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此身孰许

来源网络2018-12-05 15:42: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嫣儿娇喘连声,没多久便已泄身。成进笑道:“姐姐……小进是不是好棒啊?”嫣儿呻吟道:“是,好棒啊!”

成进呵呵一笑,肉棒深深顶着姐姐的花心,暂时不再动,趴下身去压在嫣儿的身上,右手一捞,将杨缃玲拉了过来,一手抱住。

“好姨妈,姐姐以后都给我了,你也给我吧。”

“你……你……你这小色鬼!”杨缃玲怒道。

成进一手搂着姐姐,一手搂着姨妈,笑道:“赵老贼已经死了,现在这里我最大。好姨妈,以后不会有别人欺负你们了,就让我来疼你们吧!”

“什么?死了?”杨缃玲此刻才知道,不由一愕,成进将手悄悄移到她的胸前,她一时竟也不觉。

“是啊!”成进道,“我也好想要姨妈呢!”右手握着杨缃玲的乳房,轻轻揉了起来。

“别这样!象什么话!”杨缃玲忙将他的手拉开。可成进手腕一转,又摸了上去。

“姨妈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现在有我孝敬你不是很好吗?”成进嘻皮笑脸的,手掌从杨缃玲衣服下摆伸入,摸上她的乳房。

“不要这样!”杨缃玲紧紧拉住成进的手,“姨妈受的屈辱还不够吗?你还……难道你也想学赵老贼那么荒淫无耻吗?”

“不学也已经学了。现在不是很好吗?”成进舍了姐姐,扑到杨缃玲身上。“我不会象他那么坏的,我要光复春华门!”一边说,一边掀开杨缃玲的上衣。

“春华门可是名门正派,不会淫乱无度……”杨缃玲分辩道。

成进可不想眼她讨论这个问题,双手握着杨缃玲两只乳房揉搓着,说道:“姨妈你想想以前的日子,您不会再给那帮小人欺负了。现在可只有我一个人来要你,我会对你很好的。”

杨缃玲挣扎道:“我知道……我不要紧……我早当自己死了。可是你……你跟你姐姐……又跟你姨妈……这个……传了出去,你如何在江湖中立足?”

成进笑道:“这有什么?我娘我都要了……”

“什么?!”

杨缃玲和嫣儿齐声惊呼。“她……她还活着吗?她在哪儿?”

成进得意洋洋:“她给太湖帮的老李折磨得好惨啊,我把她救出来了,现在就住在我家,很安全的。”伸手往杨缃玲胯下一探,笑道:“姨妈你也很想要啊!”

杨缃玲刚才看了好一阵子的活春宫,下身早已有些湿湿的。此刻骤闻生离多年姐姐消息,心神摇荡,下身给甥儿一摸,不由惊叫出来。

成进道:“你们很快就可以见面啦!不过姨妈,现在先给了我吧。”一把撕下杨缃玲的裤子。

“啊……不要……”杨缃玲还待挣扎,但双腿已给分开,成进的身体将她压得动弹不得,那沾满淫液的肉棒已来到她的胯下,慢慢地插了进去。

“呜……”敏感的身体一被插入,杨缃玲身体一软。耳旁听得成进道:“姨妈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棒,我会好好珍惜的!”

杨缃玲轻叹一声,自己这残花败柳之身,早经千人骑万人踩,自己早已经认命了。现在得脱苦海,已是千幸万幸,既然这甥儿喜欢,就……

当下没再挣扎,听凭成进任意占有自己的身体。她在龙神帮八年,一直不断地被奸淫凌辱,自吴山泰死后,她已经很多天没给男人碰过。现在给成进这么温柔的爱抚,不由春情大发,没多久呻吟声渐起,浑然物我两忘了,哪里顾及女儿正在一旁看着她的淫态?

