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烛影幽思

来源网络2018-12-05 15:41: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男人的淫笑声和女人的哭叫声中,渐渐已经入夜了,自有下人点上灯烛。

大仇得报的快感慢慢有点淡了下来,成进看着这帮淫乱中的男人,寻思道:" 赵老贼的后事该如何办理?按理是应该给他来个风光大葬的,可……可是……"

以前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报仇和如何救援姐姐和姨妈身上,一时之间大仇得报,成进不由有些迷惘,太多要干的事一齐涌上心头:" 既接管的赵老贼的东西,我就应该干他个响亮的,待时机一到,我就取消龙神帮,恢复我慕容世家的春华门!嘿嘿!不过得先教这帮小子彻底臣服于我!现在正是好时候,只要我打败罗知府,教他象以前那样乖乖地听话,还怕帮里这帮小子不衷心服我?"

想到得意处,成进面露微笑:" 然后我就迁回武昌府,延续我慕容世家的香烛。我忍辱负重,终于复门,江湖上传起来也将是一段佳话。哈哈!娘一定会很开心的!" 一想到娘,数日前在太湖帮做的那个梦又浮了上来:" 娘跟姐姐她们,以后就永远跟我在一起了!哈哈哈!" 越想越是开心,不由格格轻笑出来。

虎子笑道:" 小少爷想到什么事这么开心?" 成进道:" 我打算等时机成熟,我们就回到武昌,光复春华门!" 虎子拍掌道:" 好啊好啊!赵老贼以前怎么对我们,咱们现在就怎么对付他!赵家好的女人留下来关一辈子慢慢玩,其它的,嘿嘿!" 一想到当年他的姐姐冬儿惨遭奸杀,虎子目露凶光。

成进" 嗯" 了一声,不置可否。虎子接道:" 赵家还有什么女人?就还有嫁了你的那个吧?呵呵,一不做二不休,那贱人也是赵老贼的女儿,不如……" 却见成进横了他一眼,虎子心中一个疙瘩,住口不言。

成进仰头喝了一杯酒,忽然间心中有些郁郁,投眼屋中。却见那阿坚不知什么时候起,也加入男人堆中,此刻正卖力地奸着赵夫人,刚才所说的什么对不住赵帮主之类的话,已经拋到九霄云外了。成进嘿嘿一笑,心想什么为赵老贼尽忠?我呸!

赵夫人母女姐妹四人已经给奸得有气无力了,可这帮壮汉却还性致正烈。一人正扯着赵霜茹的头,迫她含着自己的肉棒,一边捏着她的乳房调笑道:" 大小姐,操来操去,还是操你最过瘾。你娘毕竟老了点,叁小姐又小了点啦!哈哈!还有,你最骚喔!嘻嘻!" 另一人正奸淫着她的肛门,也笑道:" 想不到赵帮主家的女人也很不错嘛!就不知道二小姐又如何?嘻!" 先前那人向他使个眼色:" 嘘!那是成帮主的女人!""是也不怎么样嘛,说不定明天我们就能玩得到她啦!呵呵,我在想二小姐那儿会不会挂着的是个金环呢?二小姐的肉洞一定会比大小姐紧的,哈哈!就可惜大肚了不太好玩!" 正自兴高采烈,忽然发现成进阴着脸站在一旁。

" 想得很过瘾是吗?" 成进冷冷说道,伸手叉着那家伙的脖子,向外掼了出去。那人的肉棒还插在赵霜茹的肛门里,给这一扔,跟赵霜茹一齐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给丢到一丈开外,顿时摔了个发昏第十一。

成进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回到席上,又饮光一杯酒。

虎子静静地看着他,终于说道:" 好,小少爷,就算你舍不得那贱人,可你想过要怎么样安置她?怎么样向她交代?" 成进看了一眼赵夫人母女,又看了一眼在屋角被遮蔽着的赵昆化尸身,默然不语。

虎子又道:" 远的不提,赵老贼的丧礼上,这婆娘……" 指了一下赵夫人," 还有你老婆……这个……那个……我不会想了!" 成进想了一会,道:" 不举行丧礼了,让帮里的人知道他死了就行了,先不要让赵府里的人知道。就说大敌当前,暂时如此这般。"

