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失魂惊艳

来源网络2018-12-05 15:30: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赵昆化满腹狐疑,心中七上八下,命人打开箱子。

里面果然是一条女尸!全身赤裸,布满着伤痕。尸体的下身一片狼籍,还在

慢慢地渗出血珠。

“是三小姐的丫环青儿!”有人叫道。

赵昆化心中一跳,凑近一看,果然是青儿。只见她双眼圆睁,舌头都吐了出

来,胸前被划了七、八刀,两颗小小的奶头也离身而去。她双手犹被捆在身后,

形状惨不惨睹。

赵昆化一颗心扑扑直跳,青儿是同他的瑶儿一同失踪的,现在瑶儿怎么样了

……一瞥之下,见青儿下身有些异样。于是命人扳过她的身子,却是一个牛皮信

封被卷成一条,塞在青儿的屁眼之中。

“赵大官人如晤:日前小女二人承蒙惠赐,沐恩数日,今当以涌泉相报也!

昔者赵大官人赐下官些微薄面,饶了小女后庭,本当同礼相待。然令爱国色天香

,老夫及诸下人实甚爱怜,不觉间偶有犯之,赵大官人海量,擅越之处,想必未

致见怪!令爱桀傲不恭,屡犯吾意,此赵大官人不教之过也,本拟代官人严惩之

。惜乎令爱貌若天仙,老夫及诸下人每日乐之不疲,实不舍之矣,乃以一婢代之

。望令爱日后自惜其身,知礼事主,勿迫下官再下重手也。冒昧之处,下官日后

自当登门谢罪!苏州知府罗参谨拜。”

这信半文半白,文理殊为不通,且连一颗印鉴也没有,实非饱学之士所为。

不过龙神帮等人均不过颇识几只字,哪里识得其中破绽?

赵昆化暴跳如雷,大吼大叫,一张马脸涨得通红,气喘不已。只怕再耽误下

去女儿性命不保,立时指兵点将,誓与罗参决一死战。虽有贤明之士在旁劝曰:

敌暗我明,彼官我贼,决讨不到好去。但此刻的赵昆化却又如何能听得进去?

此时的成进自然不知道他的诡计已经得逞,他陷入一片迷乱之中。

但他的母亲却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她如往常一样顺从地翘着屁股爬到

李登的脚边,将她漂亮的脸蛋贴到他的脚掌上,伸长着舌头轻轻舔着他的脚趾,

将那脏兮兮的脚趾头一只只含入口中吮吸着。李登笑笑着拍一拍她的屁股,她肥

大的屁股便开始慢慢摇了起来。她眯着眼睛,似乎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只顾

着仔细地舔着她主人的脚趾。她一对雪白的乳房沉甸甸地垂在身下,随着身体的

扭动荡来荡去,将那对系在她奶头上的小铃铛摇得叮叮作响。

李登得意地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两个顿时不知所措的后生小子。

不仅成进呆了,吴适也呆了。“她……她……她真的是玲婊子?”吴适结结

巴巴地问道,他实在难以置信。

李登呵呵一笑,抬了一抬脚掌,他脚下的女人立刻将脸偏了回去,暂停她的

服务。李登道:“玲奴,告诉吴少爷,你是谁!”

女人慢慢抬起头来,将脸转向这边。成进心中一恸,生怕给认出来,一手捂

着下巴,将头稍稍扭偏一边。“她真的就是我的娘吗?”成进几乎要掉来泪来,

这绝对不是他心目中神圣的母亲,但女人那张虽面无表情但清澈秀丽的脸告诉他

:李老头这个驯顺的女奴,确实就是他的母亲,确实就是那位曾威震江湖、曾宁

死不辱的玲珑一剑杨绡玲!

“奴婢是主人的奴婢。”女人脸对着吴适,说这没头没脑的话时眼也不眨一

眨。李登笑笑着点点头,道:“还有呢?”

“奴婢原名叫做杨绡玲,以前是武昌春华门掌门慕容栊的妻子,但现在奴婢

的人已经是主人的了。主人要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做什么。”杨绡玲面不改色地

继续说着。

李登嘿嘿道:“吴少爷问你什么,你还没回答呢!”杨绡玲举头轻轻扫了吴

适一眼,缓缓道:“奴婢……奴婢就是吴少爷以前的玲婊子!”

成进既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为什么会

这样?”成进已经为见母亲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眼前的情景却是他始料未及

的,顿时方寸大乱。

“怎么会变成这样?”吴适也在想同一个问题,不同的是他问了出来。

李登微笑不答,一手伸到杨绡玲的胸前,慢慢揉着她的乳房。丰满的乳房在

他的手里不停地变着形状,挂在乳头上的铃铛叮铃铃地胡乱响成一片。

杨绡玲跪在地上,挺直了腰板,将身子凑到李登的身旁,让他可以更顺手地

玩弄自己的乳房。她一只手还轻轻地抚摸着李登的大腿,一付小鸟依人的模样。

这边的成进已说不出话来了,他眼直直地傻盯着眼前的景象,而他旁边的吴

适正在不停地往喉里咽口水。

李登微微一笑,手上稍稍用力,道:“骚穴痒了吧,让两位少爷瞧瞧!”

