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悬乳之刑

来源网络2018-12-05 15:23: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秦晶在成进的猛烈攻击下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赵昆化骂道:“臭小子

,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这么干法,晶奴还怎么跟我吃鸡巴?”

成进讪讪一笑,动作只得慢了下来。秦晶温柔的肉洞好象使他感到一阵莫名

的亲切感,他也乐于来慢慢地感受。

得到喘息之机的晶奴重新用心地用嘴为她的主人服务着。赵昆化哼了一声:

“这还差不多!”

房角的杨缃玲已经醒转,眼前是一片淫乱的场面。她静静地重新闭上眼睛,

让他们知道自己醒来对她来说决不是一件好事。

但还是躲不过赵昆化的眼光。他冷笑一声,对成进轻声道:“小玲婊子醒了

。暂时不要动她,等她休息够了,再给你看出好戏!”

成进随口应了一声。他对姨妈的满腔欲望正在秦晶的身上努力地发泄着,听

到这话他胸中又骤起一阵怜惜之意,等下姨妈又将受到一场凌辱。虽然他并不知

道会是什么把戏,但那肯定不会使女人好受的,这赵老儿的手段他太清楚了。成

进脉脉地望了一望地上那具美丽的裸体,那毕竟是他的亲人……

赵昆化轻轻抚着秦晶的头髪。“你不试试她的屁眼?晶奴有一个我所见过的

最柔软的屁眼,很舒服的。”他指导着他的女婿。

秦晶“嘤”的一声,身子微微扭了一扭。被他们这样讨论着自己身上害羞的

部位,她饱遭奸淫的身体还是感到一阵发热。后面那年轻的男人果然将肉棒上移

到自己的肛门上,慢慢地插了进去,秦晶口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成进慢慢地抽插着秦晶的肛门,那果然十分柔软的屁眼里将他的肉棒包着密

不透风,他只感到整根肉棒都被温暖的肉壁轻轻地按摩着,他舒服地呼了一口气

“阿茵的屁眼太紧了。”赵昆化评论道,“她还被干得太少,屁眼还是有点

生硬,没有晶奴这么柔。”他转头看了看阿茵,遗憾地没有看对阿茵对这番话的

反应。这个他最疼爱的女人,正被那些男人围在中间,她的嘴里、阴户里和他正

在评论的肛门里,都有肉棒在抽动着。她那颤抖着的身体显然不可能去注意其他

没相干的谈话了。

“嘿嘿!就这样再玩多几次,阿茵的屁眼会慢慢变得更好的。”成进幸灾乐

祸地笑着。

“去你的。我可不希望我的女人变成男人的尿缸!这一次是看在你的面上例

外,以后再也休想!”他啐道。“他的女人”一般是不许别人乱碰的,和“他的

性奴”不同。成进领会到了这一点,他突然感到一阵感动,对赵昆化的感动!

“我不会真的感激他吧?”成进问自己。他很快地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当然不会,他只是在利用我!”但是对于赵昆化的信任和厚爱,他居然还是感

到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嗬……”秦晶轻轻叫了一声。成进看到她的头被赵昆化紧紧按在胯下,赵

老儿口里痛快地呼着气,他完事了。

成进继续抽插着秦晶的肛门,女人的嘴已经离开了她主人的胯下,上半身伏

到地上。“乖巧的女人。”成进心想。那边的阿茵还在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一

根又一根的肉棒在她的体内出入着,男人的嘻笑声响成一片,成进看到阿茵阴户

上那枚亮闪闪的金环正被人提在手里轻轻地扯动着。“嘿嘿,他们只玩过带银环

的,还没玩过带金环的。”成进肚里暗笑。而他的眼光忽然扫到一旁的杨缃玲身

上,他猛然注意到姨妈的阴部那片浓密的阴毛。

成进下意识地将手伸到秦晶的胯下,在她光溜溜的阴阜下面,手指触摸到一

枚金属环,他又看了姨妈一眼。没有,的确没有!姨妈的阴部并没有被上环。成

进突感一股暖气直涌上来,他的肉棒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在秦晶屁眼中卖力地

抽着。他突然回过一口气,将肉棒猛的拨出,一下子又捅入她的阴户之中。

秦晶又是一声长长的呻吟,她只觉倏的一阵快感掠过,子宫被一股暖流一下

一下地冲击着。

成进满足地将精液注入妻子的姨妈体内,一屁股坐到地上,他觉得有点累了

完成任务的秦晶乖乖地趴在地上,轻轻地喘着气。这时候保持安静是很重要

的,她十分明白。

喘过一口气的成进慢慢走回椅子上坐下,欣赏着弟兄们奸淫阿茵的刺激场面

男人们正疯狂地在阿茵的身上发泄着,他们明白玩这个女人的机会不会太多

,现在必须玩个够本。悲鸣着的阿茵全身能容纳肉棒的地方都被塞得满满的,她

无力地轻轻扭动着身体,一下子被这么多男人侵入,对她来说还是从未有过的经

历。主人难道就不怜惜她了吗?让这么多臭男人粗鲁占有她美丽的肉体!阿茵努

力地想将头转向赵昆化的方向,但她办不到,把肉棒捅在她嘴里的那个家伙不许

她的头乱动。

又过了好一阵,男人们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女人在闲着。有人对赵昆化指指

伏在地上的秦晶,得到帮主微微的一个点头。于是,柔弱的晶奴立刻也被男人们

围了起来,几根肉棒争先恐后地插入她的体内,猛烈地抽插起来。“让她帮帮阿

茵。”赵昆化想。

成进饶有兴味地看着这十来个壮汉轮奸两个美女的情景,赵昆化则是一直微

笑着不语。赏赐美女是他笼络帮众的最有效的手段。他说过:“要不是跟着我,

你们哪能有这么多的美女任你们玩?”

