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仇人妻女

来源网络2018-12-05 15:39: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 您老就稍安勿燥,坐那儿慢慢看着好啦!" 虎子嘻嘻哈哈的,一脚将赵霜茹踩在脚下,一边牵着绳子绑着赵霜瑶。

" 放开我女儿!" 赵昆化气急败坏,嘶声吼着。

" 放开她们吧……看在灵儿的份上……" 赵夫人对着成进软声细求。夫妇俩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意见如此一致。

" 灵儿?" 成进心中轻轻一跳," 她算什么?她不也是赵老贼的女儿?要不是……要不是她有了我的孩子……我……我……" 咳了一声,眼直直地看着赵夫人,她头发衣裳因挣扎已有些凌乱了,憔悴的脸上透出丝丝幽怨,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焦急和恐惧之中微微颤动着。

" 她是赵老贼的老婆!" 成进告诉自己。何况,面对这个风韵撩人的半老徐娘,他的肉棒已经有些发痒了。什么灵不灵儿的?管他娘的。

嘿嘿,现在就是要管她的娘。成进一把捏着赵夫人的脸,狞笑道:" 这婆娘一向不是凶巴巴的吗?什么时候也学会低声下气了?" 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摸向她的胸前,隔着衣服猛的一抓。

" 呜……" 赵夫人被捏着的脸涨得通红,话语没法说得清楚,只是发出一声羞耻的呻吟。

" 求求你成少爷,放了我娘吧……" 却是赵霜茹在告饶," 让茹奴替我娘受了吧……茹奴什么都能做!" 在父母面前向着成进自称茹奴,赵霜茹只觉脸蛋有些发热。

" 茹儿……" 赵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 会有你受的,臭婊子。抢什么抢!" 虎子踢踢霜茹的屁股。

" 放了我娘吧……求求……啊……" 赵霜茹突然一声惊呼,身子已给凌空吊起。赤裸裸的胴体给麻绳捆得紧紧的,跟妹妹霜瑶并排吊在半空。

虎子哈哈大笑,左手捏一捏赵霜茹的乳房,右手拍拍赵霜瑶的屁股。姐妹俩当着父母的面被辱,口里只是呜呜低叫,身体轻轻挣扎,却哪里挣得动分毫。

" 不要乱动,乖茹奴。" 虎子嘻嘻笑道,继续提着绳子,捆在霜茹右腿膝盖处,绳子拉一拉,另一端接到她的后背,将她的右腿扯着高过自己的身子,贴到反绑在身后的手臂上方。赵霜茹羞的一声惊叫,赤裸裸的胴体斜着侧向一旁,露出被剃得光溜溜的胯下正对着父母的方向,阴部那惹眼的银环摇摇晃晃,折射着窗外射进的阳光,一闪一闪的。

" 妳……" 赵昆化看到女儿被剃光阴毛且被穿著环的阴户,气得几欲晕了过去。偏生虎子还将手伸到霜茹的下身,手掌沿着她的阴阜擦了几擦,拇指搔着她的阴核,中指老实不客气地插入赵霜茹的阴户中去。" 你女儿真是个骚货。" 虎子手指在霜茹的阴户里抽动着,还咧着嘴向赵昆化示威。

" 你他妈的!" 赵昆化大声吼着,一手紧捂着胸口的伤处,一手撑在椅子上发抖。虎子哪里理他,一边玩弄着赵霜茹的身体,一边掏出自己的家伙,按着赵霜瑶的头,喝令她" 给老子爽一爽".

霜瑶呜咽一声,朝着父母的方向看了一看,缩了缩身体。突然头上一疼,给虎子将头发猛的扯了一下,抬头一望,只见虎子正冷笑着看着她,心下一寒,乖乖张开小口,将虎子的阳具含了进去。

" 这才是乖瑶奴嘛。含紧一点,对,舌头别偷懒。" 虎子笑道,一边扯着绳子,将赵霜茹吊着的身子转了个圈,让她屁股对着自己,右手在霜茹的下身忙得不亦乐乎,中指仍插在她的阴户中,拇指却扣入她的屁眼中,两根手指用力捏了一捏,女人便咿咿呀呀地大声哭叫起来。虎子向着气得直颤抖的赵昆化格格笑着,一边不停地玩弄着他的两个女儿。

那边厢,成进一边摸着赵夫人露出来的雪白肩膀,一边隔着衣服捏着她的胸前,笑嘻嘻地看着虎子玩弄赵家姐妹。赵夫人又气又急,身体给捆住动弹不得,只是双腿乱蹬,身体猛烈摇动,却如何能挣脱成进的魔爪。口里叫骂不休,成进只是不理。

" 老实点!" 成进反手拍了一下丈母娘的屁股,在赵夫人的惊呼声中,另一只手嗖的一下侵入她的衣服内襟,手掌顺势直入,一把捂到她胸脯上。

" 混帐!放开我!" 赵夫人遭遇禄山之爪,脸儿刷的一红,嘶声叫着," 拿开你的臭手!"

