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姨妈派对

来源网络2018-12-05 15:22: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赵昆化笑咪咪地看着杨缃玲被凌辱中的肉体,又道:“以前,我做梦都想着

她们姐妹俩的身体,想得都快疯了。在她们年轻的时候错过了,当然到手之后得

享用个痛快啦!是不是?”

成进干笑着应了一声。一听他提出母亲,脑里突然涌出母亲赤身裸体地被他

们奸淫的场面。多年以前赵昆化在他家里强奸他母亲的场面又再浮现,他企图不

去想,但那画面便如生了根一般,挥之不去。母亲的形象又似乎跟眼前的姨妈重

叠了,成进似乎见到母亲那对美丽的乳房在他们的揉捏下不停在变换着形状,一

根又一根的肉棒贯穿了她的肉洞,母亲在淫玩之下正无力地呻吟着……体内的欲

火愈烧愈盛,他几乎便要按奈不住了,只想扑到姨妈的身上,将肉棒进入她的身

体尽情肆虐……

成进隐隐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一直以来,只要一想起母亲饱遭凌辱,

他便怒火中烧,对赵昆化恨之入骨。怎么现在……现在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突然听得姨妈一声大叫,成进转头望去,只见吴山泰笑吟吟地站在一边,不

知什么时候已经完事了。姨妈雪白的肉体被两个男人夹在中央,一脚着地,一脚

被握住高高举起,成进清楚地看到两根肉棒贴在一起没入了她的小穴里,而第三

个男人侧着身子,肉棒也已捅入了一半。杨缃玲身子不停地发抖,但身子被牢牢

地制住,丝毫动弹不得,只能随着第三根肉棒的侵入悲惨地哀鸣着。她美丽的脸

庞绷着紧紧的,愈见冷艳动人。

成进全身热血立时猛涌上来,一瞬间肉棒几乎便要失控。他口里猛咽下一口

唾沫,姨妈的痛苦既使他难受,又令他兴奋。他不自觉地捂了捂自己的裤裆,肉

棒已憋得实在忍不住了。

好在救兵到了,阿茵领着一个美貌女人走了进来。那女人全身赤裸,身材窈

窕有致,成进注意到她的下阴也被刮得干干净净,吊着一枚银环。她长得十分秀

气,一付柔弱的样子,低着头碎步跟在阿茵身后。成进稍为一怔,只觉这女人似

乎是在哪儿见过的,颇为面熟,但却就是想不出来。

赵昆化一见,笑道:“阿茵,少主人要你。”阿茵一见这儿有许多男人,脸

上稍稍一红,走到成进跟前。

成进的肉棒本来已是忍无可忍了,何况又来两个美人。他自行解开腰带,裤

裆处凸起了一大块。阿茵脸上又是微微一红,瞥了旁边吴山泰等人一眼,又转头

望了一下赵昆化,见他早已将那阿晶搂在怀里上下其手了。阿茵没办法,她的身

子其实只有赵昆化享用过,其他的人最多只见过她给帮主口交过而已。这一次有

许多裸体的男人围在一旁看她替别的人服务,心中不免有点紧张。

不过她还是很快褪下成进的裤子,跪在地上将他的肉棒含到口里。只听得成

进舒服地哼了一声,一手不停地拉扯着她的秀发,一手隔着薄薄的纱衣抚摸着她

的后背。

阿茵惹火的身材若隐若现,成进嗯了一声,手轻轻拉扯着她的衣服。阿茵会

意,将头埋在成进胯间,口里继续舔吸着,两手回到身前解开自己的衣服。

成进微笑着看着她就那样跪着、动作熟练地脱着衣服。胸前的亵衣一掉下,

