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处女调教

来源网络2018-12-05 15:11: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霜瑶“嘤”的一声又是一阵心酸,但中指在成进的带动下,慢慢地插入姐姐


的阴户之中。成进道:“手指动一动,嘿嘿,他妈的,再放两根手指进去,动大


力一点!”


霜瑶无奈,三根手指紧贴在一块侵入姐姐温暖的小穴之中,一下一下的抽动


着。成进哈哈大笑:“问问你姐姐舒服不舒服?哈哈!”


霜瑶转过头去,见姐姐也已是泪眼汪汪,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这话却如何


问得出口?


成进喝道:“说呀!”霜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我……不要……啊


……”突然乳上一阵剧痛,虎子双手用力掐紧她两只乳房,乳头也给两只手指用


力捏住。霜瑶自小便娇生惯养,哪曾吃过这苦头,一声惨呼过后,忙道:“我说


……我说……”闭上眼睛涨红着脸,轻声道:“姐姐舒……舒服吗?”


耳边传来姐姐的抽泣声,成进笑道:“茹奴,你妹妹问你呢,给你妹妹的小


手玩得爽不爽啊?哈哈!”成进既问,霜茹不敢不应,轻哼着:“爽……”


成进喝着:“说大声一点,怎么爽?嗯?”霜茹哭道:“茹奴……茹奴的骚


洞洞给瑶儿插得好舒服……哇……”


成进笑道:“这才对嘛……不过以后就得叫她瑶奴了,知道吗?哈哈,来,


你是姐姐,教教瑶奴,你是怎么做一个乖性奴的。”


霜茹红着脸看着轻泣着的妹妹,咬了咬牙,说道:“瑶……瑶奴……我……


我……茹奴的身子是少爷的,专门给少爷插洞洞的……我……”忍着泪,颤声接


道,“少爷想要茹奴做什么,茹奴就做什么……”


虎子笑道:“瑶奴听到没有?”霜瑶泣声道:“听……听到了……”


成进道:“听到什么啦?”霜瑶面红耳赤,顿了好一会儿,突然哭道:“瑶


奴的身子是少爷的,少爷想怎么玩瑶奴就怎么玩。”说得飞快之极,大出成进和


虎子意料之外。


霜瑶一口气说完这两句话,哭声更是响亮起来。


成进一把拉过霜瑶的头,轻抚着她可爱的脸,温声道:“知道了吧,现在先


用你的小嘴侍候一下少爷。茹奴,过来教她。”将霜瑶的脸按在自己胯下。


霜茹忍着疼痛,爬到成进身边,轻声道:“含……含进去……”


成进看着霜瑶将自己肉棒含进口里,在姐姐的指导下慢慢套弄起来。肉棒上


温暖轻柔的感觉十分舒服,看着霜瑶漂亮的俏脸上的点点泪珠,成进几乎便要笑


出声来:“嘿嘿,赵老贼,你三个女儿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我会好好玩残她们


的。”抬头对虎子说:“给小美人儿洗洗屁股,一会咱们给她前后同时开苞,哈


哈……”


赵霜茹一听,暗暗心惊。这小妹子还不满十六岁,自幼文静,如何受得了二


人夹攻?但成进一言既出,无可挽回,多说只能徒增他凌辱的快感。只好轻抚妹


妹后背,俯下头去轻舔成进的卵袋。


成进给这对姐妹花香舌同时攻击,肉棒早已涨得巨长,龟头直顶到霜瑶的喉


咙,畅快之极,丹田渐渐火热起来。想着精力得留着给霜瑶开苞,道:“行了。


茹奴你躺下。”


赵霜茹仰天躺在床上,成进轻抚着她的阴阜,笑道:“茹奴你的骚毛又长出


来了,叫你妹妹帮你刮干净,嘿嘿!”不等她回答,拿过一根圆木棒交到霜瑶手


里,道:“插到你姐姐的骚穴里面。”那木棒足有成进肉棒的两倍粗,霜瑶战战


兢兢,拿着木棒抵在姐姐阴户上,沉吟不语,不知如何是好。成进两手拉开霜茹


的阴户,喝道:“捅进去!”


霜瑶双手战抖,拿着木棒向里轻推。木棒刚刚进入霜茹的阴道,成进抓着霜


瑶的手用力一推,将那棒子大半捅入霜茹的阴道之中,霜茹痛得大叫一声,却不


敢稍动。成进提过一把刀子,道:“瑶奴,给你姐姐剃骚毛。嗯,你先把这棒子


捅再深一点。”


霜瑶没想到一开始便得接受这样艰巨的任务,颤着手将木棒向姐姐的阴户里


又轻推了一推,见姐姐双眉紧锁,显是十分痛苦,手便停了下来。成进喝道:


“再深一点,死不了的。”


霜瑶哭道:“大姐……”霜茹哼了一哼,咬牙道:“不用管我,做吧……”


霜瑶泪如雨下,自己惨遭凌辱不算,还得帮他们欺负姐姐。心酸之极,哭了一会


,终于狠心用力一推,木棒又深入了数寸。


赵霜瑶听得姐姐又是一声惨叫,心如刀绞。忽听身后虎子叫道:“趴下,屁


股翘高。”还没等她趴好,屁眼中有硬物侵入。霜瑶又羞又怕,不敢动弹,一股


冰凉的液体直注入屁眼之内,瞬间肚子咕咕作响,难受之极。霜瑶哭道:“我…


…我要去茅厕……”