" 遵命!" 成进嘻嘻笑道。将手从丈母娘衣服抽了回来,却突然扯住她衣服前襟,猛的向两旁一分,将赵夫人的裙子连同亵衣一道扯将开来,露出胸前雪白的肌肤。

" 啊……" 赵夫人羞的一声叫,全身猛烈挣扎着,袒露出来的一对乳房随着身体的晃动一顿一顿跳动着。成进哈哈大笑,伸手握住她的一只乳房,揉捏一下,笑道:" 没茹奴的好玩!唉,不过都几十岁的人了,这对奶子能保养成这样,还算不错啦!没给你老公玩残。哈哈!"

" 妳……妳……" 赵昆化面如金纸,看着袒胸露乳被女婿玩弄着的妻子,和一样被一丝不挂吊着被虎子凌辱的两个女儿,口里急促地呼呼喘着气,突然" 哇" 的一声大叫,喷出一口鲜血,身子" 砰" 的一倒,从椅子上翻倒到地上,人事不省。

" 爹……爹……" 却是霜茹大声惊叫,霜瑶苦于嘴着塞着虎子的阳具叫不出声,只是呵呵连声,身子挣扎着。虎子大声喝咤,一边用手指猛捅霜茹的前阴后庭,一边拉扯着霜瑶的头发,将她的头按紧在自己胯下。两女又疼又急,挣扎之势虽稍弱,却是停不下来。

" 放心,死不了。这老贼哪有这么容易死的!" 成进走过去探了一下赵昆化的鼻息,冷冷说道。当下不理赵昆化,走回赵夫人身边,双手再不稍顿,挥舞着剥着她身上的衣服。赵夫人惊叫连声,脸上羞得涨成猪肝色,双腿乱踢乱蹬。成进呵呵桀笑,哪里理她,只管为她宽衣解带。只是赵夫人双手给捆在一起,衣服脱不下去,成进也不理那么多,任由已松开的衣服勾搭在她的身上,将她里面的衣裙通通脱光,露出光溜溜的屁股。

" 混蛋!你干什么!你这畜生……" 赵夫人反抗不得,又羞又愤,大声叫骂,情急之下,眼中一涩,已是水汪汪的。成进自不理她,将她下体剥光之后,挥手" 啪" 的一声,在丈母娘圆滚滚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一掌。

" 啊!" 赵夫人惨叫一声,身体一震,口里的叫骂声立断。一想到竟然被亲女婿剥光衣服绑起来打屁股,又羞又怒,几欲昏去。

" 臭婆娘,老实点!" 成进又是一掌打在她另一边的屁股上,一手伸到她胸前捏了捏乳房,一手猛揉着她的股丘," 老子今天就是要玩妳,如何?"

" 畜……畜生……" 赵夫人红着眼,颤着声骂道。

成进嘿嘿一声冷笑,突然抱起她一条左腿,向前拉去,将赵夫人的身子拉得竖了起来。在赵夫人的惊呼声中,成进站在她的背后,干脆抱起她的另一条腿,将她的双腿向两旁分开,将丈母娘毛茸茸的阴部暴露在她女儿的目光底下。

" 畜生!放开我!" 赵夫人奋力挣扎着,但力气不敌成进,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她被强迫摆出的这个羞耻的姿势,被反捆在背后的双手给这么一扭,疼得几欲折断。赵夫人冷汗直冒,还待再骂,奈何剧痛难忍,满腔羞怒之气结在喉咙处,却是喷发不出来。

