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小展淫威

来源网络2018-12-05 15:48: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霜灵跟云儿碰上这种尴尬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陪他静静坐着。成进坐了半晌,好不无聊,站起身便要走,道:“你们给我好好照顾她,她想吃荤就吃荤,吃素就吃素,一切都由她喜欢,不可怠慢。”霜灵道:“我会的。”云儿笑道:“我这小丫环怎么敢怠慢老太君呢?姑爷尽管放心好了。”成进一听“老太君”三字,白了她一眼,摇摇头走了出去。

回到龙神帮,虎子却还没回来。失职溜回来的张如海满身裹着纱布正在厅中候命,刚才成进那一掌一脚出手可着实不轻。

成进一见他,皱眉道:“你退下,有事再叫你。”张如海求道:“成帮主你要救我哥哥啊!”成进喝道:“救个屁!他不是喜欢惹事吗?这回让他惹个够好了!”气呼呼不再理他。

当下只好另派人手入城打探消息。成进此番自是千吩万咐,教他们不可惹事,小心为是,捅了什么娄子他可救不得他们。

成进闷了一肚子气,本待要去跟姨妈和姐姐报道大屋已买下一事,可又怕她们又来催他速回武昌,又不知道怎么跟她们说起娘的事,突然间心中好象不怎么想见姨妈和姐姐了,烦闷得紧。想了一想,转入秦晶的房里。

赵家母女一见他又来,心中早自惴惴。那赵夫人和赵霜茹昨天刚刚挨过打,都不敢再惹他,只是侧了侧身子,小心地望着他的一举一动。

成进看着四具赤裸裸的美艳肉体,嘿嘿笑道:“天气这么冷,你们几个婊子不穿衣服,不怕冻死吗?嘿嘿!”时已深秋时分,户外北风渐起。只是这龙神帮虽然建在山上,但树林围障,各间房里也都生起火炉,即使不穿衣服倒也并不如何觉得冷。

几个女人听他突然这么问法,不知有何企图,是否又想出什么古怪的法儿整治她们,静静地不敢作声。

成进大喇喇地在床上坐下,踢了一踢赵霜茹,道:“大了肚子是吗?老子这当儿正想操大肚子的女人。你妹子怀的是我的孩子,老子要疼她。不过却不用疼你,爬起来给我操!”

赵夫人几人现在正象杨缃玲和嫣儿她们以前那样,给几条铁链拴在墙角。只是杨缃玲她们多少还有点衣服穿,而赵夫人她们因为成进的禁令,除了成进和虎子之外,其他人不敢近前,连送饭的也只敢多偷看两眼,碰都不敢碰她们一下。结果赵夫人自从被成进强奸以来,身上还没再穿过半件衣服。

赵霜茹轻轻看了成进一眼,不敢有违,慢慢爬了过去。她双手在背后给铁链锁住,长长的铁链盘过赵夫人和赵霜瑶赤裸的身上,叮叮作响。赵夫人眼睁睁地看着她这最高傲的女儿驯服地爬上床,跪在杀父仇人的脚边,眼红红地无计可施。

成进轻蔑地对着赵夫人笑了一下,解下自己的裤带,扯着赵霜茹的头髪,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胯下。赵霜茹轻呼一声,乖乖地张开小口,将成进的阳具含了进去。

成进呵呵一笑,双手伸到赵霜茹身上,把玩着她的一对乳房,一边对赵夫人道:“老婊子,把腿打开,我看看你的骚穴这两天给人插成什么样子了?”

赵夫人咬着嘴唇,脸上一红,双腿紧紧合上,屈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成进冷笑道:“不想听老子的话吗?一会再要你好看!瑶奴,你把腿打开,让我看看。晶奴,你也是!”

赵霜瑶脸上也是一红,偷偷望了母亲一眼,赵夫人却正用悲哀的眼光看着她。赵霜瑶将头转向另一边的姨妈处,却见秦晶捂着脸躺在地上,双腿正向两旁慢慢分开着,被剃得光溜溜的阴阜上拴着一个小小银环。

一想到自己下身也是如此这般,赵霜瑶的脸上更红了,抬眼向成进一望,成进却一边玩弄着大姐的身体,一边正笑吟吟地看着她。“啪”的一声,成进一掌打在赵霜茹的屁股上,雪白的肉丘上顿时多了一个红红的掌印。赵霜茹身体一颤,轻呼一声,口里却不敢怠慢,卖力地吮吸着成进的肉棒。

