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兵失利器

来源网络2018-12-05 15:26: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看着杨缃玲屈辱的身躯爬到脚下,她那美丽而倔强的面容此刻变得苍白无比

,赵昆化一阵亢奋,回想着这婊子往日种种,他突然道:“老子想撒尿,嘴张大

一点,全部给我吃下去!”

那边的阿琪“哇”的一声哭得更是厉害,但杨缃玲仍然面无表情,仿佛已将

一切置之度外了。她闭上眼睛,微微张开嘴,跪在赵昆化的脚边慢慢仰起头来。

赵昆化哈哈一笑,一条细细的金黄色水柱射了出来,喷到杨缃玲的脸上,溅

湿了她的脸。成进清楚地看到姨妈的眉头皱了一皱,那条黄色的水柱晃了一晃,

对准她的口里射了进去。

尿液迅速填满了杨缃玲的口腔,渐渐溢了出来。杨缃玲喉里咕的一声叫,听

任这腥臭的液体通过她的食道流入她的胃里。成进仍然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他的

肉棒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他禁不住伸手轻轻地摸着。

赵昆化大笑不停,甩了甩阳具,将最后的几滴尿液都甩到杨缃玲的脸上,道

:“臭婊子,好不好喝?”杨缃玲苦着脸,咽下了满口臭气,道:“好喝。主人

。”

“哈哈哈!那以后你就做我们的便壶吧!”赵昆化一把抓住她的头髪,也不

管她满面尿液,将她的头拉到自己胯下,“不过现在先让你主人爽一爽,弄点补

身的给你吃!”

阿琪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那高贵纯洁的母亲干着这肮脏的事,羞耻地闭上了眼

睛。而成进呆呆地站在那儿,一股无比强烈的暖气从丹田上烘了上来,他突然发

现自己已是满身大汗。

杨缃玲将脸都贴到赵昆化的胯部,轻柔地舔弄着他的肉棒。八年来,这根肉

棒不知多少次进入过自己的阴道和肛门,但却是第一次进入她的嘴里。但杨缃玲

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她出奇的冷静使赵昆化微感奇怪。

突然听得一声闷哼,杨缃玲骤觉一双手掌按到自己的屁股上,一根火热的肉

棒毫无征兆地骤然插入她的阴户,一捅到底。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继续专心地舔

着赵昆化的肉棒。她已做好了被奸淫的准备,所以即使后面的男人抽插着格外的

凶猛,她也毫不以为异。

赵昆化却是轻笑一声,道:“嘿嘿!这么急?”

这个男人是成进,他再也忍不住了。肉棒一进入姨妈那温暖而紧窄的阴户,

他的野性就无可竭止地爆发出来,他以他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狠狠地插着姨妈的

肉洞,他只觉全身被涨满了的郁闷之气憋得难受之极,他必须努力将它们驱逐出

去!

“姨妈的身体太美妙了……”成进俯下身去,双手用力揉搓着杨缃玲那对刚

刚被勒得发紫的乳房。上次对着姐姐时那份奇怪的乱伦快感在这一刻得到最痛快

的发泄,他只觉全身充满了能量。刚才面对的是同样的这一具美丽的胴体,他却

犹豫不前,但此刻他发觉所有的困扰和阻力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对的,他其实只

是一只淫魔,有什么理由去顾虑那不知所谓的世俗伦理呢?

成进顿感脑中豁然开朗,他发现原来一直想抛却而总是抛之不去的烦恼已经

统统被抛到九霄云外了。“我为什么老想着那些莫明其妙的东西呢?那有个屁用

!你喜欢干谁就干谁,没人不许你去干。”他尽情地享受着姨妈的肉体,脸上露

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突然间“哇”的一声惨叫,成进猛的一下定下神来。赵昆化正紧紧拉住杨缃

玲的头,叫道:“松口!松口!”几滴鲜血从杨缃玲的下巴滴到地上,赵昆化痛

得直咧牙,头上冒出点点冷汗。“这婊子咬我!快拉开她!”他惨叫着呼唤着帮

手。

呼啦啦一下子所有人都围了上来,成进只好暂停他的抽插动作。但没人能将

赵昆化的肉棒从杨缃玲的口里弄出来,赵昆化惨叫之声越来越烈,但眼露凶光的

杨缃玲仍旧使尽力气紧紧地咬住那根侵入她口里的东西。成进暗暗叫苦,这毕竟

是他的亲姨妈,他知道她这么干法会有什么下场,但却不知道等一下要怎么样才

能救她。

虽然杨缃玲惨遭折磨后浑身乏力,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却好象永远不会使尽

。终于她的身子“咚”的一下跌到地上,从被鲜血染红了的嘴里吐出一块物事来

!她的眼神恢复了她一贯的倔强,冷冷地看得被她重创的敌人,她露出了一丝胜

利的微笑!

赵昆化痛得抽搐起来,他那曾对无数女人行过凶的凶器,终于被一个被他凌

辱得最彻底的女人活生生地咬下!

