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迷乱阿茵

来源网络2018-12-05 15:22: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心中不由大痛,心知姨妈就凭着这一口气,忍受了八年不见天日的凌辱

,她所受的痛苦真是难以想像。一想到刚才自己还跃跃欲试,几乎就要去参加对

她的奸淫,心内竟然隐隐感到十分不安。成进转头望了杨缃玲一眼,见她微微地

喘着气,身子已经开始动弹,眼看便要醒来,不禁又是一阵心酸。

她的孩子?成进心中跳了一跳,姨妈有几个孩子,此刻却是想不起来。姨丈

家在开封,离他家武昌并不近,那个表弟或表妹他从未见过,难道也跟他一样逃

了出来,一直在伺机报仇?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有同盟军,成进心中却莫名其妙地

涌出一阵不祥的感觉,他隐隐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赵昆化得意洋洋,道:“嘿嘿!你也听说过玲婊子是怎么样犟的吧?其实这

婊子更野。那一天我刚刚把这婊子抓来的时候,她们姐妹两个一见面,那个脸色

可就好看啦!那时姐姐正给老吴他们几个插得有点迷迷糊糊的,一见到妹妹给绑

了进来脸就变了,那付样子不知道是想哭呢还是想骂,不过居然却一个字也不说

,只是一直气呼呼地瞪得我,眼里却是湿湿的,可真把我爽的!我本来想拿她妹

妹来要协她老实一点的,她居然理也不理!算她聪明,知道俺老赵是不会放过她

妹妹这块肥肉的。

“这个妹妹那时候可就野起来了,一直又哭又骂的。哈哈,她越骂,我们干

她姐姐就越狠,把玲婊子的肉洞都快插开花了,才换了她上来。我就骑在她姐姐

的脸上慢慢地奸她,叫她们姐妹知道从此她们的身体就归我玩个够啦!然后就把

她们姐妹面对面地吊在一起,大家排队慢慢玩,让她们看清楚自己的姐妹是怎么

样被男人插的。那一天可真要命,从早上一直干到夜里,全帮上下的人都享受过

那什么冷面双艳姐妹是什么样的滋味。哈哈!你想想,当年目中无人的姐妹俩,

给我剥光了衣服,让一百多人轮着上,是怎样爽的场面?”

成进默然不语,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但肉棒却是又是硬了起来,填满了阿茵

的小嘴。

赵昆化说得高兴,又道:“那时候我们只要有空,就把玲婊子姐妹俩绑到大

厅让弟兄们享受,有时候还让玲婊子的女儿一起来。不过嫣奴听话一点,又文弱

了一点,我怕干坏了她,所以少一点。即使我们没空玩她们,也把她们姐妹俩光

溜溜地吊到大厅上。有一次我就扎着她们的奶子面对面吊起来,嗯,就是只把扎

奶子的绳子吊起来……”见成进一脸迷茫,笑道:“不懂?等一下吊给你看!”

成进忙道:“不……不用了……”

赵昆化笑笑道:“嘿嘿!然后就把她们的双腿分开折到自己的头顶,拿根木

棒插进玲婊子的肉洞,又把棒子的另一头插进小玲婊子的肉洞里。哈哈,那个样

子真是好玩,姐妹两人都得弯得身子,奶子又痛。但只要动一动,两人的肉洞里

就……哈哈哈……”

成进脸上已经涨红,听到这儿,叫一声:“忍不住了!”一手扯开阿茵的头

,一把将她压在地上,肉棒不由分说,一下猛捅,没根插入阿茵的阴户之内。

阿茵“呀”的一声叫,身子一震,她阴户中虽然有一点湿,但这一下猛插,

仍是痛得厉害。成进不去理她,体内欲火高炽,和着一股怒气,统统发泄到阿茵

身上。成进双手握紧阿茵双乳,肉棒在阿茵温暖的肉洞里猛插着,肉洞有节律地

蠕动使他十分舒服,不由“啊”地长哼了出来。

赵昆化看在眼里,暗暗好笑,道:“我还没讲完呢,你就忍不了啦?”

成进勉强笑了一笑,缓过一口气,见阿茵躺在自己胯下,皱头深锁,显然是

在忍痛。成进淡淡一笑,捏紧她双乳的手松了一松,改为轻轻揉动,肉棒的抽插

也慢了下来。阿茵“嗯”了一声,咿咿呀呀地呻吟起来,叫声颇为淫荡,身体也

随着成进的动作轻轻扭动着。

成进心中骂道:“这娘们有够贱的……”肉棒抽出,拍拍阿茵的屁股,示意

她翻过身来。阿茵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挪动身子,转身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