赵霜瑶低下头去,闭上眼睛,慢慢分开双腿,露出十八岁少女那细嫩但却经受过许多次肉棒洗礼的阴户。

成进啧啧笑道:“嗯,还好,没给操坏了,白白光光的真可爱。对了,这老贱人的骚毛还没给剃掉吧?一会有空也把它剃光了,这样就跟你的妹妹和女儿一样了,哈哈!好不好?”笑声中一边看着赵夫人那不自在的样子,一边扯起赵霜茹的身体,将刚刚在她口里暴涨起来的肉棒插入赵霜茹的阴户之中。

“喔……”赵霜茹背对着成进跪在床上,渗出少许泪水的泪眼跟母亲对视着,堕在身下的一对丰满乳房,随着成进的奸淫,一跳一跳地抖动着。

成进嘿嘿淫笑着,一边奸淫着赵霜茹,一边还兴高采烈地拍打得她赤裸的胴体。赵霜茹咬着牙默默忍受,她看到母亲的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

成进对赵夫人笑道:“怎么样?还没听话吗?你那骚穴我看也看过了,插也插过了,你以为我不给我看我就看不到吗?嘿嘿!不听话,一会拿你的女儿出出气,把这小丫头的屁股上也穿上几个环。”

赵霜瑶一听,身体微微一颤。赵夫人叫道:“你……你……无耻……有本事就不用来欺负我们女人!”成进冷笑道:“我就是喜欢欺负你,怎么样?谁叫你是赵老贼的老婆!瑶奴,你屁股上喜欢几个环啊?”

赵霜瑶哭道:“不要……瑶儿不要……”成进哼道:“不由得你不要,谁叫你的娘不听话!”肉棒狠狠地捅入赵霜茹的阴户深处,道:“他妈的,我把里面那个小杂种插出来!”

赵霜茹“啊”的一声叫,轻轻抽泣着。赵霜瑶掉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赵夫人。

赵夫人眼眶一红,一咬银牙,道:“你……你……你要看就看个够吧!”把心一横,仰卧到地上,双腿分开,露出下体上乌黑一片的阴毛。

成进哈哈笑道:“这就乖了吗!不过毛太多,看不清楚。瑶奴,你用舌头把那些毛毛分开,让我看看,哈哈……”

成进一边狠狠地奸淫着赵霜茹,一边看着赵霜瑶翘着可爱的小屁股,伸长着舌头舔着她母亲的阴户,哈哈大笑着。赵夫人闭着眼羞耻地呻吟着,“呜呜”的叫声,将成进今天心中的闷气消了一大半,他又继续将肉棒在赵霜茹的体内尽情地肆虐着……

次日一早,成进又赶向赵府。

但这次,杨绡玲干脆闩上房门,听成进来到,只是叫他走,绝不肯再见他一面。任凭成进求得喉干舌燥,里面“笃笃笃笃”的木鱼声也没片刻停过。

成进说了半天,无可奈何,只好交代霜灵和云儿好好侍候,怏怏返回龙神帮。

接连几天,成进都跑回赵府,只盼娘会回心转意。但杨绡玲显然心意已决,只是闭门不纳。成进无法可想,有空便跑去找赵夫人母女出气,竟是好几天没踏入嫣儿的房门一步。

这一日,虎子报道大屋的装修顺利,他一口气雇了百来个工匠伙夫,日夜赶工,补漏刷新,没几日工夫,整座诺大的巨屋就装修得焕然一新,不久即可住人了。

成进闻讯自是欣喜非常,当即亲往督工。只是将来要将姐姐他们安置何处,倒是颇费思量。他东走西逛,察看了半天,终是发觉东侧一落房子环境怡然,一长排一连五间大房连在一处,可以让姐姐、姨妈和阿琪她们各住一间。要是娘也肯来这儿当然最好,不然的话,稍后一落的一间大厅倒可以摆上一尊大佛,供她礼佛之用。

一念到这个“佛”字,成进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虎子拍拍他的肩头道:“小少爷还叹气什么?”成进朝他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要把姐姐她们搬过来,你看要几个丫头服侍才足够?”虎子哈哈笑道:“别的东西还难说,丫头这东西还不好办?别看现在是什么太平盛世,卖儿卖女的穷人还是太多。随便买他个二三十个女孩,留着十来个好用的使唤该够了吧?你们做主人的加起来也没几人吧?呵呵!”

