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惊怵女奴

来源网络2018-12-05 15:29: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一听问起青儿,虎子的心情骤然好了起来,笑道:“她乖着呢,什么活都揽

了。她在对面那间房给我缝衣服呢!”

“对面的房?”成进一愕,“亏你居然有空还去收拾多一间房!”

虎子哈哈笑道:“是青儿收拾的,收拾得可干净呢!我哪有这个空!”将手

伸进一只木笼子里,在赵霜茹的胸前一抓,“我忙这都忙不过来呢!哈哈!这两

个笼子也是青儿做的,怎么样,还不错吧!”成进点了点头。那两个木笼子大小

适宜,刚好容得一个人蹲在里面。

“青儿倒是个乖孩子!”成进道。一想起此行的目的,眉头皱了一皱,望了

一眼虎子,“还给你缝衣服?”虎子嘿嘿一笑,挠了挠头,笑道:“她很听话的

,又乖巧,服侍得我也挺舒服的,就可惜小了一点,没奶子。哈哈!”

成进干咳一声,搂了虎子的肩膀,走到房外。虎子指着对面一间上了锁的房

道:“青儿就在那里。”里面还透出昏暗的灯光。成进道:“我不是跟你说这些

……”将这一个月的情况告诉了虎子,叹道:“如果不快点让赵老贼跟罗知府打

起来,就……”摇了摇头。

虎子盯着成进的脸,道:“你的意思,就是说赵老贼不肯出马,要逼一逼他

是不是?你有什么好主意?”成进顿了顿,看了一眼对面的房,沉声道:“主意

终于想到一个,一定可以逼得他狗急跳墙的,只不过……”轻声在虎子的耳边说

了几句。

虎子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眼直直地盯着成进,突然大喝一声:“不行!”一

甩手走回屋子里,坐在床上赌气。成进跟着走了进来,倚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他

虎子坐在那儿呼呼直喘气,半晌,抬头看了成进一眼,嘟囔道:“她真的很

听话……我……我费了很多工夫的……”成进道:“你舍不得她?”虎子猛的点

了点头。成进道:“可是我已经决定了!”虎子脸刷的一下全红了,急道:“没

有别的办法了吗?”成进摇了摇头。

虎子跳起身来,叫道:“我……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贴心的人,你也

不给我!你……你就不肯为我想想!我只当我是一条看门的狗!”

成进冷笑一声,一把抓着虎子的前襟,一手指指被关在笼子里的赵家姐妹:

“看门狗?有这样漂亮的女人任你玩,天下有这样舒服的看门狗吗?你舍不得一

个不知所谓的小丫头,那我呢?我呢?我……我牺牲了我的亲姐姐、我的亲姨妈

,还有我的亲表妹!我硬着心肠看着她们每天被赵老贼百般凌辱!你以为我心里

很好过吗?”瞪红着眼,呼呼喘着气,一把将手从虎子胸前甩了开来,道:“你

别告诉我你喜欢上这丫头了!没用的东西!”

虎子给他一喝,气也馁了,低头道:“当然……当然不是。只是青儿很惹人

疼。我不忍……”又看了一眼成进,低着头走到对面,开了门锁。

听得里面一声稚嫩的嗓音:“虎少爷……衣服还有一点就缝好了,你先看看

合不合身……”

虎子双目通红,一言不发地拖了青儿走出来。青儿一见成进阴沉沉的脸,吓

了一跳,颤声道:“二……二姑爷,您……您来了……”手里犹自拿着那件行将

缝好的毛衣,轻轻发抖。

成进笑道:“虎少爷说你很惹人疼。过来,我疼疼你!”瞧了虎子一眼,

“想疼她吗,今晚给你疼个痛快!”

……

“青儿确实很惹人疼呢……”成进一边轻轻插着青儿的阴户,一边轻轻抚着

她的脸。虎子闷声坐在一旁。青儿已被两人轮着奸了一晚,早已气息虚弱,还仍

然勉力扭动得身子,迎合着成进的动作。

成进看了虎子一眼:“你还要不要再疼她一下?”却见虎子眼角凝泪,转过

头去,轻轻摇了摇头,今晚他已经在青儿身上泄过三次了。

成进点了点头,双手顺着青儿的脸向下摸索着,按到她的脖子上,突然猛力

一捏!