话音未落,屁眼上又给塞入一个什么东西,堵住了肛门。成进将刀子交到她


手里,道:“给你姐姐刮完骚毛就让你拉。哈哈……手脚快点,刮干净啊。”


霜瑶无法可想,接过刀子,定了定神,遏力不去想肛门,提刀贴着姐姐的阴


阜轻轻刮过。赵霜茹上次给成进拨掉的阴毛重新长得还很短,和原来没给拨掉的


混在一块,长短不一。霜瑶从没这么近看过其他女人的阴户,没想到首次看到的


是自己亲姐姐的,顿时羞得低下头去。姐姐的阴道中还插着一根木棒,撑得她的


阴阜向上鼓起,倒也方便她刮毛。


赵霜瑶腹中便意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但手里的刀子又长又重,极不就手,


一不心便立时伤了姐姐。当下拼命夹紧肛门,涨得满面通红,连眼泪也挤出来了


,但手下却是不敢丝毫大意。


成进和虎子一人一边各揉着霜瑶的一只乳房,笑吟吟地看着赵霜瑶动作笨拙


地埋头苦干,既要强忍便意,还得忍受胸前的刺激,更要集中精神去操大刀,搞


得这小美人儿狼狈之极。


赵霜茹全身疼痛未止,阴户中更是难受之极,但身子却是一动不敢稍动。看


着眼前这自己平时最疼爱的幼妹俏面涨红、满头大汗地摆弄着自己的阴户,又羞


又怜。可恨成进和虎子两只畜生还得意之极地凌辱着瑶儿,既恨又怕,只盼快快


结束这噩梦。


好容易霜瑶终于刮光了亲姐姐阴阜上的最后一根毛,已是全身脱力。见成进


笑嘻嘻地指着房角的马桶,忙丢下刀子,直奔过去。成进哈哈大笑,用手推了推


霜茹阴户上的棒子,道:“起来,你妹妹的肉洞马上就要开花了,帮我好好玩她


。”转身坐在床沿。


霜瑶肚里秽物排净,脚步虚浮地慢慢走到成进跟前。成进笑道:“瑶奴,现


在该干什么了?”霜瑶红着脸,嚅嚅不知如何开口。成进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她,


转头瞪了霜茹一眼。


赵霜茹尴尬之极,挣扎着坐起身来,阴户中的木棒犹自撑着她的下体痛得厉


害。眼见妹妹即将被强暴,自己不仅无计可施,还得做帮凶。面前的瑶儿一脸羞


色,双手捂着胸前,令人又怜又爱。但在成进的淫威之下,赵霜茹只好轻声道:


“请少爷……少爷插你的小洞……”


霜瑶早知不免,但他们竟要自己亲口说出来,更感羞耻之极。怯惺惺望着成


进,口里喃喃作声,不知说些什么。成进一笑,道:“说什么?我听不见。”反


手抓着赵霜茹的乳房,用力猛捏起来。


霜瑶见姐姐眼含泪花,不敢稍作违抗,心里又是一痛。定了定神,道:“请


……请……请少爷插瑶奴的小洞洞……”


成进仰身躺下,道:“腿分开,坐上来。”


霜瑶望了姐姐一眼,慢慢爬到床上,分开双腿,露出处女的阴户,挪到成进


的肉棒上面。霜茹抹抹眼泪,轻抚着妹妹的头,说道:“忍一忍,一会就不痛了


。”一手握着成进的肉棒,一手分开霜瑶两片阴唇,将龟头牵引到桃花洞口,道


:“慢慢坐下来。”说完,想到自己竟然帮人奸污这一向疼爱的小妹妹,眼泪忍


不住迸出,无可抑止。


霜瑶蹲着身子慢慢坐下,只觉自己紧窄的下体给生生的撑开,难受之极。她


本就脚步虚浮,气力不济,身体每下沉一寸,痛楚便增加一分。成进的龟头堪堪


进入她的阴道,霜瑶便再也忍不住了,大哭起来:“我不行,好痛啊。”话音未


落,腰部突然给用力一扯,却是虎子在后做的手脚。这下身体再也无法支持,猛


的一下坐到成进身上,肉棒没根而入。


赵霜瑶一声尖厉的惨呼,骤觉下体一阵灼热无比的剧痛,阴道似要撕裂开来


一般,全身的气力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赵霜茹轻抚她的后背,泣道:“忍…


…忍一忍就过去了……”自己也不禁落泪。霜瑶知道自己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已


然被夺去,心中一阵绞痛,只是大哭不止。


成进的肉棒给这一下拉扯,攸的一下快感直穿脑门,肉棒被霜瑶温暖的肉壁


紧紧的束住,舒畅无比,吁出一口气,笑道:“十六岁的处女肉洞就是不一样,


真是好爽。嘿嘿,虎子,后面的让给你了。”


虎子笑着应了一声,将霜瑶按在成进身子,对霜茹道:“帮我掰开她的屁股


。”


霜茹无奈,爬到霜瑶背后,轻声道:“再……再忍一下……”双手抓住霜瑶


两片肉丘,用力分开,瞧了虎子一眼,忽然低下头去,舌头轻轻舔着妹妹的菊花


口,指望能帮她减轻一点痛楚。


霜瑶阴道中的剧痛未过,肛门忽然传来一阵激凌的痒感,姐姐的舌头正在卷


进自己的屁眼。霜瑶哭道:“不要啊,姐姐,好脏……”


虎子笑道:“听到没有,你妹妹不喜欢呢。不过我喜欢,去给我舔屁股。”


待霜茹的头刚刚离开,挺起肉棒便猛力刺入霜瑶的屁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