成进笑道:“那好,这事也交给你了!尽量选些长得标致些的女孩子。”虎子道:“这个当然,哈哈!”

喜滋滋的,成进于是返回龙神帮,打算告诉姐姐和姨妈她们即日便可搬迁了。“她们知道了一定很开心!”他一路美美地想着。

刚到龙神帮山上,便望到一匹快马飞也似的在半山中向上飞奔去。成进心中狐疑,心道:“这当儿有什么急事?在山上看守的兄弟怎么会放任人这般跑法?”提气奔上山去。

果然,一个人满头大汗,正在大厅中焦急地等他到来。成进认得他也是派下山的探子之一,叫做魏海。心忖道:“难道又有人失陷在官府中?”

魏海一见成进,道:“成帮主,这回糟啦!”成进皱眉道:“怎么了?又是谁给官府捉去了?”

魏海道:“不……不是的。是太湖帮给灭了!”成进吓了一跳,惊道:“什么灭了?”魏海道:“是官府带兵围剿的!几百名官兵半夜间将太湖帮团团围住,两个时辰之内,除几个负隅顽抗的凶徒给当场格毙外,连同帮主李登在内,全帮上下近百口人,一个个束手就擒,全都给官府活捉了去!”

成进这一惊非同小可,道:“太湖帮虽及不上我们龙神帮,但李登也非泛泛之辈,手下能人也是不少,怎么会就这么给无声无息地消灭了?你可知官府是怎么干的?用迷药吗?”

魏海道:“没有。就是大批官兵围住山寨,喝叫投降。据说他们的二帮主出来厮杀,只两招便人头落地,没人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招的。”成进道:“那他们就这么投降了?”魏海道:“是的,抵挡不住,只好一起投降了。”

成进啐道:“那李登真他奶奶的没种!官府要是也想这般对付我们就笨了,这山上密密的树林,看他们怎么围!”魏海默不作声。

成进道:“你辛苦了,休息一下,再下山去。”心中寻思李登也是强悍非常,怎么会轻易投降?难道官府中还真有什么厉害的高手?一边想着,一边走入后堂。

满腹心事的走入嫣儿的房间。嫣儿一见他,满脸笑容地站了起来,道:“小进你这几天跑哪儿去啦?很忙吗?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出了什么事?”

成进笑道:“没什么。那房大屋已经买好了,这两天应该就可以搬啦!你们的房间我也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等着住新房子吧?”嫣儿笑道:“真的吗?”

杨缃玲看了成进一眼,道:“准备好了?真的要搬吗?小进,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武昌?”

成进低下头去,慢慢走到椅子上坐下,说道:“要回的,可不是现在。要是现在我就这样溜走了,我还有什么面目做人?”将太湖帮被灭一事说了。

杨缃玲沉吟一阵,道:“很明显官府是冲着龙神帮来的。跟官府作对没有什么好处,小进我们还是走吧,不要管这里的事了。再说,龙神帮就算给官府剿灭了,也是罪有应得……”看了看成进的脸色,一想起他是现任的龙神帮帮主,不由轻叹一声,住口不言。

成进道:“我知道……我知道龙神帮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我现在是帮主,就算是为了一点点的义气,我现在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再说……再说我还有个妹妹下落不明……”当下又将奴儿的身世约略说了,至于她是喂精液长大的这一节,自然略去不提。

嫣儿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还会有个这么样的妹妹,不由流下泪来。杨缃玲叹道:“她被官府救了去,总是这孩子的福气……”成进苦笑道:“那罗参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能让奴儿落在他的手上。”奴儿在李登手上时,成进似乎一直不怎么将她放在心上,此刻跟姨妈说话间,却突然老想着提起她来。成进自己心中微觉奇怪,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可除了她成进此时还能拿什么敷衍姨妈,他实在想不出。

杨缃玲道:“那你待如何?”成进道:“我想亲自进城打探一下,再作打算。”

几岁就有这般容貌,日后长大了,不知道会变做什么祸国殃民的祸水呢,哈哈!”李大人道:“那个李登也亏他想得出来,竟然把这么小的一个小妞调教成这么一个吃鸡巴的高手,真是难为他了,哈哈!罗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个小妞我很是喜欢,想将她带回京城,不知允否?”罗参笑道:“这小妞是李大人擒下的,李大人要带走,谁敢说不呢?哈哈!”那李大人道:“那谢了!”