他便马上一伸手将两只沉甸甸的肉球抓在手里,食指和中指夹着她两只乳头,五

指齐用,大力揉搓起来。阿茵口里塞着肉棒,含糊不清地低哼一声,微微挪动着

身子,将下衣也除了下来。她圆滑的臀部一露出来,便惹来一片注视的目光,这

位帮主保留着的女人的裸体,他们想像得多了,今天才第一次见到。

成进恨阿茵参与了慕容家的屠杀,出手毫不留情。双掌用力扭捏着她两只乳

房,将她两只乳头夹得紧紧的。阿茵双乳给捏得疼痛,却是不敢稍作挣扎,口里

轻轻地呜咽着,舌头仍然不停地触碰着肉棒的每一处。

成进本来已经快忍不住了,兼之阿茵的口技实在不错,丹田中已是风起云涌

,随时便要喷发。忽然耳边又响起姨妈的惨叫声。成进转头一看,只见杨缃玲的

身子被向后猛扳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向上更加突起,被四只手掌抓住拉扯着,她

阴户里三根肉棒正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抽动着,将她的阴户撑得大大的。最要命的

是,现在还有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根拳头粗的木棒猛插着她的屁眼。木棒的粗大程

度显然已超出杨缃玲的承受力,剧痛之下她终于高声惨叫起来。

看着姨妈被这样摧残着的画面,成进顿时血往上涌,本来已经十分高涨的欲

望立时越过巅峰。阿茵只觉双乳被猛的一下拉扯,随即口里的肉棒一跳,炮弹般

的液浆喷出,很快便填满了她的口腔。

胸前双乳被愈捏愈紧,疼得她几乎发昏。阿茵身子不由扭了一扭,口里却是

被堵得死死的,叫不出声来。她喉中咕咕作响,一边咽下仍在继续增加着的精液

,一边竭力抑制着要呼叫出来的欲望,屁股扭来扭去,但成进手上的力劲并没有

减少。

娇嫩的乳房好象就要离身而去,阿茵疼得脸上发青。终于忍痛不住,不禁呛

了一口,嘴里的液体流了出来。阿茵一急,一仰头,口脱离了肉棒,立即将剩在

嘴里的精液大口吞下,伸手将从口里流出来的液体抹到嘴里,才重新将成进那狼

籍不堪的肉棒含到口里,用舌头和着唾液清洗着。

成进一阵火烧的快感掠过,捏着阿茵乳房的双手松了下来。他长呼了一口气

,从早上赵霜茹那儿一直带到现在的欲火终于泄出。旁边杨缃玲惨叫之声随着身

体对这疼痛的渐渐适应而慢慢低了下去,但她肉洞里的肉棒却是越冲越猛,呼呼

有声。她这淫贱的姿势对成进的诱惑并没有丝毫减退,刚刚射过一炮的肉棒又开

始有感觉了。

阿茵显然察觉到这一点,她仰起头,惊讶地望着成进。成进笑了一笑:“继

续弄!弄起来了我就要你的人了。”阿茵脸上又是微微一红,低下头去,努力地

继续为成进舔肉棒。

尽管姨妈被蹂躏的场景太诱人了,但成进还是将目光投向另一个女人。那个

晶奴也正跪在赵昆化的脚下,屁股高高地撅起,头深埋在他的胯上。赵昆化见成

进望来,笑道:“嘿嘿。是不是看她很象一个人啊?”笑容甚是暧昧。

成进闻言,脑里突然闪出一个人来,惊道:“难道是夫人……”赵昆化哈哈

笑道:“聪明!这是我的小姨子,叫秦晶。晶奴,这是少主人!”秦晶口里含着

肉棒,抬起头来,朝成进望了一望,表情十分古怪。

这秦晶跟姐姐喜欢习武不同,性格文静。所以虽然她父亲也算是一个武林名

