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香艳主母

来源网络2018-12-05 15:40: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赵昆化狂笑之声不绝于耳:" 我早已报仇啦!哈哈哈!所有帮我操过玲婊子姐妹母女的人,都在帮我报仇!哈哈哈!" 眼直直地盯着成进,一手扶着椅子,笑个不停。

成进脸上一红,不由一愕,虎子笑道:" 他疯了。" 成进哼了一声,双手狠命捏紧赵夫人的双乳,烫热的肉棒聚集着他满腔的怒火和羞辱,疯狂地一下下捅穿赵昆化老婆的阴户。赵夫人紧密着的牙关再也咬不住了,从喉里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响,渐渐地小嘴张开,不由自主地哼叫起来。女人尖叫着的呻吟伴杂在她丈夫不停的桀笑声中,更显诡异莫明。

" 瞧妳娘叫得多爽!你也学着叫大声的点!" 虎子一边奸淫着赵霜茹,一边向她笑道。赵霜茹羞耻地看了下正迷乱中的母亲,嘴里轻哼一声,屈服在虎子的肉棒下,呻吟声渐响,渐渐地也尽情地淫叫起来。赵昆化看都不看受辱中的妻女一眼,只是死死盯着成进笑个不停。本来已有些嘶哑的嗓音慢慢地沙哑起来,但他仍然止不住他的狂笑。

成进喷发了。正在喷射的肉棒仍然坚硬如铁,仍然不停地撞击着丈母娘的花心。赵夫人的哭叫声更是尖励,被固定住的下身拼命地想向上挺起。当萎缩下来的阳具离开她淫水横流的肉洞时,赵夫人口里不由发出一声长长的呜咽。

成进嘿嘿一笑,转身拉起赵霜茹的头,喝道:" 给老子舔干凈!" 赵霜茹不敢违抗,乖乖张开嘴巴,将满是污秽的丑物含入口中。她大声的呻吟声终于被迫停了一停,而一旁她母亲口里的呻吟声也已声息渐弱。

虎子哈哈笑道:" 我也来尝尝赵老贼的老婆的滋味!" 舍了赵霜茹,挺着犹自滴着淫水的肉棒,扑到赵夫人身上,不由分手,肉棒立时占据了赵夫人刚刚空出来的阴户。

" 呜……" 赵夫人喘息未止,立时又重新被奸淫,手足轻轻挣了一下,红着眼恨恨地看了虎子一眼,偏过头去,轻轻低泣着。

虎子嘿嘿一笑,肉棒抽送几下,手掌托着她的屁股,渐渐移到她的菊花口上,笑道:" 这婆娘这儿不知道有没有给操过?" 成进捏着霜茹的乳房,笑道:" 废话,老赵的女人,有哪儿没给操过?哈哈!"

虎子更不打话,肉棒稍为下移,呼的一声顺势捅入赵夫人的肛门中去。赵夫人一声惊叫,屁股扭了一下,不敢再动,脸却涨得通红,终于忍不住" 哇" 的大声哭泣起来。

赵昆化的桀笑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女人的淫叫声也停止了。忽然间,喧杂的石屋里显得声息有些怪异,只剩下男人和女人粗浊的喘气声和赵夫人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良久,成进才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赵昆化笑声虽止,但他脸上那僵硬了的笑容却是一丝不变,看着令人阴森森的。成进走了过去,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 死啦?" 虎子问。

成进恨恨地伸脚一踢:" 死得这么快活,便宜他了!嘿嘿!"

" 死了就死了,小少爷你都接管了他的所有产业,连他的老婆女儿都顺手接管了……" 虎子肉棒狠狠地在赵夫人的屁眼中捅了一下,笑道," 死得这么快活,就当是报答他这几年来对你不薄的恩情吧。哈哈!"

成进冷笑道:" 嘿嘿!恩情?"

赵夫人转过头,刚被强奸后凄凉的阴户她暂时忘却了,眼睛只是直直地望着丈夫的尸身,一脸木然。二十几年了,她跟此人的恩怨,此刻正在心中澎湃地涌现着。

" 哇……" 赵霜茹突然间迸发出一声大哭。哭声一起,她的妹妹霜瑶也忍不住轻轻地跟着抽泣起来。

" 哭什么哭!不许为这老贼哭!" 虎子大声地吆喝拍打着已被他驯服的姐妹俩,但却是如何禁得住?

