对

奶子也不很小嘛,刚刚好就手。喂,你手拿开干什麽?就放那儿!对了,抓紧茹

奴的奶子,哈哈!”

霜瑶无奈,将手摸到姐姐的乳房上,心里委屈之极,又羞又怕,泣声不绝。

虎子哈哈大笑:“怎麽样,你姐姐的奶子滑不滑?嫩不嫩?好不好摸呀?哈

哈!你奶奶的,这小妞再过两年,这对奶子不会比她姐姐小。”双手用力揉搓着

霜瑶的乳房,一边低下头去轻轻吻她的面颊。

霜瑶还不满十六岁,一对馒头大的乳房虽没她姐姐这麽丰满,但胜在坚挺嫩

滑。她处女的乳房在一双淫爪的肆虐下不断地变形,强烈的耻辱感笼罩着全身,

使她手足无措,放在姐姐乳房上的手不敢乱动,但靠在姐姐大腿上的手却是难以

安份,紧握着拳头不住地发抖。

骤然间下体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却是成进正笑嘻嘻地坐在旁边,手掌正在

她的阴阜上摸索着。霜瑶哀叹一声,紧紧合上的双腿给分了开来,一根手指扣进

了她的阴门。

强烈触电感令到霜瑶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偏生那虎子还拈着她的乳头不停

打圈,阴部的手指也越发放肆,旋转着在她的阴户里抠挖,霜瑶只感到一种前所

未有的感觉冲击着脑门,不禁轻轻哼了起来。

成进哈哈大笑:“小美人儿爽了吧?这麽嫩的处女穴可不多见啊……”双手

掰开她两片阴唇,俯下头去仔细观察。

粉红色的阴道口渐渐潮红起来,淡黑色的阴毛稀疏地覆盖在阴阜上,紧窄的

小肉洞里面已然湿滑无比了。

“不要……别……别……”处女的羞处被这样近距离的注视着,霜瑶无助地

哀求着,莫明但强烈的快感令她浑不知身处何地。身下的赵霜茹又呻吟起来,身

子轻轻地颤抖着,霜瑶又羞又急,豆大的泪珠沿着她美丽的脸庞滚滚而下。

忽然右手被成进一带,手指所触处温暖湿润,那是姐姐的阴户。却听成进笑

道:“手指插进去,让你姐姐也舒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