“把这婊子给我活活地奸死!还有那个小妞!哇……”痛得声嘶力竭的赵昆

化哑着噪子吼叫着。

几个男人马上扑到杨缃玲身上,将她拉扯起来,两根肉棒一前一后侵入了她

的前阴后庭,无数的手掌用力地捏着她全身各个部位。口里还淌着血珠的杨缃玲

似乎没有感受到这一切,她的脸上仍然挂着那一丝微笑。女儿被擒使她八年来最

后的希望化为泡影,但她终于重创了仇人,她这具被蹂躏了八年的肮脏肉体,已

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她突然格格地笑出声来。

“小妹,不要怪我,他们拿你来威胁我,我是不会屈服的。因为我知道,他

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落入他们手中的漂亮女人的!”八年前姐姐的话言犹在耳

,杨缃玲深情地望了女儿一眼,“不要怪娘!娘宁愿你现在就这样死去,也不愿

你留下来让他们污辱……”

成进眼睁睁地看着姨妈被最粗暴的方式奸淫着,他们的任务是奸死她!成进

呆了一呆,赵昆化血红的眼睛令他不寒而傈。那一边几个人正在飞快地给阿琪一

边解着绳子,一边扯烂着她的衣服。成进低头看了姨妈一眼,她那坚毅的眼神使

他感到一阵阴森森的寒意。

成进顿感无计可施,摇了摇头,走到阿琪那边,道:“让开一点,这小妞我

来开苞!”他这个漂亮的表妹今天看来是逃不了被轮奸的命运了,那么她美妙的

处女之身又何必便宜了旁人呢?

成副帮主既开口,那几个本来以为可以拨得头筹的家伙只好收手,围在一旁

。看着这美人儿被奸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何况等一会少不了自己的份。

阿琪哭得红肿的泪眼恶狠狠地瞪着成进,她身上的衣服已被扯得七零八落了

,成进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一只手轻易地清除了她最后的遮掩。“你不要

怪我!你这笨丫头,居然会蠢到一个人想单挑龙神帮!明知道漂亮的女人送上门

来会有什么后果嘛!”成进心中这样暗暗告慰着自己,一只手开始轻轻地摸上了

她的胸前。

阿琪穴道被制,动弹不得,眼前便是那个屡次调戏于她的淫贼。“求求你,

一剑杀了我吧!”她可怜地哀求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她看得清清楚楚,一想到要

被轮奸致死,她汗毛直竖。

成进不答,他双手握着阿琪美玉般的一对乳房,轻轻地揉捏着。他曾经在梦

中多次见过的这具美丽的胴体已在掌握之中,他也曾经把对此的渴望加倍地发泄

到方漪蓉的身上。蓉奴?他的脸上绽起了笑容,他突然觉得自己好象理解了赵昆

化为什么会那么残忍地对待她的母亲和姨妈。

成进一只手抚弄着阿琪的乳房,一只手向下摸索着,摸上了她杂草丛生的阴

阜。阿琪身子轻轻抖了一抖,成进轻叹道:“阿茵我还没玩够,就这样给你一剑

杀了,多可惜!”手掌搔了搔她浅黑色的阴毛,两只手指按上她的阴唇。

阿琪“啊”的一声,双颊赤红地扭了扭头。成进手指抠了抠她的阴门,分开

她的双腿,将刚才没她母亲阴户中玩过瘾的肉棒凑了上去。阿琪可怜兮兮的样子

使他忽然觉得有点儿心疼,但丹田之间热烘烘的气流更使他兴奋。

肉棒顶开紧窄的阴道慢慢向里面侵入,阿琪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她只觉下

身传来一阵阵剧痛,她已经不再冰清玉洁了。恐怖的感觉阵阵袭来,阿琪看了一

眼头顶上那一双双淫笑着盯着她身体的眼光,昏了过去。

成进轻叹一声,心想这样也好,这小美人总是我的表妹,昏过去就少了很多

痛苦了,虽然奸起来不是太过瘾。龟头上碰到一点点障碍,成进脸上闪过微微一

笑,肉棒用力一戳,贯穿了阿琪的阴户。

阿琪眉头皱了一皱,轻哼一声,并没有醒转。成进舒服地轻吁一声,双手轻

轻揉着阿琪双乳,肉棒慢慢抽送着。处女干涩的肉壁将肉棒包着严严实实,温暖

的触感使他阵阵舒畅,成进不禁也轻轻“啊”了一声。

虽然帮中的大夫早就来包扎好伤口,那边的赵昆化还在痛得哇哇直叫。“奸

死她!奸死这婊子!”他恨恨地叫嚷着。成进摇了摇头,现在想劝说赵昆化饶了

姨妈一命实在不太可能。

“帮主,你还是回去歇回儿吧,这儿有我看着。”成进试探着道。

“他妈的!唉哟!也……也好!”赵昆化头上冷汗直冒,下体的剧痛也使他

有些顶不住了。但一看到杨缃玲嘴角那冷冷的一丝微笑,又吼了起来:“奸死她

!奸死她!我要看着这婊子怎么死!”

成进无法可想,又是一声轻叹,肉棒渐渐停下,双手在阿琪赤裸的身上乱摸

。这美玉一般的胴体越看越是心爱,他要最大限度地慢慢享受。何况他还不想这

么快就将这心爱的小美人儿交给他们去轮奸。

吴山泰绷着脸坐在不停地呻吟着的赵昆化身边,冷冷地看着这一切。这婊子

竟敢如此大胆,他心中也是一阵震怒。杨缃玲雪白的身躯被他的手下没命地奸淫

着,她圆睁的双眼渐渐闭了上去,身体终于无力地瘫下。吴山泰走上前探了一探

,转头对赵昆化道:“晕过去了,还没死!”

赵昆化哼了一声,叫道:“弄醒她!继续干!”一想到自己纵横半生,竟给

这婊子就这样废了武功,越想越怒。禁不住又吼起来:“狠狠地干死她!”眼角

一瞥,见到缩在墙角半晌不作声的秦晶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赵昆化一张

马脸顿时涨成猪肝色。

“这贱人在笑我!”赵昆化一阵急怒攻心,一想到他收藏着的那么多美人从

此之后再也无法享用了,气得头脑一阵发昏,突然大叫一声,竟尔昏了过去。

成进心中一动,忙道:“晶奴快扶帮主去阿茵的房里歇着!”转头对吴山泰

笑道:“吴寨主,那婊子死了没有?我还没玩够她呢,可真舍不得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