望向窗外,日已近黄昏。成进对虎子道:" 他妈的饿坏了,我去吩咐摆桌酒席庆祝一下。哈哈!你依计行事,把这几个婆娘摆布好……呶,那边还有一个!" 指了一指早就缩在一角,胆战心惊地观看着姐姐和甥女被凌辱场面的秦晶。

龙神帮大厅。

成进的身影一出现,立刻就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 帮主!" 昨日帮主吩咐下的,今天练得好的叁十个人,今晚要赏给女人玩。现在叁十条大汉正面露淫笑,眼巴巴地等得帮主赏女人。

成进摆了摆手,道:" 就是你们吗?进来!"

叁十条大汉嘻嘻哈哈的,争先恐后便往内门挤去。成进脸色一变,哼了一声,众人笑声立止,一阵乱糟糟的声音过后,排成队伍,慢慢跟在成进背后,走了进去。

石屋里,虎子早将赵昆化的尸身拉在一旁盖住,把四个女人重新绑好了。那一队壮汉随着成进进去一看,只见地上四个或大或小的赤裸女人正手足相连,四肢展开捆成一排,形象狼狈之极。不由忍俊不禁,相视淫笑。

最左边是赵霜茹,左手左脚被拉到一起捆在一边的铁条上,右手跟旁边赵夫人的右脚捆在一起,右脚却跟赵夫人的左手捆在一起,手足被迫向两旁极度张开,动弹不得。而赵夫人、赵霜瑶和秦晶也给如法炮制,四个女人手拉着脚,身体极度敞开,将女人的私处暴露在一班色狼的面前。

赵夫人羞愤欲绝。这帮家伙以前只不过是丈夫手下的小喽罗,对她正眼一向也不敢看一下,她更从不当他们是一回事,可现在竟然如此这般裸露在他们的面前。

" 哈哈!有新鲜货色啊?" 有人淫笑道。

成进跟虎子对视一笑。赵夫人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刚刚遭受奸淫的肉洞此刻正大大地敞开着,没有一丝遮掩。她试着挣扎了一下,但耳旁立即传来女儿的呻吟声。给绑成这付模样,稍为动一动,伤害的却是两旁也给这般捆住的两个女儿。

" 这娘们的骚毛还挺黑的!是什么来头的?" 赵夫人下身浓密的阴毛跟她妹妹和两个女儿迥然不同,马上引起大家的注意。

" 这两个妞还给挂了环的,怎么好象没操过?" 这伙人未得指示,只是远远看着她们四人。

" 呜……" 给这些人这般品评,母女叁人齐声低呼。只有秦晶早已习以为常,只是闭上眼去,不作理会。

" 咦!这有毛的娘们长得很象是……" 有人终于发现了点端倪,众人刷的一齐将目光都转到赵夫人身上。

" 是很象!"

" 象谁?象谁?"

" 笨蛋!你没见过老帮主的夫人吗?"

" 不会吧?"

" 呵呵!左边那个还象我们大小姐呢!"

赵夫人大家没见过几次,还不是太熟悉。赵霜茹可一直是在帮中行走的。众上定睛一看,不由面面相觑。

" 真……真的是大小姐咧!" 有人嚷了出来。

虎子看了成进一眼,咳了一声,大声道:" 没错,就是夫人和大小姐了!这个是叁小姐!这个呢,你们都认识了!夫人说,现在正是帮里危急存亡之秋,老帮主无力为帮里做得什么事,所以夫人愿意跟两位小姐,用她们的身体来慰劳慰劳大家,以壮士气!大家不要客气,尽情享用!哈哈!"

几句话说得乱七八糟,更是蜚夷所思,那边几个砧板上的女人还在低声哭着说" 不要" ,显然并非如虎子所说的自愿。众人又是面面相觑,居然可以操到平日冷若冰霜的帮主夫人了,不由肉棒痒痒的,色心大动。只是这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了,于是眼惺惺地都看着成进。

成进微微一笑,道:" 夫人是最喜欢给人操的,所以大家现在每人先去在夫人的骚穴儿插一下,算是都沾上赵帮主的光。然后这四个女人今晚就任你们玩!哈哈!去吧!"

" 可……可是……可是……老帮主……这个……那个……总是……" 有人不放心地问。

成进脸一黑,冷冷道:" 赵帮主说一切任凭我处置。我说干得就干得!你们干是不干?不干现在马上走人!咱们夫人和小姐也不怕没人操!"

