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巨枭禅退

来源网络2018-12-05 15:37: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见到姨妈和姐姐的裸体,本就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这下阿琪柔若无力的

赤裸胴体就在怀中,她那我见犹怜的眼神还在幽幽地看着他,如何还忍得住?成

进解开捆着阿琪的绳子,一把握住阿琪美玉般的乳房,轻轻揉搓起来。

阿琪还是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任由他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动。连日来可怕

的轮奸,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清纯的玉女了。被强奸时她仍然会很痛,很羞耻,

但她已经开始习惯了。成进现在想对她做什么,阿琪很清楚,她不喜欢那种被插

入的感觉,但现在她没有避闪。起码,相比于那帮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恶人来说,

这个表哥对她还算是不错的。

成进轻柔地抚摸着阿琪的身体,从她凌乱的发鬓到隆起的玉峰,到晶莹的大

腿,他轻轻一吻阿琪的嘤唇,向下吻去,经过被汗水沾着几根头发的脖子,轻轻

吻到她的乳房上。

阿琪静静地躺着,双手抓着双边床沿,成进的嘴唇经过她的乳头,舌头轻轻

舔了一舔。阿琪突然身体一颤,“嘤”的一声轻呼。

“你好漂亮……”成进低声说道,双手轻轻握着阿琪一对乳房,轻轻地揉搓

着,嘴巴含着她的一只乳头,轻舔轻吸起来。

阿琪听他先赞她漂亮,脸上一红,少女被爱抚着的乳房传来一阵阵异样的感

觉,禁不住“啊”的一声叫,“别……别……”左手不知不觉揽上了成进的后背

“阿琪乖,让我疼你……”成进道。一手继续抚摸着阿琪的乳房,另一只手

向下探索,在阿琪的大腿内侧轻抚着。“别……”阿琪轻轻扭动着身子,两只脚

背交互地互相擦着。

“什么时候学会怜香惜玉了?”背后洪亮的嗓音哈哈笑着,吴山泰一边奸淫

着阿琪的母亲,一边奇怪地发问。

成进不去理他,手轻轻推着阿琪的一只大腿,让她双腿稍稍分开,手掌盖上

她的花瓣,轻柔地抚摸着。“啊……”阿琪身体一阵酥软,虽然身体早已给很多

男人占有过,但现在这种酸痒的感觉却是从未体会过。“不要……”她轻声地呻

吟起来。

成进哪里理她,拇指轻触着她的阴核,中指在她的两片阴唇间来回搓着。

“舒服吗?”成进在她脸上一亲,低声道。

“啊……”阿琪闭上双眼,身体一阵轻抖。成进感觉到他的手指有点湿湿的

了。

“我要让你知道做女人也是很快乐的……琪表妹……”成进在阿琪的耳边悄

声说,翻身压到她的身上,涨大的肉棒抵上了阿琪的阴门。

“嗯……”阿琪双手紧紧揽着成进的脖子,双腿轻轻向两旁分开。不知怎地

,这个面目可憎的表哥此时似乎反而有点可爱了。毕竟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阿琪脸上火辣辣地烫着。

成进的肉棒慢慢进入阿琪的身体。上次强奸阿琪实在太过草草了事,“琪表

妹其实真的很漂亮,让那帮混蛋那么糟蹋实在太可惜了。”成进将肉棒深深探入

阿琪的花心,身下的女孩闭着眼轻轻呻吟着,羞得红彤彤的脸蛋愈看愈是可爱,

成进再一次吻上阿琪的嘴唇。好香!

