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暴虐

来源网络2018-12-05 15:18: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虎子将莲儿的头按在胯下,道:“先好好给我吃吃鸡巴,等一会好玩你。嘿

嘿!”

乌黑的肉棒迫到嘴边,莲儿羞得连忙闭上眼睛。男子的宝贝别说没见过,以

前便提都不敢提过一下,这下竟然要将它含到口里。莲儿吞下一口唾沫,伸出舌

头在虎子的龟头上轻触一下,一股古怪的味道直呛上来。莲儿皱了皱眉头,突然

虎子手一按,将她的脸按在胯下,那肉棒已横在她的两唇之间。莲儿无奈,张大

小口,将肉棒含进嘴里,轻轻吸吮起来。

虎子道:“好好弄!”看着这稚气未脱的小女孩笨拙地套弄着他的肉棒,不

由长出一阵得意的快感。他哼了一声,莲儿口上的技术显然未足于使这刚刚暴奸

一场的肉棒重展雄风,他的手摸到一旁方漪蓉的屁股上,几只手指轮流摆弄着方

漪蓉的肛门的阴户。无论如何,玩弄这大美人是他最感快意的事。可怜方漪蓉动

弹不得,对他的淫爪只好逆来顺受,默默承受着耻辱的痛苦。

那边成进却躺到床上,青儿反趴在他身上,一双小手握着他的肉棒向嘴里送

。她的屁股高高翘起,正对在成进眼前,成进一只大手掌正在她光滑的阴阜上抚

摸。青儿的双腿被大大分开,露出幼女私处的那一条肉缝。成进手指用力地在青

儿幼嫩的阴唇上磨擦着,弄得青儿又羞又痒,被肉棒填满的小口中呵呵直叫。

成进微微一笑,双手轻轻掰开青儿的阴户,中指沾了点口水,慢慢插进。青

儿呻吟之声大作,屁股不禁轻轻扭动,口里含糊不清地哭着:“疼……”但口里

那根东西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涨大起来,直顶到她的喉咙,堵住了她尚未发出的

声音。青儿惊疑不定,不敢怠慢,舌头不停地在肉棒上游走。

成进的手指挖弄着青儿的小阴户,紧紧包束着手指的肉壁微微地颤抖,青儿

的抽泣声使十分满足。他手指在青儿阴户了旋了一旋,笑笑对虎子道:“小女孩

的小穴就是紧,连手指都夹得密密实实的,哈哈,干起来一定爽。”

虎子笑道:“是吗?”胯下传来一阵急促的咳嗽声,莲儿的头被他死死按住

无法动弹,他涨起来的肉棒已贯穿了她的咽喉,龟头进入了食道。虎子低头一看

,莲儿粉脸涨得通红之极,呕又呕不出来,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虎子淡淡一笑

,松开了手,莲儿马上伏在地上狂咳起来,好半晌方止。

虎子对莲儿道:“好了么?好了躺到床上,双腿分开。小爷要尝尝十八岁小

女孩肉洞的滋味了!”

莲儿红着眼,一路抽泣着爬到床上,双腿微微分开。虎子走上前去,双手抓

紧她两只小腿,猛地向两旁一分,将莲儿双腿扯成一个一字。莲儿吃疼,“啊”

的一声大哭,双手望空胡乱摸索着,却无法够得到自己的腿,又疼又急,连鼻涕

起流出来了。

虎子喝道:“别乱动!”转头对成进笑了笑,“小少爷,我数一二三,一起

来?”

成进笑道:“好!”一翻身将青儿压在身下,一样分开双腿,将肉棒抵在青

儿的阴户上,朝虎子点了点头。

青儿和莲儿并排躺在那儿,等待着可怕一刻的到来。二人脉脉相看流泪,各

伸着一只小手牵在一起,听着虎子数道:“一……二……”突然顿了一下。青儿

和莲儿都是心中一紧,两只手握着紧紧的,两只手心的冷汗渗透了床板。

“三!”青儿和莲儿同时迸出一声惨叫,两根沾满她们自己唾液的肉棒插入

了她们幼窄的阴户,巨大的疼痛使她们的小脸变得发青,握在一起的手也不由自

主地颤动着。

虎子朝成进笑了笑,然后又是大喝一声,挺起下身全力刺下,肉棒透过莲儿

的处女膜,直刺入到子宫里面。莲儿余痛未消,这下再也禁受不住,全身一震,

紧接着一声尖励的惨叫,抽搐几下,昏死过去。

青儿的阴道已给成进的肉棒撑得疼痛之极,旁边莲儿的惨叫吓得她小脸雪白

,成进淫淫的笑容更叫她心里发毛,身子剧烈地颤抖着。成进看在眼里,肉棒轻

轻磨了一磨,青儿马上一声大叫。成进笑道:“我才插一半呢……”不待说完,

也是猛力一捅,将肉棒没根捅入。

青儿眼珠几乎都突了出来,头上青筋暴现,喉中格格作响,却是呼不出声来

。巨大的肉棒好似已将她的身体撕作两半,阴道里一波接一波地搐动着,滚滚而

来的痛楚涌过,青儿两只小手凭空无助地挥舞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她只觉自己正在承受着地狱般的酷刑,浑身没有一处是舒服的。她只盼也象莲儿