成进呼一口气,肉棒抵在阿茵的肛门上,双手按着她的屁股,慢慢插入。阿

茵“啊”的一声长哼,媚人的呻吟声大作,头轻轻地摇动着。

成进的肉棒并无遇到多大的阻滞,便完全进入阿茵的屁眼中去。温暖的肉壁

紧紧地箍住他的肉棒,成进开始慢慢地抽送起来。“她的屁股一定给赵老儿玩过

很多次了。”成进心想。阿茵撩人的呻吟声更加刺激着他的性欲,成进清晰地感

觉到这娘们的屁股被干得很有快感了。

“爬过去。”成进拍拍阿茵的屁股,就象骑着马一样,一边插着她的屁眼,

一边驱着她爬向赵昆化的身边,跟晶奴并排趴在赵昆化的脚边。

赵昆化呵呵一笑,拉过阿茵的头。阿茵咽下一口唾沫,将头凑近他的胯下。

主人的肉棒已被秦晶的小嘴占领,她只能去轻轻地舔着他的卵袋。

赵昆化舒服地哼了一声,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胯下两个女人的头髪。有这样美

丽而乖觉的性奴,他十分得意。

成进肉棒继续干着阿茵的后庭,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背上,另一只手却去摸秦

晶的屁股。赵夫人的妹妹?成进突然涌起一阵强烈地想奸秦晶的欲望。

手渐渐下移,触碰到秦晶的阴户上,成进感觉到这个女人的身体轻轻的一颤

。他心中又是涌起一阵兴奋的感觉。

一旁的吴山泰等人尴尬地看着这一幕。已经昏死过去的杨缃玲不许动,阿茵

和晶奴可没空陪他们,满腔的性欲无从发泄。尤其是那三个刚才没有在杨缃玲身

上发泄完的家伙,他们冲动的肉棒涨得更大,无可奈何的看着眼前的活春宫。

成进又将肉棒插到阿茵的阴户里了,他其实也想上这个女人很久了。这是他

真正的仇人,他心想,赵霜茹姐妹反而是假的。他大力地抽插着,她的阴道中也

已是口沫横飞了,湿润的阴户犹如加速剂一般,加快着两人性器磨擦的频率。

阿茵口里嗯嗯直叫,大声地淫叫着,她的小嘴已经离开了主人的胯下,她兴

奋的叫声使她无法继续她的工作。赵昆化笑吟吟地看着,他并不介意将这个他自

己独占的女人给自己的接班人分享,眼前的场景猛烈地刺激着他的性欲,他按着

秦晶的头,肉棒在小姨子的嘴里抽送起来。

吴山泰第一个说话了。他并不是最忍不住的人,但他明白他应该代表他的这

一批手下发言了:“帮主。阿茵既然来到这里,就应该……嘿嘿!”

赵昆化微微一笑,这是他定下的规矩,来到这屋里的女人无论如何都会成为

兄弟们任意玩弄的对象。他道:“好吧,规矩是我定的,我不会打自己嘴巴的。

不过你们要温柔一点啊!谁把阿茵弄坏了我找谁算帐。”屋子顿时响起一片欢呼

声,“当然当然!”男人们连忙答应。

成进一听阿茵马上就要被这许多人轮奸,心中一乐,道:“好,让给你们了

!”肉棒突然狠命一插,又猛的一下拨了出来。

阿茵“啊”的一声叫,这一下骤然冲击干得她有点飘飘然,本来已充满了阴

户的淫水随着肉棒的离去,汩汩地倒流出来。“爬过来,阿茵。”吴山泰对她说

话了。

虽然来到这儿就做好了准备,但在主人允许他们来奸自己时,她的心里还是

感到一阵难过。她好象在帮主面前有很高的地位,但现在看来,她事实上还仅仅

是一名性奴而已,即使她比其他的性奴要高级一些……

阿茵粉脸绽红,慢慢地爬向吴山泰。这些男人奸淫女人的手段她早已见怪不

怪了,但现在却轮到自己。那边的男人们都把他们贪婪的眼光紧紧地盯在她的肉

体上,她还听见咽口水的声音。阿茵心中七上八下,自己的身体会遭到怎么样的

对待,她不敢想。

吴山泰乐呵呵地看着阿茵窈窕的身姿慢慢扭动着爬过来。他玩过的女人无数

,但马上就可以干上这曾可望不可及的美女,他还是一阵感动。虽然他曾经对帮

主独霸这女人感到不满,但现在什么事都过去了。

第一根肉棒进入了阿茵的阴户,并开始猛力地抽插起来,她发出一声悲凉的

呜咽。她赤裸的身子上面,已经布满了急色的男人们粗拙而毛燥的手掌。

成进微笑着看着阿茵被插入的场面,开始伏到秦晶的身上抚摸着。虽然赵昆

化要求他们温柔一些对待阿茵,但成进知道,要这帮家伙对女人温柔,难度还是

太高了。这个为虎作伥的女人,很快就会感受到那些曾经在她的帮助下而惨遭轮

奸的女人们的痛苦了,她急促的呻吟声似乎正在印证着这一点。

成进的双手托着秦晶的双乳,轻轻地揉着。她的皮肤实在太漂亮了,以致他

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亲吻。灵儿知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姨妈呢?成进一边想象着

丈母娘的身体,一边玩弄着丈母娘的妹妹的裸体。“你的身子真是漂亮,姨妈。

”他对秦晶说,“你是我老婆的姨妈,也就是我的姨妈。我想干你,姨妈!”

他不停地说着“姨妈”两个字,肉棒迫不及待地进入了秦晶的阴户中。温暖

湿润的肉壁强烈地刺激着成进的感官,他突然感到一阵奇爽的快感。“我在干你

了,姨妈!”他大声地说着,一边用力地抽插着,一边偷着眼望向屋子的角落。

那边还有一个美妙的肉体,而那才是他真正的姨妈。

秦晶无法知道他复杂的心思,但那一声声“姨妈”叫得她满脸通红。事实上

,直到现在,每一次被奸淫,她还是会感到十分害羞,何况这正在奸着她的人是

姐姐的女婿。对于赵昆化的无耻,她见识得多了,但她还是很难做到跟他一起无

耻。她低声地呻吟着,口里的肉棒使她无法发出更大的声音。

成进猛烈地奸着秦晶,他觉得自己现在冲动得有点失态了。他的手忙乱地摸

索着她身体的每一处,企图完全地占有她的每一寸肌肤。他开始奇怪于自己为什

么会对这个女人有这么强烈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