成进肉棒享受着姨妈爱液的滋润,手掌大力地揉搓着她圆滚的乳房,喘着气笑道:“姨妈,你也是我的了!”杨缃玲呻吟之声不绝,轻轻哼出一个“嗯”字。

成进快乐之极,转头对阿琪道:“阿琪表妹,该你了……你娘都全给我了,你也都给我吧?”阿琪早就不知所措,缩做一团。听成进问过来,怯惺惺地看着成进,摇了摇头。

成进笑道:“你也要扮扮矜持吊我的胃口啊?好好好,让你再扮一会,我先好好爱爱你娘。”肉棒加紧运动,一下下冲击在姨妈的阴穴里。杨缃玲双手抱紧他的脖子,哼叫声越来越尖,她一只乳房给成进握在手里,另一只乳房却随便她自己身体的扭动,一跳一跳的。

随着杨缃玲从喉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成进累得直趴在她身上喘气。

“姨妈你真厉害啊,累死我了!”成进嘻嘻哈哈笑道,从她身上翻了下来,反手一把搂着阿琪的腰,“乖阿琪,让我休息一会,再来疼你!”

“不要……”阿琪脸上一红,轻轻一挣,没有挣脱,心中微慌,不知如何挣扎,暂且任他搂着。

“小色鬼……”杨缃玲白了成进一眼,“我都给了你了,你还这么不知足!不过你妈知道你是小进吗?”

“妈还不知道”成进手伸向阿琪的阴户。阿琪挣扎着。

“阿琪还年轻” 杨缃玲接着说道:“难道也要她跟我一样,一辈子困死在这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吗?”

成进笑道:“不想在这儿?阿琪是不是外面有位英俊的公子在等着你呢?”阿琪瞪眼道:“没有!”

“没有?那为什么不跟我?阿琪你想去嫁人了吗?”成进在阿琪颊间香了一口,笑道。

“不嫁。”

“真的不嫁?不如嫁给我吧?”成进笑道。

杨缃玲怒道:“你已经有老婆了,难道要你表妹做小的吗?”嫣儿笑道:“我现在的弟媳妇是仇人之女,小进不会再要她的。姨妈你就放心吧。”

成进一呆,道:“不提那么长远了。姐姐,来帮帮我,我现在要跟阿琪洞房了再说。”将嫣儿的上身拉了过来,挂在杨缃玲的肚子上。

“干什么?”嫣儿脸上一红,明知故问。

“明知故问。”成进笑道,将姐姐的头引向自己的胯间。

“不要……姨妈她们在看着!”嫣儿白了他一眼,低声说。

“怕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呃……”成进也不多说,湿淋淋的阳具已经触及姐姐香唇。嫣儿又白了他一眼,还是顺从地张开小嘴,将那家伙含入口中。

杨缃玲轻叹一声:“唉……”别过头去不看。成进笑道:“姨妈,大家都这样了嘛!这样多快活,有什么不好!”

突然阿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成进皱眉道:“你哭什么啊?又怎么了?”阿琪只是大哭,却不理他。

杨缃玲跟成进对看一眼,又是“唉”了一声。成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问阿琪:“又哭什么嘛!老贼已经给我杀了,你娘也平安无事,以后我们就这么快快乐乐地,你为什么不开心?”

阿琪将头埋在臂间,哭道:“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成进愕然。

嫣儿抬起头来,改用手抚弄着已经开始有动静的阳具,对阿琪道:“琪表妹,我们……我们的身子已经给糟蹋成这样了,我们还算什么呢?你要是不愿意跟着小进,还能跟谁呢?”

阿琪哭得更响:“我不要!他不是好人!他害了蓉姐!”

成进摊手道:“你的蓉姐早已经没事了。我可没伤她一根毫毛!”只是一想到她蓉姐下身很多根毫毛已经给他剃光了,却难免有点心亏。

“你……我……”阿琪不知如何置答,只觉一辈子将自己交给这个人实非自己所愿,何况他刚才的话,根本不把自己如何放在心上,只当自己是砧板上的美肉,可任他为所欲为。再说……跟着母亲共事一夫……

可不然又能怎么样呢?阿琪呆了一呆,又是哭了起来。

成进一时间倒尴尬起来,硬来好象不太合时宜,不来却如何甘心?于是轻搂着她的肩头,好语安慰,一边却将姐姐的头又按回自己的胯下。嫣儿知道他要让自己在阿琪面前做个样板,不仅舔得啧啧有声,屁股轻摇,口里还发出着销魂的淫叫声。