青儿没能叫出声来,但一旁蹲在笼子里的赵家姐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声

尖叫骤然间直上云宵……

次日一早,太湖帮的使者带了成进和吴适去了。吴适这家伙果然以他伶俐的

嘴功说得赵昆化同意他跟成进一齐去。

一路上吴适兴高采烈,一张嘴巴说个不停。成进却是沉默不语,一边想着此

去若真见到母亲时该当如何是好;一边还得忧心吩咐虎子的事有没有办妥,那赵

老贼会有什么反应?

到了太湖时日已过午,那帮主李登虽没见到赵昆化略有不悦,但成进既是龙

神帮的全权代表、未来接班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反而看这小子年轻,应比老赵

容易对付,倒也心中窃喜。

成进跟吴适也就客套几句,到大堂中坐定。堂中自是早已备好酒席,恭请成

副帮主和吴少侠入座。

入席未几,李登便于是开始滔滔不绝地诉苦,说他们有不少兄弟莫明其妙地

失踪了,几个在外面的分舵也全部覆没,很象是官府所为,太湖帮危在旦夕。

“贵帮赵老哥一向跟官府厮熟,不知能否……”

成进呵呵笑道:“这个嘛……李帮主您也知道,这个新上任的知府很是不好

惹,跟以前那些官儿不同。我们赵帮主跟他的交情……也不是很熟……”只字不

提龙神帮其实碰到的麻烦更大,口口声声只说难处,却也不拒绝李登的请求。

李登暗暗瞪了他一眼,拍一拍手,内堂走出一名仆人,托了一盘亮闪闪的银

子。李登笑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若赵老哥和贤侄能帮这个忙,自当另备

厚礼相谢!”

吴适看得眼都直了,成进却道:“无功不受禄,这却如何敢当!反正小侄二

人也不急于回去,想在此叨扰一两天。”坚决不受银子,抹了抹嘴,站起身来,

“我跟吴兄弟骑了半天的马,有点累了,想……”

李登又瞪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是我糊涂了,老夫这就陪二位贤侄去客房

休息。”站起身来,领他们走向后堂。

一踏入后堂,吴适忽笑道:“听说李帮主的艳福不浅呀,每天都在温柔乡里

逍遥快活……”

李登顿时大悟:“他妈的,年轻人爱色,老头才爱财。我是真糊涂了!”哈

哈笑道:“二位贤侄如果不弃,老夫这儿倒有一些新鲜货色,去瞧瞧如何?”成

进跟吴适对望一眼,微微一笑,也不客气,成进道:“李帮主的得意货色,小侄

倒想开开眼界……”李登哈哈大笑,道:“那这边走。”心想一般的货色这两个

小色鬼未必会稀罕,须得弄点真正新鲜的,或能哄得他们高兴,才好办事。

一路走入后堂,成进心中七上八下,知道多走一步,就离母亲身边近了一分

三人走入一间敞大的房间之内。成进看这房间果然布置得颇为花巧,显然是

专门用来玩女人的场所。只是房中居然一张椅子也没有,只是铺了厚厚的地毯。

于是三人团地坐下。

进房之前李登就已向一个婢女交代了什么,片刻间,一个一丝不挂的小女孩

跪着用膝盖走了进来。吴适叫道:“哇!这么小的妞……”那女孩充其量就七、

八岁年纪,身形未足,不过明显是个美人胚子。她一进来,立刻对李登道:“主

人,奴儿来了。”双眼向着成进和吴适扫了一扫,吴适的裤子立时撑了上来:

“李帮主,你到哪里去找了个这样绝色的小妞呀……这么小就已经……长大一点

还不把全部男人都给迷死?”

李登捋须笑道:“呵呵,奴儿可是我这里嘴上功夫最好的!从三岁起就专吃

男人精液长大的。嘿嘿,自己养大的,又听话又懂事,费了我不少心血呢!将来

一定会是天下最好的性奴的!奴儿,这是成少爷,这是吴少爷。去,请成少爷给

你甜品吃!”

