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独闯淫穴

来源网络2018-12-05 15:24: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一个一身黑衣的朦面人正用剑指着伏在地上的阿茵,鲜血从剑尖上点点滴下

,滴到阿茵一丝不挂的裸体上,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的阿茵痛苦地捂着肩头呻吟着

“快把我的蓉姐放出来!”朦面人高声叫喊着。娇嫩悦耳的声音显示着这是

一名年轻的女孩。

一群不着片缕的男人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把年轻的朦面女孩结结实实地吓了

一大跳,她娇羞地慌忙闭上了眼睛。但瞬即又睁开了,闯身虎穴的时候闭上眼睛

未免太大胆了。

娇羞而迷人的眼神!成进马上认出她来,是阿琪!“这个笨女孩!”成进心

想,“这么没头没脑地闯进去,不是找死?”

“我的蓉姐在哪儿?我娘在哪儿?你们这帮淫贼,快把她们放出来!”阿琪

大声呼喝着,在这么多裸体男人面前,有点慌张的她中气已不太足了。

赵昆化哼了一声,喝道:“你娘是谁?龙神帮可不是你可以乱来的地方!快

快把我的爱姬放了!”阿茵受伤确实使他有点儿心疼。

“我不放!这贱人杀了我爹!”阿琪不识时务地叫着,“快把我娘和蓉姐放

出来!不然我可不客气了!”这帮男人没穿衣服,打起架来一定大打折扣,对自

己轻功信心爆绷的阿琪认为自己居于不败之地,挥舞着长剑,口里毫不示弱。

阿茵瞧见便宜,身形一动,腾身一跃,向赵昆化这儿飞扑过来。但她显然低

估了阿琪的武功,而她被轮奸后疲累的身子也影响了她的动作。“啊……”的一

声惨叫,阿琪手里的长剑穿过她的后背,透胸而出。赤裸的美人再也叫不出第二

声来,“咚”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赵昆化怒吼一声,飞身扑上,一记势如雷霆的重拳击出。阿琪的剑来不及拨

回,只好弃剑慌忙飞身一闪,躲过一旁。赵昆化招数未老,第二击已经发出,逼

得阿琪借着轻功一直跳跃腾挪,毫无还手之力。

数招过后,赵昆化突然一声冷笑,收招退了一步。阿琪舒了一口气,这老贼

比她想象的要厉害得多,她有点后悔这样莽撞地闯到这儿来了。好在他收了手,

阿琪定了定神,却发觉她已被一群赤身裸体的男人围在中间了。男人们胯下那乌

黑的话儿一条条亮在少女的眼前,阿琪粉脸飞红,不敢多看。眼前只有一条路,

就是从上面突围!

阿琪一声娇吒,作势朝一名男人攻去。那人正摆好架势准备迎敌,却发现这

朦面人突然舍了他,身子一纵,已跃上屋顶。

阿琪诈攻得手,心中大定。眼下寡不敌众,开溜要紧。吸一口气,转身便欲

撒腿狂奔。

身子还没转过去,便发现背后正站着一个魁梧的身躯,自己几乎一头撞到他

身上。是赵老贼!他早就等在这儿了!阿琪脑里急转,借着飞奔之势往旁一窜,

企图避开纠缠。只要自己一发力奔起来,她相信这儿没人的轻功比自己好。

但她还是没能得逞,一股猛烈的掌风迫得她只好退了一步。赵昆化知道让这

朦面人一脱身,便再也追不上了,掌风如雷,阵阵袭去。阿琪不敢正面撄其锋,

只好边退边避,被他逼到屋顶边缘。阿琪见再也无处可避,只好飞身跃回地上。

地上却又陷入裸体男人的包围圈。阿琪暗叫一声糟糕,这帮家伙的手里各多

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那个曾三番四次调戏于她的家伙也肃然站在那儿,他的武

功可不比自己弱!阿琪暗暗着急,此行不知天高地厚,太冒失了,她不禁后悔起

来。

自从方漪蓉被成进捉后,阿琪一个人无计可施。自出江湖,一向是跟着蓉姐

,不用自己出主意,一旦落单,顿时就一筹莫展了。急得团团转的女孩如无头苍

蝇般转了许多日子,终于沉不住气,决心一闯龙神帮。心想凭自己的轻功,就算

救不了人也总能脱身。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成进提着剑望着阿琪那对美丽而慌乱的眼睛,打不定主意是否上前攻击。

“姨妈的孩子!”刚才内心深处的一丝担忧在他的脑里不停地闪着。阿琪的相貌

……越想越跟姨妈相似,何况她正是口口声声来找母亲的!“也许我捉蓉奴是错

的。”他想。

成进暗暗骂自己,这两个朦面女郎摆明了是赵老贼的对头,但自己却压根儿

没考虑过跟她们合作,他终于明白自己最近心中的那一个淡淡忧患是什么了。

“我真的完全没想到她们可能是自己的亲人吗?”成进不能肯定,他只能肯定的

是,他确实被她们的绝色美貌迷住了,他只渴望于去占有她们的身体,而根本不

愿去考虑这个问题。

“也许我真的错了!”他呆呆地想着,没有出手。

但即使不用成进出手,阿琪也抵挡不住了,男人们的裸体使她更加慌乱。原

来以为他们不穿衣服功夫会打折扣,但没想到他们居然毫不顾忌这一点,反而是

自己被影响了。阿琪还没来得及懊恼,几把长剑已架到脖子上,随即全身被连点

几个穴道,顿时动弹不得。

赵昆化哼了一声,俯身抱起阿茵,他最心爱的姬妾已经香消玉殒了。赵昆化

满面怒气地站起身来,对着阿琪大吼一声:“杀我的女人?”重重的一拳挥去,

正中阿琪的小腹,将她打得倒飞过去,重重摔在地上。

“你们这班淫贼,杀了我吧!”阿琪大声叫着。落入他们手中会发生什么事

,她想也不敢想。

这个小妞难道真的是他在担心着的那个人?成进心中打鼓,他缓步走了上去

,道:“阿琪姑娘,她什么时候杀了你爹?姑娘没有搞错吧?”