这下连杨缃玲也感到很不好意思了,叹道:“冤孽!”只好闭眼不看。

而阿琪一早醒来,就接连看了表姐跟母亲接连上演活春宫,难免春心荡漾,这下又给成进搂在怀里,男人的气息便在耳边,身体不由有些发热,渐渐地轻轻颤抖几下。

成进不失时机地在她脸上一亲,舌头在她的颈间舔来舔去,双手将她抱着更紧。阿琪哭声渐渐转成轻轻的抽泣,双腿交互轻轻摩擦着,双手轻轻推着成进,口中轻道:“不要……”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给了我吧。”成进手掌慢慢移到她的胸前,轻轻地揉着。

阿琪心神不定,心中混乱一片,给他这么挑逗,渐感把持不住。双手虽然仍然推着成进,但却是使不上力。

成进也是色中老手了,知道已然得计,当下一边继续爱抚着阿琪的身体,一边慢慢褪下她身上的衣服,身体慢慢地压到阿琪的身上,不费多大力气,肉棒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

身体一经被占有,阿琪随即放弃了挣扎。或许这人说的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现在就这样吧。

成进刚刚泄过一次,这下更是威猛无比,将阿琪奸到泄了三次,犹自坚挺如昔。于是转身又抱起姐姐和姨妈,玩了个不亦乐乎。

“以后她们都是我的啦,我好快活!等娘也愿意跟她们一起这样跟我一起玩,神仙来换我都不干!”成进兴奋之极,一边享用着三具美妙的肉体,一边寻思着怎样让娘在知道他的身份,好让娘肯跟姐姐姨妈一起,把整个人全都给我?

“姨妈、姐姐、阿琪,你们现在想要什么?都告诉我!”

杨缃玲正给他奸着肛门,气喘嘘嘘的说不出话来。阿琪半推半就之下给成进奸了,此刻还在轻轻低泣。嫣儿看了成进一眼,道:“小进,我……我……我不想再住这里了……我不想再看见这儿的东西。我想离开这儿。”

成进道:“好,我到山下买一间大屋给你们住,叫十几二十个丫环奴仆来服侍你们,好不好?然后我把娘也接到那儿住。我……我……我也要在那儿住!”一想到将来的这个世外桃源,不由大为兴奋,肉棒在姨妈那久经考验的肛门中呦嘿呦嘿抽插着,一边还抱起姐姐的脸猛亲着。

“我等一下马上去找屋子,很快就好了。”成进自己也有点迫不及待。将来,娘、姐姐、姨妈、阿琪,这些自己的亲人,就住在那大屋里;老婆灵儿仍住赵府;然后,其他的贱人,嘿嘿,仍旧在龙神帮中,自己什么时候开心都可以来玩上一玩。想到得意处,心中快乐之极,脸上露出大喜之色,“嘻嘻”地笑出声来。

“就这么说定了。”成进将精液射到姨妈的直肠里,身子倒到床上,“我马上就去办!”

不知不觉日已三竿,成进休息了一下,起床穿衣。一站到地上,不由腰酸背痛,双腿发软。回头看着床上三女,也已给他折腾得有气无力。

成进拉张被子盖住她们的身体,道:“你们先在这儿将就一下,现在我保证不会有人敢来骚扰你们了。嘿嘿,谁敢乱踏进这个门,我扭断他的脖子!”

嫣儿“嗯”了一声,身子缩在被子里。杨缃玲忽道:“我……我看……小进,你……你还是……既然已经报了仇了,我们不如还是回武昌吧,不要理这该死的龙神帮了。带着你娘一起回去,她一定很开心……”成进沉吟一会,道:“慢慢再说吧……”起身站了起来。

出得门来,却见虎子站在门外,已然等候多时。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成进问。

“呵呵,这帮家伙好象都知道你最喜欢来这儿。”虎子做了个鬼脸,“小姐就在这儿吗?我好象应该去拜见一下……”

“下次吧。”成进一想到姐姐刚刚给自己奸到快没气,正赤身裸体地睡着觉,立时推托。

“那好吧。”虎子笑容暧昧地看着成进,“想不到……小少爷你真行,连小姐也给你……嘻嘻!”

成进脸一黑,沉声道:“不许到外面乱说!”情知即使骗虎子说他跟姐姐清白如纸,他也不可能相信。不想多言,举步便向外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