那奴儿应声道:“谢谢主人!”仍旧用膝盖走到成进跟前,道:“请成少爷

给奴儿甜品吃……”自行去解成进的裤带。

成进看这奴儿,虽然年纪尚幼,稚气未脱,但确是长得天姿国色,十年之后

即使比之自己的姐姐嫣儿恐怕也只好不差。只是她的面容看着甚感亲切,心中不

由涌进一阵疼爱之意。忽道:“奴儿还未破瓜吧?”李登笑道:“再过几年吧,

到十岁也就差不多了。现在还太小,很容易把她的小穴弄坏的,那就太可惜了。

嘿嘿,其实我也有几次差点就上了她啦,终于还是忍住了。”

正说话间,奴儿已除下成进的裤子,伸长了舌头在成进的龟头上轻轻一点,

然后轻轻将龟头含到嘴里,一丝一点地慢慢深入。嘴唇和舌头的动作都轻柔之极

,成进只觉每一下触碰似乎都点到自己的兴奋点上,肉棒骤然间暴涨起来。李登

笑咪咪地看着他,道:“怎么样,不错吧?这个奴儿每天都要做七、八次的。”

吴适问道:“这么多,哪来这么多鸡巴?”李登哈哈笑道:“排队呀!太湖帮几

十个人,每天七人,按时喂奴儿吃甜品。都三、四年了,天底下也没哪位婊子吃

过这么多甜品吧?哈哈!”吴适啧啧连声:“亏你李帮主想得出来,这妞儿到长

大了,可真是……可真是……”却是想不出什么词语来。

成进肉棒奇爽无比,但心中却老有点阴森森的感觉。忽问道:“这小妞是哪

来的?”

李登笑道:“当然不是我生的!八年前我跟你们赵帮主讨了一位美女来,谁

知一来之后才发现原来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孩。呶,就是奴儿了!”成进一听

,脸色倏地一下骤变,肉棒按耐不住狂喷而出。那边吴适已哈哈大笑道:“那美

女一定是玲婊子啦,杨绡玲,是不是?”李登笑笑点了点头:“我想你们也没人

知道她的亲爹是谁吧?听说你们全帮的人都奸过杨绡玲,是不是?”

成进此刻心中可真是什么滋味都有,低头见奴儿正认真地舔干着每一滴精液

,如同见到美味佳肴一样,贪婪地卷着舌头吞下肚去。“她是我的妹妹!”但这

个幼小的妹妹根本就不懂她正在做的是怎样羞耻的一件事,对她来说这只是常家

便饭。成进突然感觉自己太可悲了,亲娘和亲姐姐被沦为色魔的性玩具后,连这

么小的妹妹也这样!

“也许她不懂得羞耻,也就不会痛苦。但比起娘的坚贞不屈,姐姐的委曲求

全,她们之间是谁更可悲?又是谁最痛苦?”成进心情骤然间恶劣无比。

这时奴儿已转到旁边含着吴适的肉棒了,吴适一只手伸在她还未发育的胸前

,轻摸着她小小的乳头,笑道:“原来是玲婊子的女儿,怪不得怪不得……”呵

呵地笑着。成进正尴尬间,吴适却又突然大叫起来:“哇,八年前我也奸过玲婊

子,这妞儿不会是我的女儿吧?”李登哈哈笑道:“你们一百多人都奸过她,没

这么巧吧?”吴适笑道:“我想也没有吧。不过我爹奸过玲婊子很多次,说不定

她是我的妹妹呢!”

成进实在不想再听下去,清了清嗓子,道:“听说她娘还在你这里……”吴

适忙接口道:“对呀对呀,我们成副帮主久仰她的大名,想得快发疯了!”成进

狠狠瞪了他一眼。李登干笑道:“既是成副帮主有兴趣,老夫自然不能藏私!”

这时吴适也完事了,奴儿舔干了精液,摇了摇屁股,慢慢爬了出去。李登道

:“她娘以为这小妞养不大,我不想让她知道。”吴适忙道:“我们明白。”于

是李登招呼外面的婢女去领人。

成进心中又是一阵剧跳,外面又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铃声。

是如此的熟悉,就跟那天初遇姐姐时一模一样!

成进再一次寒汗透背,他终于,日思夜想地等了八年之后,他终于再一次见

到她的母亲!但这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娘。他看过姨妈的苦难,他以为娘一定也是

那样,可是……

母亲是一丝不挂地爬进来的,脖子上拴着一个皮圈,两只圆滚滚的乳房下面

吊着两只小铃铛,还在叮叮作响。

这简直就跟姐姐一模一样,成进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这确实、确

实是他的亲娘!正浑身发热的成进突然间一阵寒意直透上背……

就在成进重逢亲娘的时候,在龙神帮总坛,一个密封着的大大的木箱送到赵

昆化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