兴奋的肉棒在阿琪的阴户中轻磨轻插,不停颤抖着的阿琪只觉身体轻飘飘的

。被男人奸淫不是很痛的吗,怎么现在通身舒畅?愈想愈羞的女孩被这不可思议

的快感击得晕晕噩噩,嘴里快乐的呻吟声一波响过一波。

“他妈的!”吴山泰啐道,“原来这妞儿的叫床声这么过瘾啊,早知道……

你真行啊大侄子!”下身猛抖几下,将精液喷入杨缃玲的肛门,转过身来喝令嫣

儿为他清理肉棒。

成进微微一笑,双手紧紧抱住阿琪的身体,腰部渐渐加着力气,肉棒充分地

享受着阿琪少女的肉洞。阿琪额上已渗出点点的汗珠,嘴里的哼叫声也渐渐地急

促起来。

“以后我不会再人别人欺负你了,我会让你一直都这么舒服,好不好?”成

进又在阿琪的耳旁悄声说。阿琪呻吟声连绵不绝,一下将成进抱着更紧。

“回答我!”成进将肉棒一下深深捅入,却就此停住不动。

“啊……别……”阿琪扭着屁股,花穴中肉壁抽动着,淫乱的欲望冲垮了她

的矜持。她用尽全力抱紧成进的身体,“好……”终于红着脸轻声说。

“真乖……”成进亲着她的耳垂,肉棒又开始插送起来。

“他妈的!”吴山泰愤愤不平,“这小婊子平时好象个玉女似的,原来也是

个小骚包!”问题是自己玩她时她偏偏骚不起来,不由妒意大盛。

“呀……呀……”阿琪尖声叫着,一对玉乳随着身体的抖动轻擦着成进的胸

前,如洪水般澎湃的淫欲淹没了她的思维,阿琪只觉自己忽身处云端,忽身沉海

底,飘飘荡荡身不由主,响彻在房子里的叫床声她自己却充耳不闻。“我要死了

……我要死了……”已经一片空白的脑海中突然迸现出这四个字。

“喔……”随着一串长长的呻吟声,阿琪身体剧烈地猛抖着。成进只觉肉棒

上传来一阵热热的感觉,荡漾在极爽快感中的肉棒再也把持不住了。

“呼……”阿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直紧闭着的眼睛慢慢地张开,眼前是

成进涨红的笑脸。“啊……”她突然省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本已回复原状的

脸色一下子又飞红起来。“以后我会让你都这么爽的……你是我的……别人抢不

走了……”成进轻喘着气,又在阿琪的耳根上低声说着话。

“嗯……”阿琪好似没听到一般,心中一阵迷惘,“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

这样?”明亮的眼眸中仿似有水珠在游动。

“来,乖阿琪……”成进自以为得计,丝毫不觉。身子挪了一挪,将刚刚从

阿琪阴户中离开的阳具凑到她的唇边,“给我吸一吸。”

“不……”阿琪眉头一皱,别过脸去。好恶心!真不知道嫣儿表姐怎么会舔

得那么津津有味。

“哈哈!哈……”吴山泰笑得差点岔了气。见成进碰了钉子,胸中不由生出

一股奇怪的快意,“那小婊子有什么了不起,大侄子你有本事就叫这大婊子给你

舔!哈哈……”踢了一下累得趴在地上的杨缃玲的屁股。

成进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果然爬起身来,坐到杨缃玲的身旁,抱起她的

头。

姨妈漂亮的眼睛正看着他的脸,成进对她轻轻一笑:“来……”将沾满她女

儿爱液的阳具凑到她的唇边。杨缃玲垂下眼去,没有动。

“哈哈!”吴山泰又用力踢了一下她的屁股,“烂婊子!”杨缃玲身体一颤

,还是没有动。

成进捧着姨妈的脸,轻轻帮她掠了一下脸上凌乱的头发,俯下头去在她脸上

一亲,顺带悄声着:“给我吧,姨妈。我们很快就报仇成功了。”

吴山泰又骂起来:“你这小子他妈的怎么啦,对这种婊子也怜香惜玉起来了

?”一手把嫣儿的头按紧在自己胯下,一手噼噼啪啪地在杨缃玲屁股上乱击起来

杨缃玲转过头去,不屈地看着他,身体轻轻颤抖着。突然头转了回来,张口

将成进的阳具含到嘴里。“嗬……”成进舒服地哼了一声,得意地对着吴山泰一

笑。

“他妈的!”吴山泰呸了一口,“大小玲婊子一家上下的女人都是烂婊子!