阿琪大声道:“我亲眼看到这贱人在开封我家杀了我爹的!你这淫贼,杀了

我给她报仇吧!”

成进脸上刷的一下变得雪白。“开封!开封!这……姨妈落在他们手里这么

多年也就算了,但现在……”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你姓陆?”

还没等阿琪回答,赵昆化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妙妙妙!原来是小玲

婊子的女儿!你娘等了你好久了……”

成进顿感全身一阵冰冷,“全是因为我!全是因为我!是我把她逼到绝路的

,我这淫贼!”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这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错误!

他以为他能够为报仇而牺牲一切,而他现在才发觉,在美色面前,他的这个信念

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看着阿琪恶狠狠地瞪着自己被拖入屋内,成进胸中一阵郁闷,他想大喊一声

,但现在不行。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跟在他们后面走进屋里。

眼前姨妈被残忍地吊着的画面又再刺激着他,他突然感到一阵奇怪的感觉充

斥着全身,一股比刚才更强烈的欲望在体内翻来覆去,他的肉棒不知不觉中又竖

了起来。但成进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

赵昆化开始逼问大女儿的下落,瞠目不知所以的阿琪只是哭骂着,问不出个

所以然来。“或许这小妞真的不知……”赵昆化想,“多半又是姓罗的那个狗官

!”此刻只将罗知府当成自己最大敌人的赵昆化毫无困难地将一切是非都向他那

儿推去,这小妞嘛,嘿嘿!

赵昆化一把扯下阿琪的面纱,屋子里骤然响起一片赞叹声。“好一个美人儿

!”

美人儿泪汪汪的一对美目无助地四顾着,旁边一个一丝不挂被绑得古怪吊着

的女人和一个浑身布满精液趴在地上的赤裸女人使她脸红耳赤。“你们这帮淫贼

!”她怒骂着,她不敢去想即将在她的身上发生什么,她的懊悔和羞耻只能这样

发泄着。

赵昆化捏着她的面颊,突然低下头在她樱唇上亲了一口:“好香!嘿嘿,象

你这样长得这么漂亮的小妞,俺老赵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哈哈大笑几声,突然

脸一沉,道:“你来找你娘,现在就让你好好看看你的娘!”捏着阿琪的脸,把

她拖到杨缃玲跟前。

成进依然默默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阿琪大叫着的那一声“娘…

…”粉碎了他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他的姨妈用她微弱而剧烈颤抖着的嗓声叫着:

“阿琪?真的是阿琪吗?”,而他却发现自己的心中的哀伤在一点点地减弱。为

什么会这样?成进没有去想,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赵昆化嘿嘿地笑着,他看到杨缃玲眼中最后的一点光华也消失了。他两只手

指捅入杨缃玲的阴户中搅了两搅,淫笑道:“小妞,你娘的骚穴我们都很喜欢干

,都快插烂了,你的小淫穴很快也一样。哈哈!小玲婊子,真没想到你的女儿长

得比你还漂亮呢!我很满意!哈哈哈!”他将手伸到阿琪胸脯上,隔着衣服揉着

她少女的乳房。

落入魔掌的少女只是不停地流泪,而她的母亲面无表情,也许是乳房被吊着

的痛楚使她丧失了思维了吧?赵昆化可不管这一些,他一把撕开阿琪的黑色外衣

,露出里面可爱的亵衣和一双雪白的粉臂。屋子里响着一阵鼓噪声,马上就会多

一个美貌绝伦的性奴了,男人们兴奋地揉着自己的肉棒,只有成进静静地不发一

声。

赵昆化的手伸进了亵衣里面,摸到阿琪胸前活动着,“又大又挺又滑,真不

错!”他满意地评价着。受辱的少女“啊”的一声,身体轻轻一抖,豆大的泪珠

滚滚直下。

“饶了她!”杨缃玲突然出声了,“只要饶了她,我什么都听你的!”口气

是如此的坚决。

赵昆化的手骤然停了下来,眼角一挑,道:“是吗?你是谁?”

“我……我是小玲婊子!主人!”杨缃玲答道。

“主人?哈哈哈哈……”赵昆化大笑起来,声音充满了整间屋子,震得耳朵

嗡嗡作响。他自己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得意,他感到自己好象完成了一件多

年的夙愿一样,他只管开怀地大笑着。

“把这小妞绑在一边,如果小玲婊子听话就不要碰她。”赵昆化一边说着一

边指挥着人将杨缃玲放下来。成进仍然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筋疲力尽的杨缃玲被松开捆绑后瘫在地上,女儿散乱的衣服无法遮掩住她冰

清玉洁的身子,正吸引着无数贼溜溜的眼光。“她长这么大了……比我当年还漂

亮。”但长得越漂亮此刻便越危险,杨缃玲太清楚这一点了。

阿琪心中一片慌乱,母亲射来的眼光充满慈爱,但她一点也不觉得温暖。心

中无法竭止的悲伤使她大声地哭着:“不要……”,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

那屈辱的雪白肉体慢慢爬向那淫魔的身旁。

“嘿嘿,小玲婊子!爬过来给我舔舔鸡巴!”赵昆化大喇喇地坐在那儿,得

意忘形地叫着。这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他以前为什么对待杨绡玲姐妹的手段会

特别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