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不如归去

来源网络2018-12-05 15:46: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走出房来,劈头正撞见虎子,正待质问冒他名命令下属之事,却听虎子笑道叫道:“小少爷回来啦!去见夫人了吗?她怎么样了?你交代的那间大屋我找好啦!”

成进喜道:“找好了?这么快?”虎子道:“是啊,山下向西十里处,有家姓连的,家里五六口人却住着一座跟赵昆化家差不多大的屋子。近来穷困潦倒,仅有的一个老家仆都不太养得起。所以想把祖屋卖了,去城里买间小些的房子住,剩下的银子还可以做做小生意。”

成进道:“听来不错。只是这姓连的祖上是什么来头?现下为何穷困?住他的房子我可不想惹来什么麻烦!”虎子笑道:“我都打听过了。姓连的曾祖父在蒙古人当政时是个大红人,怎么红法就不清楚了,只知道蒙古人对他很是器重,当时苏州连家也算是江南的名门望族的。蒙古鞑子给太祖皇帝赶出中原之后,他们自然就家道中落了。”

成进笑道:“于是一代不如一代,到现在就穷到要卖祖业了?”虎子道:“正是。”成进道:“太祖皇帝立国已经三十多年了,这几十年他们家都不容易熬啊,哈哈!很好,就买他的了。那姓连的要价多少银子?”

虎子道:“就二百两。”成进笑道:“要是真有老赵家那么大,二百两太便宜了。姓连的可真穷得可以!好吧,你跟我明天去看房子。”一想到这所大屋将来便是自己的快乐窝,成进不由心向往之,连刚才想质问虎子的话都忘了。

兴冲冲的,成进心想着快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姐姐和姨妈,撇下虎子,直奔姐姐的房里而去。在门口正好碰上送晚饭的,成进瞧了一眼菜色,皱眉道:“还吃这种东西?去,弄顿丰盛的来,我也要吃。”打发送饭的去厨房交代另备酒菜,自个儿推门入房。

成进笑盈盈地走入房中,杨缃玲、嫣儿和阿琪正衣着光鲜地坐着聊天。成进笑道:“在聊什么呢?我有个好消息,我已经找到一处房子了,明天就把它买下来。你们很快就有新房子住啦!”

嫣儿微微一笑道:“是吗?”成进笑道:“是啊?很快就可以离开这儿了,你开不开心?”

嫣儿“嗯”的一声,杨缃玲道:“小进,我们刚刚商量过,这件事你听听怎么样……”成进道:“什么事?”

杨缃玲道:“小进你忍辱负重,现在终于大仇得报,又把你姐姐跟我救了出来。你现在虽然接管了龙神帮,可……可是龙神帮终非善辈,这里的人都是……都是……都不是什么好人……”想到这儿的人几乎都奸淫过自己,不由脸上微微一红。

成进道:“我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可我现在难道就是什么好人了吗?姨妈有什么指教呢?”

杨缃玲道:“我跟你姐姐和阿琪都想过了,不如……不如……咱们回武昌吧……不要管什么龙神帮凤神帮了。带你娘一起走,回到武昌,我们再重新来过……小进,这些年如果你做了什么坏事,那都是迫不得已的。现在你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难道还想继续做坏人吗?”

成进沉吟不语,杨缃玲又道:“你离开龙神帮,重新做你慕容世家的公子。慕容世家一向侠义为先,只要你以后不再奸淫掳掠,好好地光复春华门,你以前的那段故事,江湖上没人会记得。他们只会记得慕容少侠智杀仇人、救出亲人的一段佳话,你说是吗?”成进想起父母自幼的教诲,不由心潮汹涌:“我……我真的还能做回以前吗?还能做回小时候梦想中那个仗剑走天涯、锄恶扶危的侠士吗?”可那样就要放弃龙神帮和赵府这一大片的基业,就不能为霸一方、呼风唤雨了……想到这些年苦心孤诣,终于得到的这些东西,心中却如何舍得下?

杨缃玲看他心神不定,又道:“阿琪说了,她……她只愿意跟着一个名门侠士,她不要跟着一个恶名昭著的土匪恶霸……要是你离开龙神帮,她……她愿意一辈子做牛做马侍候你!”阿琪惊道:“娘……我……我……我不是……我没说……”杨缃玲握着她的手,在她手心捏了一捏,低声对她说:“如果他肯改邪归正,你就嫁给他有什么不好呢?”阿琪脸上一红,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不好,轻轻“嗯”了一声。

成进眼光在阿琪的身子扫着,注视着她美丽的容颜和窈窕的身段,不由砰然心动。伸出手轻轻摸着阿琪的脸,柔声道:“是这样吗?琪表妹?”阿琪给他色迷迷的眼光看得害羞,只是轻轻地又“嗯”了一声。

成进想:“阿琪表妹始终都不肯好好地侍候我……就算强行把她留着,她一付不情不愿的样子,久了说不定还是个祸胎……要是……要是听姨妈的话,我就……就……这么一个天姿国色的美人儿就全都是我的了……再说……光复春华门,行侠仗义,不是我一直以前梦想着的事吗?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堂堂正正地重新做人……”心潮澎湃,胸中忽有一股豪气升起。

杨缃玲看他在沉思中,跟嫣儿对看一眼,静静坐着,等成进思绪初定,呼出一口气时,杨缃玲方道:“好吗?小进。”成进道:“好!很好……”

