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温香侍婢

来源网络2018-12-05 14:25: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翁婿二人穿好衣服,见罗家两女均低着头,一对俏脸红彤彤的,胸前起伏,不住喘气。两股奶白色的精流分别从两女的阴户中流出,沿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赵昆化和成进相视大笑。

成进问道:“这两个美人儿要怎麽处置?”赵昆化笑道:“等罗参来谈条件啊。他晚来一日,他女儿就多让我玩一天。他尽管慢吞吞的来,这般美色多玩几天也不会厌的,哈哈!阿茵!”

里面转出一个妖艳妇人,看样子似乎还不足三十岁。只见她两腮粉红,显然是听了外面的浪声所致。成进一听“阿茵”两字,心中一凛,见她果然是参加了慕容家大屠杀的那个女人。

成进在龙神帮虽然颇得赵昆化信任,但在招他为婿之前,对於赵老儿的“後宫”却是从没见过。这次当面叫阿茵出来,显然赵昆化已将他视为心腹了。

赵昆化吩咐阿茵将两女解下,仅仅让她们双手反绑。他命阿茵将赤身裸体的映雪映冰提去洗澡:“洗乾净一点,晚些我还要享用享用呢!”阿茵连声答应,将两女扛在两肩走进内堂。两女虽不甚重,但阿茵似乎也不十分吃力,显然身有武功。看她的样子显然甚怕赵昆化,言语异常恭瑾,而且自始至终对成进瞟也不瞟一眼,彷佛心中只有一个主人。

赵昆化笑对成进说:“这个女人不错吧?身材又好,又漂亮,床上功夫更是一流,最难得的是听话,对我半句话也不敢违抗。呵呵!你可知道当初我刚上她时,她那副恶样,好像要将我骨头也吞下去呢。要不要尝尝?呵呵!”成进捉摸不定他的用意,陪他乾笑几下。

赵昆化又道:“培养一个这样的女人可得费不少工夫,小子,努力啊!”成进一听老丈人不仅带自己玩女人,还教自己养,不禁啼笑皆非,说道:“那帮主一定养有不少啦?”成进一直叫他“帮主”,未及改口。

赵昆化也不介意,说:“哪有许多?要娘们一时三刻听话不难,难的是要她死心塌地驯服於我啊。日後有空再给你瞧瞧我的珍藏,呵呵!”

成进一听,他竟然同意将他的珍藏给自己分享分享,心中大动,知道既为他所藏的,必是绝色美女无疑。兴奋之色溢於言表。

赵昆化打量了他一下,笑道:“以後再说吧,你现在还是新郎官啊,回去陪灵儿吧。记住啊,女人玩玩可以,但你要是对我女儿不好,我可不答应!”成进笑着称是,告辞而出。

回到房里,已是傍晚时分。赵霜灵和云儿均已穿好衣服,一见他进来,怯惺惺地望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玩什麽花样。但成进在还不到十个时辰中已经大干三场,打了两场架,早已累得慌,也没心思再玩了。吃过晚饭,倒头便睡。

呼呼一觉,到他醒来时,已是次日近午。

午饭过後,成进体力大复,淫念一起,又念起云儿的後庭来。

他搂住霜灵亲了个嘴,笑道:“你来帮我破了云儿的後面。”抱她上床。云儿又是面红过耳,跟着他们走到床边。这次不用成进指示,自行脱光衣服上床。

“这才乖嘛……”成进笑了笑。那云儿在这大半日间,思前想後,知道只能立心做成进的小妾,也就没有他念。

成进一边让霜灵服侍他宽衣,一边在云儿光溜溜的胴体上抚摸。霜灵帮他脱光衣服後,也自动轻解罗裳,三人赤膊相见。

成进伸手摸了一下霜灵的下阴,问道:“还痛吗?”霜灵馀肿未退,身子一颤,点了点头。成进笑道:“那我只好先跟云儿玩玩啦!你帮她亲亲奶头。”手掌按到云儿阴部,中指已插入阴户,挖了挖。

霜灵俯下身去,舌头在云儿一只尖尖的奶头上转圈,一只手轻轻抚摸云儿另一边乳房。云儿被上下夹攻,全身酸软,双颊赤红,嘤嘤连声。

成进将下身凑到云儿面前,云儿识相地将他肉棒含进嘴里,舌头上下游动。

成进赞道:“好云儿,进步很快啊!”不多时肉棒涨长起来。

成进从云儿口里抽回肉棒,伸手探了探她的下阴,已有点湿渌渌的。笑道:“来了。”将云儿翻转过来,屁股高高撅起。成进肉棒在她阴门上探了一探,慢慢插入。

云儿“啊”的一声,声音充满欢愉。她昨天处女之身既破,现在又给玩弄了好一阵,仍然很紧的阴道虽然给生生撑开,但感觉到的已尽是快感。

成进对霜灵道:“你弄些口水到她屁眼里,做做准备。”下身轻轻抽动,感受云儿窄小的小穴,舒快无已。霜灵只好将头趴到云儿雪白的臀部,吐了点口水到云儿的菊花蕾上,眼见成进的肉棒便在自己面前插进云儿的小穴中,顿时脸红如潮。

成进摸摸霜灵的头发,手掌转到下面握紧霜灵下垂着的乳房玩弄着:“乖老婆,你用手指给她插一插。”一边说,一边仍慢慢奸着云儿。

霜灵伸出洋葱般的中指,轻轻戳入云儿紧闭着的後庭中,还没插进去半个指节,云儿已“啊啊”连声,腰挺得笔直。霜灵手指慢慢深入,只觉这窄小无比的小洞紧紧夹住手指,每进一分都很不容易。

成进笑道:“她屁眼里太乾,要润滑润滑。”抄手到下身抹了一些云儿的淫液,涂在霜灵手指旁边。霜灵抽出手指,将淫液都涂满中指,又吐了些口水在上面,才再次把手指插进云儿的屁眼中。

云儿大声呻吟,哼哼连声,阴道中充实之极,快感阵阵传来。而後庭稍加润滑,只觉小姐的手指已深深插入直肠,那感觉更是奇特,痒不可言,不禁屁股扭动。只听成进笑道:“小丫头舒服了吗?”

云儿红着脸,口中犹自淫声喘息,勉强应道:“好舒服啊……我……我……

啊……”身子又扭了一扭,原来成进突然来了几下猛插。

成进示意霜灵停手,霜灵知道云儿後庭马上就要开花,将手指抽出来,双手在云儿後背轻轻抚摸。成进将肉棒从云儿阴部退出,抵到她屁眼上,双手用力掰开云儿屁股,肉棒用力插入。云儿“啊”的又是一声大叫,屁眼中充实的快感伴着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直冲入脑,咬紧牙关,左手紧紧抓着霜灵的手臂。

成进慢慢使劲,将本已湿淋淋的肉棒深深捅入云儿紧窄的菊花眼中,只觉这小孔紧密之极,每动一动肉棒都颇不容易,感觉畅快无比。

成进不敢使大力,肉棒只在云儿屁眼中轻轻磨动,左手却是又不安份,抓着一旁赵霜灵圆圆的股丘,几只手指如弹琴般在霜灵屁眼边弹来弹去。

霜灵给他一弄,又是气喘声声。突然感觉一只手指插入自己的屁眼中,长长一声呻吟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