宿了,但她的武艺实在太过稀松平常。姐姐秦莹大她十几岁,经常在外抛头露面

,艳名四播,她这妹妹却是默默无闻。结果姐姐艳名太过出众,终于有一日突然

失踪,几个月后便传出她已经做了龙神帮帮主的押寨夫人,将她父亲气得七窍生

烟,却是无计可施。十年前父亲被刺身亡,她跑来投奔姐姐,谁知姐姐没见到,

却给这色魔姐夫轻易俘来,以致秦莹一直还道妹妹早已跟父亲一起身死了。陷入

魔窟的秦晶不但被姐夫奸淫凌辱,还被他拿去跟他们的手下们共享。秦晶被轮奸

时一直求赵昆化看在姐姐的面上放她一马,但她却不知道在赵昆化收藏的女人之

中,她受到的淫辱已经算是很少的了。

秦晶知道这所谓的“少主人”是她的外甥婿,等一下他那根插过姐姐的女儿

的肉棒多半会来进入她的身体,不由一脸的不自然。她望了成进一眼,忙又低下

头去,只管顾着口里赵昆化的肉棒。

成进听到这女人是赵夫人的妹妹,怔了一怔,立时释然。象赵昆化这种魔头

,不要说一个妻妹,他老婆便是有再多的美女亲戚,只怕也都难逃毒手。成进回

头又看了杨缃玲一眼,心想这儿一边是我的姨妈,一边是我老婆的姨妈,胸中骤

时涌起一阵奇异的感觉……

赵昆化一手伸到秦晶的身下,抓着她的一只乳房玩弄着,一手拍拍她的头,

道:“晶奴很乖的,所以吃少了很多苦头。”秦晶呜咽一声,头埋得更低了。

秦晶的裸体便如她的名字一样,透彻晶莹,雪白的肌肤看起来吹弹可破,圆

滑的臀部随着她头部的运动左右扭动。成进看得浑身不自在,刚刚泄过的欲火又

开始燃动……

旁边突然又是一声长叫,杨缃玲正被阴户中三根肉棒抽插得上气不接下气之

时,后庭那根木棒突然发力,猛地又进了一截。在几个男人的哄笑声中,她痛得

身体猛地一窜,惨叫一声,头低垂下去,昏了过去。

成进心中一紧,听得赵昆化骂道:“你奶奶的,玩归玩,要是把这婊子玩死

了,你们的老婆可陪不起!”只见杨缃玲后面那个家伙悻悻地将木棒抽出,将带

着一条血丝的棒子丢下。吴山泰一探她的鼻息,骂道:“你们三个家伙完事了没

有?没有也停下来,别搞死她了。”那三个人一怔,望了望赵昆化,面面相觑,

分别慢慢地离开杨缃玲的身体,挺着肉棒滑稽地站在那儿。

杨缃玲仰天被放到地上,她已被折磨得狼籍不堪的肉洞里还在源源不绝地倒

涌出白色的液体,从她疲倦的肉体上已经无法看出这是一位曾经艳名动江湖的著

名侠女。她当年的英气早已被消磨得一干二净了,只有这美艳的肉体依旧,仍然

引诱着每一个男人扑上去奸淫。

赵昆化舒服地哼了一声,拍拍秦晶的头,对成进道:“嘿嘿,小玲婊子现在

可差劲了,才玩没多久就不行了。你不知道,当年几十个人轮着奸了她一遍,她

嘴里还能骂人呢!”

姨妈惨不忍睹的样子稍为消了消成进亲临肆虐画面的兴奋,他现在觉得心里

在隐隐作痛。“姨妈八年来一直被他们这样暴虐地奸淫,为什么还能挺到现在?

”赵昆化的话触动了他的神经,成进道:“八年了还死不了,算挺难得的了。”

赵昆化呵呵一笑,道:“那是因为我要留着她的人嘛。嘿嘿,玲婊子那时候

就是给不停地干,所以弄了个半死不活,剩下这一个我可不想她死。不过这婊子

也真够犟的,我这儿有不少女人,玩的次数还不够她的一半多就自尽了,他奶奶

的!我就防着她不要命,谁知这婊子一点也没有不想活下去的样子,还口硬,说

她的孩子会来救她的。想得可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