成进脸色微变,低下头去,手轻轻抚摸着杨缃玲的头。“不要生气,天下最

终是我的!”他暗暗心道。

突然室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小喽罗撞了进来。见成进和吴山泰正赤身

裸体地跟三个女人在一起,呆了一呆,喘气道:“帮……帮主醒了……要……要

见……”

“知道了,出去!”成进喝道,回头对吴山泰嘀咕道:“醒得这么快?”却

见吴山泰已刷的一声站起身来,顺势将还跪在他脚边的嫣儿踢了个跟斗,提着裤

子便穿。

成进捧起姨妈的脸,道:“好了……”也站了起来找衣服穿。已三两下将衣

服套在身上的吴山泰拖着三个女人到墙角重新锁好,成进也来不及说什么,两个

直奔了出去。

赵昆化正被夫人和丫头扶着,面色雪白地靠着身子坐在床上,口里骂骂咧咧

,咿咿呀呀地叫着痛。“省点气吧,命都丢了半条,就积点口德吧!”赵夫人叹

气道。

房里已呼啦啦汇集了十几号人马,都是帮里的大头目。成进一下抢了过去,

破颜笑道:“帮主你醒啦!那就好啦!”

赵昆化骂道:“你他妈死到哪去了?搞定老李那儿没有?他妈的,罗参这狗

娘养的……”几句话说得一快,伤口又抽疼起来,立时皱着眉,冷汗直冒。成进

忙道:“等帮主养好身体,我们再去杀他官府个片甲不留!”

赵昆化啐道:“罗参这杂种真他妈的狡猾,我这次算是折在他手里了。养个

屁身体,就算死不了也是废人一个,他妈的!”看了成进一眼,叹气道:“以后

还得看小的们了。阿进,帮里的事你给我瞅紧点,看你的了!老子收山了!”

成进自然点头称是:“帮里的事我会随时向帮主禀报的。”赵昆化哼了一声

,忽道:“禀报个屁!报给我有屁用,你看着办就行了!……罢罢罢,这帮主给

你做吧!老子还是做个太上帮主不管事的好!一听他妈的乱哄哄的事头就晕!”

成进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这怎么行……”

赵昆化喝道:“我说行就行!臭小子婆婆妈妈的,这位子迟早传给你的,趁

我没死还可以先盯着你一程!他妈的你们聋了?快叫新帮主!”成进呆了一呆,

心中暗喜,耳旁响起一片“成帮主”的哄叫声,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赵昆化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我有话跟阿进说。阿吴,你去把还

守在帮外的弟兄们都叫回来,官府不知道从哪找来这么多高手,现在敌暗我明,

不可轻举妄动。”

吴山泰骂道:“他妈的,怎么反而官府在暗我们在明了?罗参这王八羔子!

”带着众人退了出去。

赵昆化连连喘着气,长叹一声,对成进道:“我这次算是栽到家了。阿进,

我没有儿子,你就是我的儿子。别给我丢脸!”颤着手拍拍成进肩头。

成进骤然间心中一阵说不出的别扭,点了点头。见赵夫人正盯着他看,便道

:“夫人,我会好好待灵儿的。”赵夫人叹了口气:“少作孽,把茹儿和瑶儿给

我找回来。”成进连声答应。当下赵昆化向成进交代了接管帮主的诸多事务,听

得赵夫人直打瞌睡。

从赵昆化房中出来,已是傍晚时分。成进伸了伸腰,对着斜照过来的夕阳打

了一个呵欠,伸手抹了抹脸,突然发现自己眼中涩涩的。“不会吧?”成进心中

跳了一下,“我为赵老贼难过了?”回头望了一眼,赵昆化已重新躺下,闭上眼

在休息了,沉睡中的脸显得如此的安详。成进心中不禁又是一阵难受。

“他妈的!”他轻轻扇了自己一记耳光,“我居然为赵老贼心软了?我娘他

们更可怜呢!”紧握了一下拳头,头也不回地走向大厅。

赵昆化醒转的消息显然激起了众人的斗志,整齐的呦喝声响成一片,大家正

认真地练着拳。吴山泰正背着手慢慢地走出大厅。

成进知道老吴要下山,心念一动,等他走出厅门,才对着众人挥了挥手。

新帮主有事要讲,众人连忙停了下来,百多只眼刷的一下全都射向成进。成

进咳了一下,大声道:“大家好好练!练得好的三十个人,明天晚上赏你们女人

玩!你们几个头领给我好好看着,明晚报出人来!”

欢呼声顿得响成一片,成进笑笑对众人摆了摆手,说自己要回赵府一下,跟

在吴山泰的后面,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