杨绡玲轻应一声“是”,左腿仍跪在地上,右腿立了起来,成单腿跪地之姿

。她右腿慢慢向旁分开,露出光溜溜的阴阜。

“剃……剃光了……”吴适咽下一口唾液,眼光直盯着杨绡玲的阴部。只见

她右手慢慢摸到自己的阴户上,轻轻磨了几磨,中指便即插了进去,随即发出一

声轻哼。

成进口干舌燥,他清晰地看到母亲的阴户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银环,洋葱般的

手指隐没在她自己的肉洞里面,不停地轻轻颤动着。而她的身子,随着手指的力

度渐渐加大,开始同步地颤抖起来,她微张的嘴唇中不停地发出摄人心魄的呻吟

声。

“娘……”成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淫贱的一幕,“她真的变得如此淫贱了

?她是真的愿意这样吗?”阳光射进,他看到母亲的手指上隐隐约约闪了闪光,

他知道她的手指已经湿了。

“很舒服是吧?玲奴。”李登一把将杨绡玲揽在怀里,两只粗糙的手掌用力

地揉搓着她的双乳。杨绡玲上身仰在他的身上,无法保持跪姿,干脆脚掌着地,

双腿大大分开,右手两根手指更加用力地插着自己的阴户,左手也捂到下阴上,

拨弄着自己的阴唇阴核,口里早已声音含糊了:“是……我……我要……”

李登淫淫笑道:“呵呵,两位少爷会要你的。去,向成少爷和吴少爷问好!

”左手离开她的乳房,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拍。

成进心中一惊,伸手摸摸自己的鼻子,捂住了半边脸。杨绡玲举目望来,看

了他一眼,果然未觉异常,又看了吴适一眼,道:“成少爷!吴少爷!”四肢着

地,翘着屁股向这边慢慢爬过来。

成进刚才的裤子还没拉上,沾满着妹妹唾液的阳具露在外面,不知从什么时

候起,又重新朝天高举了。女人的体香已飘到身边,这熟悉的气味现在闻着,真

是恍如隔世。“这……这可是我的亲娘……”成进来太湖之前,虽说对此已有所

准备,但此时此刻,那股他曾经挥之不去、却以为已经将其彻底抛弃了的犯罪感

又重新驾临到他的身上,而且比以往来得更是强烈。但是,他的肉棒却是正朝着

亲娘怒立着。

一双温柔的手开始轻轻摸着他的肉棒,娘亲在龙神帮中受到的种种凌辱的镜

头,飞快地在成进的脑里闪过,他看过的姨妈被凌辱的形象,都换成眼前的这个

至亲但却至美至艳的女人。“要是把她绑着吊起来……”这个念头刚刚闪出,便

被成进自己硬生生地打断了。“不能这样想,人人都可以,就是小进不行!”他

咬了咬牙,干脆闭上眼睛。他的肉棒已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腔道里面,他知道这是

他娘的小嘴,那无与伦比的触觉,几乎翻动着他体内每一个快乐的细胞。

“我忍不住啦!”忽听吴适一声怪叫,成进张开眼来,吴适已跪在母亲身后

,一手按在她的屁股上,挺着肉棒正朝着她的屁眼插下去。成进眼睁睁着看着自

己伙伴的肉棒是如何插进自己母亲的屁眼里面,而他的母亲,还慢慢地摇着屁股

,口里发着舒服的呻吟着。

成进发现自己再也忍不住了,他的肉棒不听指挥地跳动起来,炮弹般的精液

直喷在母亲的口腔里面,他似乎还是第一次这么快。

“哇,怎么这么快?”吴适一边喘着气插着杨绡玲的屁股,一边咧大着嘴问

道。

成进诎诎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母亲还趴在他的胯下,用嘴小心地为

他清理着肉棒,极其认真将舌头掠过他肉棒上的每一寸。成进突然感到非常的不

舒服,他一炮过后,原本浪涛汹涌的性欲一刹之间突然无影无踪了,换之而来的

是一阵莫名的失落感。他觉得他的肉棒在母亲的口里好象有点麻木了,几乎是一

股莫名其妙的厌恶感,他突然冒出想打胯下这个贱人一记耳光的冲动。

但他终究没有打,他忍住了,这毕竟是他的母亲。而眼前的吴适却在嘻皮笑

脸地享用着母亲的肉体。成进狠狠地瞪了吴适一眼,他从来也没感到有个人比现

在的吴适更加可恶。

不过吴适也维持不了多久,他没有感觉到成进眼神在隐含的恶意,只顾着尽

情享受着杨绡玲的后庭。他突然拨出肉棒,转而捅入她的阴户中,一插到底,猛

插几下,也射了出来。杨绡玲一直在轻轻地呻吟着,还轻轻地舔着成进那已没有

感觉的阳具,但这时吴适抓过她的头去,命她用嘴去清理他那灿烂斑驳的肉棒。

成进冷冷地看着,母亲的屁股现在正对着他,那两个刚刚被吴适的肉棒插入

过的肉洞正微微地敞开着。成进心里一阵不舒服,剔除了性欲的成分,他终于发

现他面对这个母亲时,剩下的只有愤怒、只有伤心、只有羞耻,他发现自己居然

能够这么清晰地分辨出这些感受。

吴适心满意足地一边拨弄着杨绡玲的头发,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他的肉棒

在杨绡玲的小嘴之中又开始跃跃欲动了。“啊哈,李帮主,我可真服了你啦!这

婊子你是怎么搞得她这个乖的,我们赵帮主一定不会相信的!”

李登哈哈笑道:“这个嘛……我自有办法!”

成进眼神直射在李登的脸上,心中寻思母亲不象吃了迷魂药,因为她知道自

己就是“玲婊子”,也不象是被迫的,因为她看起来很享受,倒象是她自己很喜

欢这样的。但这又怎么可能呢?母亲是这样的倔强,即使没有反抗,也没理由变

得这样顺从、这样贱呀?

“到底是什么办法,让我们后民辈学两招嘛!李帮主!”成进强笑着,一字

一句说道。

李登捋一捋胡须,轻轻一笑,摇头道:“两位贤侄,不是我不肯说,只是太

普通啦,一说出来就不值钱啦!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