终于,阿茵感觉到压到她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少了,发泄过的人都停在一边喘

息,恢复着体力以备再战一场。赵昆化笑笑对成进道:“可以叫小玲婊子起来了

。”指挥几个正闲着的家伙将在诈昏的杨缃玲拖了起来,用绳索捆绑着。

杨缃玲下体的疼痛还未消尽,见又要受绑,肚里暗暗咽着泪水。她的双手被

绑到身后,绳子绕着她的左乳绕了几圈,用力一勒,杨缃玲一声惨叫,绳子紧紧

扎着她左乳根部,使整只丰满的乳房勒得向前鼓起,涨成一个紫色的圆球。

成进看得心中绞痛,但丹田中却是一股暖气缓缓升起。眼看着姨妈的另一只

乳房也被如法炮制,疼痛难忍的姨妈低低地哀号着,“如果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就好了。”成进心想。但那毕竟是他母亲的亲妹妹,即使他看得再奇痒无比,但

心里总有一个阴影消磨着他的欲望。

“其实我尽可以放开……我难道还在顾忌这个?”成进摇了摇头,他明白他

已经没有顾忌的必要,但他还是感到心里有一股阻力在阻止他上去参加对姨妈的

凌辱。

捆着姨妈双乳的绳子缓缓上升,吊着她的身子离开了地面。成进震惊于这一

幕,他没见过乳房可以这样来施虐的。娇嫩的乳房承受了全身的重量,杨缃玲已

经很久没受过这个酷刑了,她口里不停地呻吟地,双乳上的剧痛使她再也没法忍

受了。但男人的动作仍在继续,她的双腿被折向头顶,一双脚踝被分到脑后,在

脖子后面捆到一起,将她的身体弓成一个弧形,下体两个迷人的肉洞正对着外面

敞开着。

“嘿嘿!那时候我们经常这样捆玲婊子姐妹的。姐妹俩就这样面对面吊着,

一根木棒贯穿了两个淫穴。哈哈,平时倔强得不肯出声的两个婊子被吊成这样后

就痛得争相哭着叫着,然后我们就轮流插她们的屁眼,爽啊!冷面双艳被我玩着

大声哭叫,哈哈哈……”赵昆化得意地向他的女婿吹着他以前的丰功伟绩。

成进默然不语,看着姨妈那因疼痛而扭曲着的面容,他知道她现在有多痛苦

,而这时她的肉洞里还没有木棒或肉棒在插着。他知道赵昆化是怎么不择手段地

折磨他的母亲,他恨恨地盯了他一眼。而他的岳父则是笑咪咪地看着杨缃玲,好

象正在想象着她们姐妹俩一起被他奸淫时的美妙场景。

“可惜玲婊子不在了。”赵昆化叹一口气,“不过玲婊子的女儿在。阿茵!

”他看到全部人都已从阿茵和秦晶的身上下来了,阿茵那狼籍不堪且伤痕累累的

裸体告诉他,她已经受创不浅了,应该让她歇歇。他决定放她离开这儿:“去把

嫣奴带来!然后你不用再进来了。”

成进脸色大变,这老贼要叫姐姐来代替母亲遭受折磨!他的脑海中浮起姐姐

跟姨妈一样被捆着乳房吊着,一根木棒连着她们的阴户,然后一大帮面目狰狞的

男人嘻笑着奸着她们的肛门。成进只感一阵发昏,天,这一切将在我的面前进行

?

赵昆化犹自夸夸其谈:“那时候正在跟老李结盟,那家伙最喜欢就是干玲婊

子的屁眼了,全部人就是他干得最多!他最后还将玲婊子要了去,也不知他要了

这个被玩的半死的女人,能玩得几天?”成进突然问道:“没问过他吗?”

赵昆化摇了摇头,道:“其实那之后我也没见过老李几次,有事总是派小的

去跑跑腿。他奶奶的,我为什么没问?也真是怪!”他挠了挠头。他其实是有机

会问的,但他却不知为什么总不想在老李的面前提起杨绡玲姐妹。

阿茵艰难地挪动着身子,一拐一拐地走了出去。成进望着她的背影,小腹中

又是一阵暖意,他心道:“今天就这样放过她了?以后再找个机会把她玩残吧…

…”

那边吴山泰提了一根棍子,正笑嘻嘻地站在哀叫着的杨缃玲面前,轻轻敲击

着她的阴户。“你姐姐不在了,等一会就让你的外甥女代替吧。哈哈,很久没尝

过这种滋味了吧?”将棍子作势向她的阴户轻轻一捅,听得杨缃玲一声轻哼,众

人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外面一声女人的尖叫。是阿茵的声音!

赵昆化一怔,难道他的地盘上也会出什么意外?吴山泰已丢下棍子,带头冲

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