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飞魂之梦

来源网络2018-12-05 15:31:1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吴适笑道:“很普通?我就不信啦,我们赵帮主搞了那么久,这婊子还不肯

听话,李帮主一定有绝招不肯说呀……”示意杨绡玲停止舔他的肉棒,反手将她

揽在怀中,在她赤裸的胴体上上下其手。杨绡玲听任他玩弄,乖乖依在他的怀里

,双手也在吴适的身上轻抚,对他们对她的议论恍如不觉。

李登哈哈笑道:“老赵只晓得一味用强,他那两手对付一般的女人可以,但

对付象她这种特别的女人,就不管用啦。我的办法确实很普通,只是老赵不屑用

而已,哈哈!”发现成进神情古怪地冷冷看着吴适玩弄杨绡玲,笑道:“成副帮

主这么快就玩厌啦?”

成进干咳一声,强笑道:“不是……不用这么急吧……刚刚才……”慢慢坐

上前去,轻抚着杨绡玲的小腿。杨绡玲见他近前,轻哼一声,将腿伸到他跟前,

挂到成进的腿上,脚背慢慢撩向他的阴部。

母亲在这情形下还主动来挑逗他,但成进此刻只觉胸中一股闷气沉甸甸的,

似乎压住了一切欲望。他一手机械地抚摸着母亲的小腿,另一手轻轻提开杨绡玲

的脚。而他的同伴可便没这么正经了,吴适的三根手指已捅入杨绡玲的阴户之中

,伴随着她的淫水和他的精液一出一进的,另一只手还在用力地猛揉着她的乳房

。杨绡玲半眯着眼睛,口里哼哼哈哈,屁股轻轻地扭动着,一副淫荡的模样。

李登哈哈笑道:“吴贤侄,这女人生过三个小孩的,你只有三根手指,怕弄

坏她呀?”成进一愕:“三个?”随即反应过来,那奴儿便是母亲的第三个孩子

吴适道:“对呀!成大哥,来见识一下玲婊子的名器吧……”将五根手指捻

在一起,重新慢慢插入杨绡玲的阴户。

杨绡玲身子一颤,突然反身紧紧抱着吴适的大腿,大声呻吟着,双腿不由挣

扎起来。吴适皱眉道:“成大哥,帮忙一下抓紧她的腿好不好?”成进冷冷看了

他一眼,默默捉住杨绡玲两只脚踝,向两旁大大分开。吴适的手掌已经进入母亲

的阴道内,将那一线肉缝撑成大大的一个洞,杨绡玲大声地哭叫着:“不要……

好疼……”身体挣扎得更是剧烈,但却不能阻止吴适的手臂一点点地慢慢深入。

成进仍然阴着脸,母亲的哭叫此刻在他的心中竟然产生不了一丝怜悯。他咬

一咬牙,双臂更用力一挥,将她双腿分得更开。“贱人!你不是我娘!你不是!

”他胸中突然怒火大炽。

吴适半只上臂已经伸入杨绡玲的阴道之中,几根手指也探入她的子宫里。杨

绡玲全身冷汗直冒,不停战抖着,哭叫更是凄厉。吴适哈哈大笑,手臂突然轻轻

一转,几根手指向着肉壁弹了几弹。杨绡玲这下更是受不了,一声惨叫,粉脸雪

白,身子急抖几下,双手慌乱地击打着地面,面色青白。

吴适哈哈笑道:“夹得好紧……哈哈,玲婊子!”手臂伸了一伸,竟然在她

阴道中抽送起来。

“啊……不要!救命……好疼……”被玩弄的女人大声地哭叫着,剧烈的颤

抖使她胸前的双乳猛烈的抖动着,一波一波起伏不停,将拴在奶头上的两只小铃

铛震得叮叮作响。

吴适笑个不停:“哈哈,好玩!”手臂轻轻旋了一旋。杨绡玲又是一声大叫

,突然探起上身,双手一下紧紧抓住吴适那一截还侵在她体内的手臂,求道:“

不要……求求吴少爷饶了玲婊子吧。玲婊子的贱穴受不了啊……”

成进眼眶一红,眼泪几乎便即涌了出来。她真的变得这么贱了?自己心中是

什么滋味,他也说不清楚。只是心下一软,扯住母亲双腿的手松了一松。

但杨绡玲并不觉得,她的双腿还是那样张开得大大的。她一脸可怜地看着这

个比她小一半的小子,她女人的秘处正遭遇他无情的蹂躏。但……

“啪”的一声响,吴适一记耳光狠狠扇在杨绡玲的脸上:“臭婊子!老子想

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知道吗?把手放开!”将打完她耳光的手按到她胸前,抓

着她一只乳房,用力地扭了起来:“肉感不错嘛,嘿嘿!”