成进哈哈大笑,将赵夫人的右腿固定在肘间,伸出右掌照着她的阴部" 啪"的打了一掌。

" 呜……" 虽然成进用力不大,但足于令赵夫人全身一阵战悚。偏生那手掌打完之后尚不肯离去,仍然停留在那儿,一根中指顺着她的胯下抠了下去。

" 畜生……" 赵夫人从喉间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双腿竭尽全力企图合上,但稍稍一动,便给成进以更大的力气一扯,只有分得更开。赵夫人羞忿难当,血涌上脑,几欲昏去但却就偏偏晕不了。女人的羞处正给女婿拿在手里把玩着,一根中指稍稍顺着她的阴门,已经探入她的花瓣中去。

" 哈哈!" 虎子大笑道," 那时候小少爷说这婆娘的骚毛一定比茹奴还多,果然不错!" 拍开霜瑶的小口,顺手扯过赵霜茹的腿,学着成进的样,也将赵霜茹的双腿抱着分了开来。

" 是不是?茹奴。你的骚毛毛没给剃掉之前,肯定没有你娘这么多的,对不?" 虎子拇指和食指扣着赵霜茹阴部的银环轻轻扯了一扯,中指刷的一声深深插进她的阴户里面。

" 呜……" 赵霜茹也只能轻轻抽泣着,哪里答得出来?现在母女两人正面对面地,赤身裸体地分别给一个男人抱得分开双腿,霜茹被剃得光溜溜的阴户跟她母亲阴毛浓密的下体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虎子弹了一弹霜茹阴部的小银环,在她颤抖着的呻吟声中,笑嘻嘻的对赵夫人说:" 怎么样,看看你女儿,多骚啊!" 手指扣入赵霜茹的阴户中挖了一下,湿淋淋的拿了出来,在赵夫人面前比划着。

" 禽兽……你们不得好死……" 女儿被他们这样对待,赵夫人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 是吗?" 成进嘿嘿一笑,中指在赵夫的阴户中旋了一旋,抽了回来,皱眉道:" 还是干涩涩的,这婆娘还在装淑女。" 虎子哈哈笑道:" 淑女也照奸不误,操到这婆娘发起浪来时,就淑女不起来了。就怕这婆娘生过太多孩子,那浪穴儿太松垮了。"

赵夫人心知不免将被奸淫,又惊又怒,背后被捆住的双手给扭得几欲折断,剧痛入骨,却拼命咬紧牙根,不肯向凌辱她的女婿求饶。

成进道:" 嘿嘿,老是老了一点,不过半老徐娘的滋味也很不错嘛,跟青儿莲儿那种小不点大有不同,很爽的。" 脑中突然晃过娘和姨妈的赤裸的身影,他那根正蠢蠢欲动的肉棒仿佛正被她们温暖的小穴紧紧包着,好不舒服,肉棒顿时暴涨起来。

成进有点按捺不住了,伸手在丈母娘乳房上用力一捏,伸手解开她连在梁上的绳子,将她放了下来。" 把这两个妞也放下来,现在是报答十月怀胎恩情的时候了。" 他笑笑吩咐虎子。

赵夫人现在仰面躺在地上,双手仍然被捆在背后,两条雪白的大腿给两根绳子分别捆住,拴在两旁的柱子上。成进一脚正踩在她的脸上,臭烘烘的脚心在她的鼻梁嘴脚磨来磨去,令人几欲作呕。而她的两个女儿,赵霜茹和赵霜瑶,正给虎子一手一个,扯着头发,将两张粉脸朝着亲生母亲的胯下按去。

" 不要……" 虽然惧怕于成进和虎子的淫威,但眼前却是母亲的阴户,自己当年便是从这个小肉洞中钻出来的,姐妹俩如何亲得下去?霜茹硬挺着头,不肯将脸接触到母亲的阴部;而霜瑶挺不住,只好勉强转着头,将自己的脸部而不是嘴巴贴向母亲的下体,坚硬的阴毛将她的小脸刺得痒痒的。姐妹俩都不肯帮助敌人凌辱自己的亲娘。

" 他妈的,不听话是吗?" 虎子正抓着姐妹俩的头发,腾不出手来,当下一脚站稳,另一脚飞起,膝盖朝着赵霜茹高高翘着的屁股撞去,正中她的下阴。

" 哇……" 赵霜茹一声惨叫,颈上一松,顿时猛的一下给虎子将脸按了下去,张开正在惨叫的嘴巴盖上赵夫人的阴阜,立时满嘴都是浓密的阴毛,叫声于是中断。而更要命的是这一下猛撞,下鄂的牙齿正好撞上赵夫人的阴核,害得她的母亲突然身体一下猛震,喉里发出着奇异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