一样昏睡过去,可是剧痛的感觉仍然煎熬着她才十三岁的身躯。

成进叫道:“真是好紧啊!夹得我有些疼呢。”转头见虎子一边卖力的抽插

着一边道:“这才爽!”莲儿被撕裂的阴道喷出一串串血珠儿,而虎子却犹如不

觉。

成进将肉棒深插在青儿的阴户里不动,喘了口气,道:“虎子你这样会玩出

人命的。奶奶的,这小妞怎么受得住?让她过过气吧,别插得这么急。”

虎子笑了一笑,应道:“好吧。”将肉棒深深顶进莲儿阴道深处,整个人都

压在她身上,“站得都有点累了,休息一下。”轻抚着莲儿的脸庞。

成进也是一笑,依样趴下,对着青儿的脸道:“疼够了吧?”青儿衔着泪,

轻泣道:“我……我要死了……”

过了片刻,青儿下体痛楚稍减少许,那肉棒便又蠢蠢欲动了。成进的肉棒被

夹得紧紧的,下身轻摇,让肉棒轻轻刮动着青儿的阴道壁。青儿紧咬着牙根忍痛

,肉棒每一下的顶入都好象贯穿了她的身体,直顶到她的喉咙,她的双脸因疼痛

不停地扭曲着,惨叫声和呻吟声混在一块。

成进摇了摇头,他肉棒已经是很慢插着,而青儿便痛成这样。虽然幼女窄小

的阴户夹得肉棒十分舒畅,但总有一股有力使不上劲的感觉。他捏捏青儿的嘴角

,笑道:“忍一忍,我给你一下痛快的。”肉棒抽插频率骤然加快,一阵阵强烈

的快感直透心靡,在青儿连绵不绝的惨叫声中,成进的肉棒深深插入,将精液喷

射在这十三岁幼女的子宫中。

成进满足地将肉棒抽出来,却发现霜茹和霜瑶尤自昏迷未醒,无法替他清理

肉棒。眼前的小青儿口吐白沫,终于也昏了过去,她受创的阴户慢慢地合上,里

面源源不绝地流出红白混杂的液体。成进叹一口气,胡乱将肉棒在青儿身上乱抹

,把她的身子当成抹布。

莲儿在一轮又一轮的剧痛侵袭中醒来,还没喘上两口气,又被剧痛冲击得浑

浑噩噩,不知身在何处。虎子的肉棒又开始了猛烈的冲刺,这是他玩上的第一个

处女,对于习惯于成进二手货的他来说,自有不同的感受。在贯穿莲儿处女膜的

一刻,他骤然生出一股奇特的成就感。以前,无论是云儿、霜茹还是方漪蓉,都

是小少爷“赐”给他暂玩的,但这一次,他突然觉得莲儿是真真正正属于他的,

他觉得自己终于完完全全拥有一个自己的女人,他要尽情地享受这一成果。

肉棒捅遍了莲儿小小肉洞的每一个角落,虎子的精液也终于填满了整个肉洞

,但莲儿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呻吟声也渐渐低沉。虎子却犹如不觉,趴在莲儿身

上轻轻亲她的脸,射过精的肉棒尚未完全软下来,犹自恋恋不舍地留在莲儿的小

穴里,轻轻地磨动着,继续享受幼女嫩穴的的温存。

渐渐地,他居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无奈的成进将昏迷中的霜茹、霜瑶和青儿捆好,将吊着的方漪蓉依然捆着放

到地上,笑笑地看着抱在一块的虎子和莲儿,独自回赵府而去。

天色尚早,但赵夫人已然坐立不安了。不懂武功的小女儿竟然私自和两个小

丫头外出,叫她如何放心?侍候霜瑶的家丁奴仆已被骂了个遍,但赵三小姐仍然

未归。

一批又一批的人出寻,一一空手而归。赵夫人越发烦躁,府中上下凡在她面

前出现过的,无一不被骂了个饱。成进辑拿朦面双女不力,自然免不了被骂了个

狗血淋头。好在成进只要不被怀疑,骂两骂却是等闲视之,于是一直乖乖低头受

教,也不生气。赵昆化却身在龙神帮,听老婆在家里闹得不得安宁,也不回府,

只是赶派人手出去寻找,暗暗着急。

天已入夜,赵夫人也骂累了,渐渐抽泣起来。成进等人不敢离去,均立在一

旁静静听骂,只有赵霜灵依偎在母亲怀里,相拥轻泣。

时已二更,赵府大厅仍然静寂一声。忽然赵夫人“哇”的一声大哭,紧紧将

霜灵揽在怀里,不停地抚摸她的后背:“灵儿啊,娘就只剩下你一个女儿了……

”霜灵闻言,也是放声大哭,母女二人哭声越来越大,赵府家人不少也陪着偷偷

拭泪。

成进心下一动:“这婆娘看来已经不指望瑶丫头能回来了。嗯,她只剩一个

女儿,要不要把她最后的一个女儿也弄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