杨绡玲胸前又是剧痛,几滴眼泪溅了开来,轻轻瞥了吴适一眼,松开了双手

吴适嘿嘿一笑,一手按住杨绡玲一只左乳,一手突然使力,半只手臂在杨绡

玲阴户上进进出出。

杨绡玲仰天躺在地上,急剧地呜咽着,赤裸的胴体在猛烈的蹂躏下在不停地

抖动,一对乳房左右乱摆,叮叮铛铛的铃声响个不停。

突然吴适哈哈大笑起来:“这婊子可真是贱!”将他的手臂从杨绡玲的阴户

中慢慢抽了出来,“你看,全湿了!”

李登呵呵一笑,微笑不语。成进心中又是一沉,他清晰地看到吴适的手掌还

在向下滴着透明的液体,而那刚刚被撑开的阴户正在慢慢合上,但那蜜洞之口亮

晶晶一片,成进知道那是什么。

吴适将湿淋淋的手在杨绡玲的脸上抹了两抹,笑咪咪道:“玲婊子,你真贱

!”

杨绡玲闭着眼睛,轻轻嗯了一声。吴适道:“睁开眼看着我!说,你贱不贱

?”

杨绡玲乖乖张开眼,红着脸看了吴适一眼,轻声道:“贱……”吴适笑道:

“嗯,贱婊子,把你自己的东西舔干净。”将沾满着她体液的手放在她嘴唇上。

成进神色木然地看着他的母亲是如何一根一根地吮吸着吴适的手指,再如何

伸长着舌头细心地舔着他的手掌,象在吃着什么美味佳肴一样将混杂着吴适的精

液的她的体液咽下喉去。她娇媚的脸色怎么看也不象是个饱遭折磨的女侠,只不

过是个发情的淫妇!

“我心里的娘不是这样的!”成进胸口一片翻滚,有股声音在大声地喊着。

从别人口中听说的那个给赵昆化百般凌辱虐待的娘,固然让他心疼,但丝毫没有

减弱他对她的尊重。

“这些年来我在做什么?就是为了救她?”成进突然间感到一片茫然,他觉

得好累好累。

“成大哥,发什么呆啊?这女人你想了好久啦,今天还不过来玩个够本啊?

”吴适嘻嘻哈哈地叫他。

成进嗯了一声,道:“我突然头有点疼。李帮主,麻烦您给我安排个地方先

休息一下。”

吴适诧道:“怎么了?”见成进好象对杨绡玲兴趣不大的样子,不由大感奇

怪。

成进摆摆手道:“没事,可能有点累。”知道吴适想破头也想不到这关系,

便不再理他。

李登咳了一声,笑道:“既然这样,成副帮主就先去休息一下吧。”当下吩

咐两个丫环带成副帮主去厢房休息。

躺在床上的成进心潮澎湃,往事一幕幕在脑中掠过。他父亲临死前那绝望的

眼神、他的岳父兼大仇人那诱惑的笑容,还有他母亲……当年的英姿,当年对他

的宠爱,当年……

“我在干什么?”成进心中叫道,“我一直都在干什么?”

眼前仿佛飘荡着一具具美艳的肉体,赵家三姐妹、方漪蓉、姐姐、姨妈,还

有……还有……成进忽感浑身炙热,身下的肉棒不知不觉渐渐竖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成进仿佛感觉一双双温柔的小手正在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身体。

他睁开眼睛,一对饱满的美乳就贴在他的面前。“小进,吃奶了……”是娘的声

音。

美丽的乳房没有一点穿过环的痕迹。成进用力吮吸着娘的乳头,甘甜的乳汁

顺着他的喉咙流入他的身体,慢慢地扩散开来,扩散到他身体的每一处,暖暖地

好舒服。真是好吃!成进双手紧紧地握住娘的两只乳房,把两只乳头都含在嘴里

,用力地吮吸着……

“小进真乖……”娘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

“啊……”成进喉中轻轻哼了一声,真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

还有别人……成进看到围在他身边的,还有很多女人,她们全部都一丝不挂

,她们一个个都美艳绝伦。哦,她们我都认识!