罗参笑道:“还有哪位大人没给这小妞服侍过?是时候让些大些的妞来服侍各位大人了吧?”拍拍手掌,倾刻便有七八个衣衫凌乱的女子在内门给推了进来。

一条大汉道:“嗯,长得还不错。这些都是李登的女人吧?”当即拖过一个女人,抱在怀里狎玩起来。那女子也不反抗,半推半就地。成进却知道这些女人在李登那儿早已饱遭凌辱,此刻换了一帮官老爷来玩弄,即便并非心甘情愿,也已习以为常了。

那李大人道:“听闻太湖帮中最好的一个女人,不久之前给龙神帮姓成的小子带走了,真是可惜可惜!”罗参笑道:“龙神帮中更是美女如云,可不是这区区太湖帮所能比拟的,侍我们剿灭了龙神帮,再享之不尽……哈哈!”李大人道:“龙神帮比起太湖帮来是棘手了点,不过他们顶多也不会超过两百个人。何况我们既知道帮主赵昆化和他女婿成进原来有深仇大恨,他们迟早内乱,到时我们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哈哈!”

成进暗暗心惊:“他们怎么知道我跟赵老贼有深仇大恨?原来这罗参早就处心积虑要除掉龙神帮,灭太湖帮只是演习,龙神帮才是目标。他奶奶的,我果然小看了这厮!”

房中罗参等人继续高声喧哗,一边吃喝一边玩女人。那奴儿赤身裸体地爬在地上,依着男人们的指使,团团转着一个接一个地舔男人或者女人的阴部,绽红的小脸虽已有些气喘吁吁,但却显然兴奋异常。

成进看着直摇头,但却不敢轻易造次。耳听着他们兴高采烈地议论着那些女人们身体的优劣,还淫笑着设想龙神帮中还有哪些模样的绝色美人,不由听着浑身发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道今夜探知了罗参确是有强援来到,目标直指龙神帮,总算不虚此行。于是悄悄溜下地来,躲过巡逻队,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官府。在城下候到天亮,城门一开,立时快马加鞭,奔回龙神帮。

一路奔来,清晨的凉风吹得成进头脑有些清爽。官府最近的行动,显然是蓄谋已久,罗参苦心孤旨要灭亡龙神帮,自然是要为他受淫辱的两个女儿报仇。一想到那对漂亮的双胞胎,成进一声苦笑,心道:“可惜那对姐妹当时没怎么好好享用过,都让赵老贼占了便宜去!现在惹下的大祸,却要我来承担!”

“他从京城请来这些高手,自然是向朝廷说要剿匪用的。他们能轻易消灭太湖帮,想来本事该当不低。可要是想依样画葫芦来对付我,嘿嘿,可就太小看成进了!只是他们怎么会知道我跟赵老贼的恩怨,可真是奇哉怪也!”成进一路想着,一到龙神帮,马上召集人马,重新分派任务,一边加强防御,一边加派人手,察看城中动静。

安置完毕,成进累得要命,加之一夜未睡,双眼都有点张不开来。回到房里立刻倒头呼呼大睡,到一觉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

揉揉眼睛,洗了把脸,吩咐了酒菜送往嫣儿房里,自己想好说辞,慢慢来见姨妈和姐姐。

杨缃玲一见他,问道:“怎么样?昨晚没出事吧?那知府是不是要对付你?”成进“嗯”的一声,嫣儿道:“瞧你还没睡醒的样子,一定好累吧。等吃过饭早点休息,明天再说吧。”成进笑道:“没事。睡了一天了。”当下便将在官府所见所闻约略说了。

杨缃玲沉吟半晌,道:“小进,那你想怎么样?”成进道:“嘿嘿,他们想对付我可没这么容易。我小心点也就是了,没事的。”杨缃玲道:“不然。官府既处心积虑,又从京城搬来援兵,要是收拾不下龙神帮,他们个个都没法向上头交代。他们势必全力来攻,小进,我看你是很难抵抗得住的。”成进笑道:“我晚上再入城,神不知鬼不觉地取了罗参的人头,他们群龙无首,自然干不成事。等朝廷再任命新的知府来时,我最多委屈一点,好言相与,多送些贿赂,大家自然和平相处,各自快活。”