坐得甚是没趣,当下站了起来,大声对那帮人道:" 我先走了,你们听……听……" 低声问虎子:" 我忘了妳姓什么。" 虎子一怔,看了他一眼,道:" 吴。" 于是成进振声道:" 我不在,你们听这位吴少爷的。"

出得屋来,夜风一吹,背脊飕冷,原来折腾了一天,不知何时汗已透背。成进吸吸鼻子,吩咐下人备水沐浴。

洗完澡,天色已经尽暗。时当既望,站在天井处仰头望去,星空灿烂,月色清丽照人。成进活动一下身子,只觉通身舒泰。遥遥闻得石屋中淫乱之声犹自未止,成进微微一笑,大事既成,该当为日后好好安排一番。掂念起姐姐,于是信步走去。

打开房门,房中央的桌子上燃着一盏小灯,灯焰微弱,只能依稀察看房中景状。嫣儿和杨缃玲阿琪母女依然手腕被铁链锁住,躺在房角,看样子已然睡去。

近日叁女已经不必再如以前一般衣不蔽体了,冰冷的地板上也铺上两张草席,连平时的饮食在成进专门的吩咐之下也丰盛甚多。成进看着她们,心中暗道:"你们的苦日子到头了!" 掏出锁匙,除去锁住她们的铁链。

叮叮声中,嫣儿首先醒来,成进微微一笑,俯身将她抱起,走到床上放下。嫣儿羞道:" 小进你干什么呢?" 成进笑道:" 以后你们就不用给这破玩意锁着了,舒舒服服地在床上睡吧。" 转身也将姨妈和表妹分别抱到床上。龙神帮中的床都奇大无比,躺了叁个人还绰绰有余,成进笑笑也翻身上去,躺在姐姐旁边。

嫣儿问道:" 为什么?难道……" 成进笑道:" 赵老贼死了,现在我是帮主啦!"

" 什么?是真的吗?" 嫣儿大喜过望,几乎便要大声嚷了出来。成进嘘道:" 别那么大声,吵醒了姨妈她们。" 嫣儿兴奋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眼眶潮红,"卟" 的一声不由哭了出来。

成进拍着她的肩头,笑道:" 是真的啊!以后没有人会欺负姐姐了!"

"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 说来话长……" 成进也不打算将他凌辱赵家女人的情节告诉她们,道,"我好累了,想睡觉,明天再说好吗?" 也不等嫣儿答应,一把将姐姐搂在怀里,双眼一闭,发觉自己果真是累得够呛,片刻便呼呼睡去。

嫣儿心潮澎湃,却哪儿睡得着?八年来的种种屈辱,现在真的结束了吗?以后……以后……以后我是什么呢?转头看了一看,姨妈和表妹睡得正香,还不知道她们已经从冰冷的地板上被搬到舒适的床上,姨妈嘴角似乎仍在轻轻扯动着,不知道正梦见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小进的手搂得自己好紧,嫣儿轻轻一挣,那放在自己肩头上的手滑了下来,落在自己的胸脯上。嫣儿脸上微微一红,转头看去,小进睡得好沉,从他鼻孔中呼出的气流拂到自己的面颊上,痒痒的感觉。

" 他很辛苦了,让他好好睡吧。" 嫣儿这么一想,便不再挣脱,听由自己的身体给弟弟搂在怀里,温暖而又难受。

夜色渐深,但终有光明的时候。嫣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想了好多好多事。武昌的旧事、赵昆化一伙人淫笑着的面孔、母亲被凌辱中那空洞的眼神。娘?她现在怎么样了呢?窄小的窗户中已经透入微微的亮光,她还沉醉在自己的思忆里面。

捂在胸脯上的手好象越来越沉重了,嫣儿定睛一看,成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一腿盘在自己的腰上,一只手正在轻轻抚摸着她的胸脯。" 姐姐妳好漂亮!" 成进对她说,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

" 小进……" 嫣儿连忙轻轻挣扎,但成进手足的力道也加得更大。那只不安分的手更是探入她的衣服里面,抚摸着她乳房上光滑柔轻的肌肤。

" 小进不要……" 嫣儿轻轻喘气。

" 姐姐我要……" 成进不理会姐姐那毫不顶用的抵抗,解开她的上衣,一手握着她的左乳,头埋了下去,舌尖轻触了一下她右边的乳头。

" 啊……" 嫣儿猛的一下抓紧成进双手," 别……别这样……到底我是妳的姐姐啊……"