是姨妈,她慈祥地对我笑了一笑,伸出舌头在我的卵袋轻轻地点了一点,真

舒服……她就这么轻轻地舔着,慢慢将两只蛋蛋分别含到嘴里……

还有姐姐,正在温柔地舔着我那冲天的怒棒,她的舌头是如此轻柔,好象怕

弄疼了我一样。“姐姐真疼我呢……”我幸福地想着,轻轻地揉了揉娘那柔软而

丰满的乳房,又一股温暖的乳汁流进口里。

还有方漪蓉,她轻轻地舔着我的耳垂,两只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擦着我的肩膀

,她轻声说:“蓉奴要一辈子陪在主人的身边,好好地侍候主人……”而她的表

妹,也是我的表妹阿琪,收起了她的冷漠,对着我嫣然一笑,羞涩地低下头去,

将她美丽却赤裸的胴体轻轻依偎在我的身上。

当然还有赵家姐妹。我的灵儿在亲吻着我的额头,“相公,灵儿永远都是你

的人。不要抛弃灵儿啊……”“我不会的,灵儿乖……”我心中开心地叫着,轻

轻拍一下她的屁股,还是那么的圆滑。而我的茹奴和瑶奴,一左一右靠在我的胸

前,高高地翘着屁股,两条温柔的舌头游弋在我的胸口,真舒服!我摸了摸她们

的头,两个温顺的奴隶就开心地摇了摇屁股,她们也真乖……

嗯,还有人在舔我的脚趾,是她们的母亲,我的丈母娘!哈哈,她带着她的

妹妹,神色木然却十分认真地干着活。两姐妹的乳房轻轻磨着我的小腿,肥大的

屁股侧面正对着我。“赵老头的老婆保养得真好,他一定很少去疼她!”我淫淫

地笑着……

我真是太快乐了,我那不知疲倦的肉棒穿透了一个个欲仙欲死的美穴,忘了

白天和黑夜。那一群天下最漂亮的美女时时刻刻伴着我,把她们最美妙的肉体呈

现给我,最温柔地服侍着我。我真是太快乐了!!!

突然,在我面前多了一个人,是我岳父!他说:“阿进,玩得很过瘾吧?让

我也玩玩?”然后他一下把娘抱了过去。娘不许,说“我是小进的”,可是他不

管,他就在我的面前强奸我娘。我娘哭了,她挣扎着,我跳过去想去帮她,可是

我怎么也打不倒他。他哈哈大笑着,用力地奸淫着娘,我打他,可无论怎么用力

打,他都好象一点感觉也没有,只知道哈哈大笑地强奸。

他奸淫完娘了,娘趴在地上呜呜地哭着,然后我发现娘身上的轮廓越来越淡

。我大叫大喊,但娘的影子最终还是慢慢地消失了,看不到了。我问岳父,想要

还我的娘,可他不理,他又哈哈大笑去强奸我姐姐。

我要疯了,我的美人们一个个都被他强奸了,强奸完后就消失了。他是个禽

兽,连他自己的三个女儿也不放过,一边强奸着她们还一直在哈哈大笑着!

我眼前没有美人了,一个都没有,全部消失了。他也消失了,就象我娘她们

那样,淡淡地隐去了,只留下他那哈哈的大笑声还经久不绝……

我孤独地站在那儿,站了好久好久,我不知道有多久……

终于,远远的有人走过来了,他拿着一把剑,指着我走了过来。

“爹……”我叫他。

可他一脸铁青,一剑向我劈了过来。他骂我:“我杀了你这认贼作父、荒淫

无耻的逆子!”

我没有避,我不知道为什么不避。我只知道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脖子上传来,

然后我的头飞了出去。我的眼睛看着我的身子慢慢地软倒,很多血、红红的血,

从我脖子里猛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