杨缃玲幽幽地看了成进一眼,叹道:“没那么简单。小进,听姨妈的话,不要再趟这淌浑水了,我们还是回武昌吧,不要再管这帮亡命之徒,不要再跟官府作对吧。你斗不过他们的。”

成进默然坐下,半晌,道:“我是帮主。帮中有难我要是一走了之,以后我还有什么面目在江湖立足?”杨缃玲叹道:“小进,你还是舍不得做这个山大王……”成进轻轻将杨缃玲搂入怀中,温言道:“不是的。我不想赤手空拳地回武昌,我要干出一番事业来,再风风光光地回去光复春华门!”杨缃玲轻轻挣脱成进的双臂,道:“你干的是什么事业,难道姨妈不知道吗?到你真干出什么事业来,你已经回不了头了。小进,到时你陷得越深,就越回不去了,你就永远会象赵昆化一样,做一个臭名昭著的强盗头子。”

成进哑口无言,嫣儿道:“小进,听姨妈的话,我们还是回武昌吧。我……我真的很想念武昌,就当满足一下姐姐的心愿,好吗?”成进说不出“不好”二字,眼看着姐姐,抱头不语。

阿琪一直缩在一旁不说话,眼见成进下不了决心,踌躇了一下,便道:“如……如果你真的愿意改邪归正,不再干坏事,阿琪一辈子都是你的人……”说完这句话,脸上已是红得发烧。杨缃玲和嫣儿嘉许地向她笑了一笑,阿琪羞得捂着脸不敢睁开眼来。

嫣儿走到成进身边,在他脸上轻轻一吻,道:“小进,你听到了,连琪表妹都这么说,你还犹豫什么呢?”

成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站起身道:“姨妈、姐姐、琪表妹,再给我十天时间好吗?如果十天之后,我还解决不了官府的话,我马上带你们回武昌!”

嫣儿闻言,看了杨缃玲一眼。杨缃玲听他这么说,知道一时也勉强不了,只好道:“好吧。只怕……只怕到时你想回去也不行了。唉!”回转身搂住阿琪,拍拍她的肩膀。阿琪抬起头来,看着母亲,轻声道:“娘……”杨缃玲叹道:“希望十天之后,大家仍然平安无事吧。”

成进既立了誓,急于进城刺杀罗参。无奈此刻已是晚上,城门已关。想跟姨妈和姐姐温存一下,可又刚刚逆了她们的意,有些尴尬。酒菜虽然送到,成进却也不吃了,走了出去,寻虎子去了。

虎子这些日子住到龙神帮中,如鱼得水,早将赵昆化收藏的一众美女淫了个遍。此刻正在秦晶的房里,向着赵夫人等四女大展雄威。

成进踏进门去,不由卟嗤一笑。只见赵夫人手足分开给分别绑在床的四角,一丝不挂的裸体成大字型仰躺在床上,秦晶和赵霜茹赵霜瑶叠罗汉般的一个叠着一个趴在赵夫人的身上,翘着屁股等候着虎子的肉棒。虎子跪在她们的下身处,肉棒上上下下依次抽插着四个女人的肉洞,一边哈哈淫笑着。

成进笑道:“原来你躲在这儿快活?”虎子转头一看,见是成进,笑道:“这班婊子就是拿来快活的嘛。”成进笑道:“嗯!不过你可得小心茹奴,这贱人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便是你的!”虎子道:“不会吧?哈哈!管他娘,操这婊子时还要顾虑那么多就不爽了!”一边说着,一边挺着肉棒狠狠插入赵霜茹的阴户中。

赵霜茹“呜呜”两声轻啼,不敢稍动。

成进哈哈大笑,脱下裤子扑上床去,对着叠在一起的四个漂亮脸蛋淫笑道:“虎少爷操你们后面,我来操你们的前面。茹奴,张开嘴。”将阳具塞到赵霜茹的嘴里。

虎子笑道:“哈哈!好玩!”肉棒从赵霜茹阴户中抽出来,直起身来,又插入趴在最上面的赵霜瑶的肛门中。赵霜瑶双手紧紧抱紧她身下姐姐的身体,口里轻轻哭着,眼中红红肿肿的。

成进骂道:“臭婊子哭什么?来,轮到你了!”将沾满赵霜茹口水的肉棒湿淋淋地插入赵霜瑶的口中。赵霜瑶不敢怠慢,小心地含着他的肉棒,滴滴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滴到身下赵夫人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