成进不答话,反而身体一翻,压到嫣儿的身上,晨早硬梆梆的肉棒隔着衣服顶在姐姐的下身,右手两指轻轻捻着嫣儿的乳头,整只手掌捂住嫣儿的左乳慢慢地揉搓着。他的嘴仍旧含着姐姐的另一只乳头,舌头轻轻在上面打着转。

嫣儿身体轻轻颤抖,嘴里哼哼着不要,双手紧紧抓着成进肩头的肌肉。

" 姐姐也很想要吧?" 成进将脸凑到嫣儿面前,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微微笑道。嫣儿急忙将脸偏向一旁,咽下一口唾液,正待说话,却突然又" 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成进一只手已松开她的裤带,径直探到她的花瓣上。

" 妳看,姐姐明明很想要嘛。再说姐姐的身体我也要过的嘛……" 成进手指轻轻磨擦着姐姐的阴唇,一边笑吟吟地看着姐姐羞红的脸说话。

" 不要这样……" 嫣儿回过一口气,喘着气道," 以前是不得已,现在还这样不好啊……" 双手无力地推着成进的胸膛。

" 有什么不好呢?现在不是更好,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要姐姐了嘛……" 成进一边吻着嫣儿的脸一边调笑着,姐姐赤红的耳垂真是可爱,成进突然一下将它含在唇中,轻轻一舐。

" 呀……" 嫣儿身体轻轻一抖,却没再乱动,只是口里轻声呻吟,含浑地说着" 不要".

" 我要姐姐……" 成进将嫣儿的裤儿向下拉。嫣儿轻哼一声" 不要啊" ,身体却没乱动,成进呼的一声将她的裤子脱下,然后飞快地脱下自己的衣服。

嫣儿红着脸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成进微微一笑,手掌在嫣儿大腿处抚摸着,一边轻轻将她两腿微微分开,身体随即又压了上去,肉棒在姐姐的私处轻撞几下,找准入口,轻轻推了进去。

" 嗯……" 嫣儿低声呻吟着,身体再一次给弟弟占有了。她咬着牙关,生怕发出太大的声响,吵醒了姨妈。可她却不知道杨缃玲和阿琪母女给他们在一旁这么折腾,早已醒转了。只是见了这场面不好作声,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只好闭着眼诈作未醒。

" 姐姐舒服吗?" 成进笑咪咪地盯着嫣儿的脸,肉棒在姐姐的肉洞中慢慢抽送着。现在终于可以不理赵老贼,舒舒服服地疼一疼姐姐了,他可要好好地享受一番。

嫣儿咬着牙,嘴里轻轻哼着,却不作答。成进心情甚佳,使出在龙神帮中御女无数学来的本事,肉棒在嫣儿的阴户里大展神威,奸着嫣儿再也禁耐不住,"咿咿呀呀" 淫叫连声,不再记着还有姨妈和表妹躺在一旁了。

" 小进以后就这样疼姐姐,好不好?" 成进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问。

" 嗯……别……" 嫣儿不知道如何应答。脱离了赵昆化的苦海,以后她何去何从?她还真不知道。

" 好不好嘛……" 成进肉棒深深一捅,随即抽了出来,沾着湿漉漉的淫液,在嫣儿阴道口磨来磨去。

" 嗯……" 阴户中的充实感骤然消失,嫣儿扭一扭屁股,张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眼神看着成进。

" 好不好啊?" 成进将肉棒又轻轻插入少许。

" 啊……好……好……啊……"

" 那姐姐以后就是小进的啊!"

" 嗯……" 嫣儿抱着成进的腰。

" 嗯什么?" 成进微笑看着嫣儿的脸。嫣儿忙闭上眼睛。成进呵呵一笑,转头又看了姨妈一眼。杨缃玲刚好正睁着眼看着自己姐姐的一对儿女淫乱,一触及成进的眼光,也急忙闭上眼去。

" 嗯什么啊?" 成进肉棒插入一半,又抽回少许。

" 姐姐……姐姐……以后是小进的……都是小进的……" 嫣儿" 嘤" 的一声轻啼,屁股轻轻地扭着,偷偷张开眼又看了成进一眼。

成进哈哈一笑,在嫣儿脸上一吻,肉棒再次深深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