立即有人道:" 干干干!" 飞快脱了衣服,扶着早已挺勃而起的肉棒,扑到赵夫人身上,一下插了进去。赵夫人一乱动就会牵扯到女儿极度拉张着的手足,只好咬着牙忍受,听任这平日里的奴才占有自己的身体。

有人拨了头筹,立时便有人跟着宽衣解带。这帮家伙本来就非良善之辈,刚听说是老帮主的妻女时还有点踌躇,但听新帮主说得如此斩钉截铁,何况垂涎已久的美色当前?当下一个接一个,蜂涌而上。

那人肉棒在赵夫人阴户中插了一下,完成了任务,转身又扑到赵霜茹的身上,将空位留给后面的人。赵夫人未及喘气,另一根肉棒又插了进来。她眼直直地望着上方,身体不再乱动,任由那一根根的肉棒经过自己的肉洞,沾上自己的淫液后,再去奸淫自己的女儿和妹妹。

成进哈哈大笑,翘着脚坐在椅子上欣赏着。赵夫人脸上轻轻扯动着的肌肉他看着一清二楚,赵霜茹姐妹的哭叫声更是此起彼伏。赵老贼虽然死了,但他的罪孽并没有完结,只好留给老婆女儿来慢慢偿还了。成进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多年积压在心头的一股怨气,此刻似乎已经烟消云散了。

除了赵夫人之外,众人最喜欢的就是赵霜茹了。这平日也冷若冰霜,总是对人颐指气使的大小姐,这时也给赤裸的男人团团围住,粗鲁的手掌布满了她的全身。" 大小姐,你的肉洞操起来还真过瘾喔!""大小姐,妳的奶子好挺喔!" 性兴一起,男人们更无禁忌,将平时赵昆化羞辱女人的那一套,拿来施展在他的妻女身上。

赵霜茹骤然间给一帮昔日的下属轮奸着,羞得双颊赤红,淫乱中的肉体禁不住的淫叫声,夹杂在自己也禁不住哭泣声中,响彻云霄。

" 叫得还真销魂呢!" 一个正在奸淫赵霜瑶的男人笑着,转头对霜瑶道,"来!学你姐姐,叫得好听一点!" 众人不由哄笑起来,纵缀道:" 叫呀叫呀!叁小姐,你大姐给人操得这么爽,你不爽吗?" 于是,正在奸淫着她的人抽插着更起劲,摸索在她身上的手掌也越发兴奋,霜瑶娇嫩的一对乳房,分别给两个人含在口里舔啧吸吮着。终于,霜瑶也大声地哭了起来,娇小的身躯努力想挣扎,但除了扯得两旁的母亲和阿姨更为辛苦之外,一点都动弹不得。

忽然,成进瞥到还有叁个人仍然站着不动,没有加入战团,沉声道:" 阿坚,你们干什么?"

那个阿坚怯惺惺道:" 帮主……这个……好象……好象有点对不起老帮主……"

成进哼了一声,给了虎子个眼色。虎子笑嘻嘻地走了过去,阿坚问道:" 干什么?" 话音未落,虎子左手下撩,撩向阿坚下阴,一把抓住。在阿坚的怪叫声中,虎子笑道:" 硬梆梆的,还扮什么忠臣义士?" 阿坚脸上通红,自己要紧的家伙给一个男人抓住,大为尴尬,又不敢乱闪,楞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成进哼道:" 你看他们玩得多过瘾,你们不想玩的就出去,以后就再不用在帮里碰女人了。我不喜欢勉强人。" 虎子手松开,拍拍阿坚的肩膀笑道:" 现在谁是帮主?一朝天子一朝臣,帮主说玩得就玩得!你们现在听谁的话?" 压低声音道:" 你们的前帮主已经死了!"

阿坚叁人闻言,呆了一呆。他们也好一阵子没碰过女人了,这当儿见了如斯景象,本就难以忍耐。叁人对视了一下,一人道:" 当然听成帮主的话……" 又一人也道:" 赵帮主在时听赵帮主的,现在听成帮主的。" 两人转身加入战团。独阿坚尚在那儿咬着嘴唇,半晌道:" 只是……赵帮主刚刚……刚刚……我们就这样对付他的妻子女儿,怎么……怎么……"

成进哼了一声,骂道:" 迂腐!随你便!" 虎子也黑起脸,踢了阿坚屁股一下:" 要就上,不要就滚,懒得跟你啰嗦!"

这时,成进刚才交代的酒菜送到。成进当下不再理会阿坚,自招了虎子一起,两个人坐到桌边喝酒吃肉,嘻嘻哈哈地看着赵昆化的老婆女儿被轮奸。一想到大仇已报,自己更是将仇人的一切收为己有,成进不由心中大乐,快意之下,不由放声高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