杨缃玲大喜,道:“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去和你妈说,让她也答应你。要走的话,那我们还是尽快走的好……”

成进道:“姨妈,你能说动妈妈吗……真要是那样,不管是龙神帮,就是给个皇帝,我也舍得。喔……可是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明天再说吧。”一想到马上要走,心中却又好似有点割舍不下。好在这时候酒菜送到,成进于是道:“你们也很久没好好地吃过一顿好的吧?现在就痛痛快快地吃,别的事慢慢再提!”大喇喇地坐下。

成进拿起酒瓶给大家各倒了一杯酒,道:“不管怎么样,除掉了赵老贼,大家先干一杯庆祝庆祝……”

兴高采烈地,吃完酒菜,已是二更时分。成进闭口不提返武昌一事,只搂着姐姐便要亲热。嫣儿欲迎还拒,推了几下,终究还是让他得了手去。杨缃玲母女心里也痒痒的,红着脸在一旁,坐也不是卧也不是,成进既没惹上来,自也不会主动将玉体送上去。好容易等成进胡天胡帝完毕,倒在一旁呼呼大睡之后,母女两人才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在床上躺下。

次日一早,成进便叫了虎子一道去看新房子。一路走一路聊着,成进便向虎子讲了姨妈昨晚的建议,道:“我想回武昌,做回我春华门的慕容公子,你以为如何?”

虎子一愣道:“那帮里怎么办?”成进苦笑道:“背着这么个包袱我怎么回武昌?当然是不管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回到那儿我给你讨门好媳妇,大家一起正正经经地做人……”心中想想也颇感荒唐,龙神帮的帮主要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虎子呆了一呆,沉吟一会,道:“小少爷,你真以为我们还真能够正正经经地做人吗?”成进瞪目道:“为什么不能?”虎子道:“嘿嘿!小少爷,你现在见了漂亮的女人,第一个念头是什么?是不是把她拿下来,不管人家愿不愿意,脱了裤子便上?”成进一怔,脸上一红,道:“这个……倒也未必……”虎子笑道:“小少爷你不用骗自己了,你连夫人和小姐都上了,以后即使让你重新做你的慕容少侠,江湖上有谁服你?”成进硬着头皮道:“江湖中有谁知道?谁敢乱说,我一刀把他的头……”虎子哈哈笑道:“一刀把他的头砍下来?这是春华门慕容世家的干法吗?”成进脸上又上一红,默然不语。

虎子正色道:“以后你看到漂亮的女人,心中一定痒痒的。可那时候你是慕容少侠不是成帮主,所以只好摆出一付正人君子的模样。你想想这有多辛苦,做什么事都缚手缚脚……而且人家难免知道你的底细,对你自然防着三分,你这个慕容少侠真以为这么好当啊?”成进黯然道:“唉!沾污了的脚是很难洗得干净了,但也只好慢慢洗。”

虎子道:“小少爷你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终于得到了老赵这么多产业,你难道真甘心一弃了之?舍弃在这儿为霸一方、呼风唤雨的日子,回武昌去图那个虚名?在这儿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玩什么女人就玩什么女人,岂不快活?回到武昌,你倒说说,还有什么人听你的指使?在那儿有谁卖你的帐?再说,春华门亡也亡了,要光复谈何容易!还有大把苦头等着你去吃呢,哪及得上在这儿风流快活?”成进心中一烦,道:“那倒也是。”

虎子道:“小少爷你到底要想清楚,是做龙神帮的帮主快活,还是回去做那给人偷笑的慕容公子快活?”成进唉的叹一口气,道:“此事慢慢再提吧。”心中只觉回武昌方是正路,但真要舍了这儿的一切,却正如虎子所言,心中实在不甘。龙神帮的帮主他正做得惬意之极,走回正道后那种缚手缚脚的日子,他能否真做得来,心中也实在殊无把握。

心中郁郁,缓缓而行,来到虎子所联络的那间大屋门外。

屋主一见买主来到,自是热情相待。成进见这大屋一落接一落,确是很有大户人家的气魄,只是年久失修,很多地方已十分残破。但二百两银子也确是很划得来,于是拍板成交,约定次日交屋。那屋主得了银子,欢天喜地,家中细软早已收拾完毕,倾刻便可动身。当下便留成进跟虎子吃午饭,成进大事扰神,不想太快回龙神帮,也不推托。又吩咐虎子速去找些工匠,将整座屋子重新装璜一番。

吃过午饭,虎子入城找工匠及购置家私,成进就在厢房午休。这屋子这么大,便有数十房妻妾只怕也住得下。成进心中寻思着届时让娘跟姨妈她们分别住在哪儿、要分派多少婢女等等,可自己似乎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让娘她们分开住得太远也不方便。最好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她们相互见面方便,我将来要找她们一起那个也方便,嘿嘿!那是让她们住最里面的院子好呢?还是让她们住外面的好呢?东面那个院子有够宽敞,但西面院子的墙外的兰花香气似乎也很是不错……

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是一点也睡不着。当下坐起身来,心道:“想也没用,等这屋子装修漂亮了,再行定夺不迟。倒是娘那儿十分棘手,怎生想个法儿让她允许才好。”一想到此节,便再也坐不住了,急急出了门来,直奔赵府而去。

还没走近赵府,却见官道上一匹快马飞驰而至。马上那人一见成进,呆了一呆,勒住马缰,滚身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