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蒙尘教坊

来源网络2018-12-05 15:51: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叫我走?叫我走到哪儿去?”成进心中恨恨道。

“回武昌,跟大伙儿宣布慕容进灰头土脸地回来啦?哈哈,真好笑,笑死我了!哈哈!”

“还是回衡山,跟方丈师叔说,小进杀了仇人,把娘跟姐姐救回来了,只不过一不小心又把姐姐她们全都给丢了?哈哈,还是很好笑!”

“难道从此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做个有道的隐士吗?哈哈!我呸,我是这种缩头乌龟吗?呸呸呸!”

“把自己的妻子、姐妹和亲戚丢给仇人去奸淫,自己逃跑去做缩头乌龟?绝不!”

“第一次跟姐姐相好的时候,我不是说过,说我早把一切都抛开了,我的性命早已不是自己的了吗?难道此刻我反正怕死吗?哈哈!更好笑,我会怕死?”

“我成进即使不是什么英雄,但绝对不是狗熊。”

“龙神帮可以不要,但我的人我不能扔下她们不管!没有她们,我还何必活在这个世上给人耻笑?”

“不把姐姐、姨妈和灵儿她们救出来,我绝不走!绝不!”

成进脸上阴晴不定,咬牙切齿地想着。

这连家大屋住起来可比破庙舒服多了,屋里不仅剩有不少衣食,药房里还有一些似乎开始有点发霉的药物。成进也顾不了那么多,在这儿又住了三天,待觉病情大有好转,力气恢复了七八成,当即再次潜入城中。

官府近日连灭两个帮派,戒备比平时更为森严。成进知道性命只有一条,自己丢命不打紧,姐姐和灵儿她们可就永远没人去救了。于是不敢造次,小心翼翼地躲在城中一角,等到天黑,才辨时道路,悄悄再次潜入府衙之中。

是夜繁星密布,一弯月牙儿淡淡地挂在天上。初冬的天气微寒,偶尔吹过的丝丝寒风掠过树梢,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成进悄悄地躲在树上,看着墙里墙外人声渐寂,终于捱到二更时分。

大院中巡逻的卫兵渐渐稀少,成进瞄个空子,刷的一声从这棵树上跃过较里面的一棵。落脚的树枝微微摇晃,在风声中倒也没给人发觉。

府里正中的大厅传来男人的嘻笑声,成进辨明方向,借着树冠的掩护,避开一队队巡逻的卫兵,从一棵树跃过另一棵,穿过几处屋顶,来到那座大厅的屋顶之上。

成进俯卧在屋顶,轻轻拨开一块瓦片,向大厅里望了进去。

却见那知府罗参果然在里面,在他旁边坐着一条穿着便服的长须大汉,成进依稀认得便是带兵围攻龙神帮之人。在他们面前,有十数名汉子立在那儿围成一个半圆,一名赤身裸体的女子被双手反绑地跪着趴在地上,看不清楚她是谁。

听得那罗参道:“李大人此计果然甚妙,不怕成进不授首!只不过,下官虽是芝麻小官,但总是一名知府,令下属于光天化日之下当众奸淫妇女,这个……若给皇上知晓,只怕罪名非小。”

成进听得他们在设计拿他,心中一懔,凝神静听。

那李大人哈哈笑道:“迂儒迂儒!当今之世,叛贼家属羁押为奴,常事耳!今年皇上如何处置建文孽臣铁铉,罗大人可曾知道?”罗参道:“铁铉磔死,家眷送教坊司为奴。”李大人笑道:“为奴算说得好听的了,其实为娼而已。哈哈!那教坊司罗大人可曾去过?”

罗参摇手道:“这个……这个……下官实未去过……”李大人笑道:“这就可惜了!应天府距苏州府并不远,有空去逛逛,哈哈!那儿可不比一般的逛窑子,里面的……哈哈……铁铉的老婆女儿味道也算不错了。皇上御旨,这帮贱人若是生下孩子,亦是代代为奴。日前我自京师来时,听闻铁铉的大女儿已经大了肚子,却不知道是谁人的野种!哈哈!”罗参陪着哈哈大笑。

成进寻思:“这李大人自京师而来,武艺甚高,职位看来也甚高,却不知道是什么人?”屋中已有人开始对那裸身女子毛手毛脚了,那女子反抗不得,只是呜呜低哭。

李大人道:“教坊司近年可热闹得很,叛臣逆贼杀之不尽,他们的老婆女儿……哈哈……原本是官家的夫人小姐,现在成了人尽可夫的贱婊子,而且是皇上御旨,要大家往死里狠狠操的!哈哈!”

罗参笑道:“虽然是官家的夫人小姐,但相貌未必便如何漂亮,哪里比得上……咳咳,比如这个贱人。”抬腿撩了一撩地上那裸体女子的肩头。

李大人哈哈大笑:“罗兄差矣……玩女人有很多种爽法,这个妞虽然漂亮,但身份低微。那些官家的夫人小姐可就不同了。你想想,平日高高在上,旁人想看一眼都不容易。现在居然只要花些银子,就可以骑在她们身上为所欲为。哈哈!爽啊!”罗参歪头想了一想,笑道:“那倒也是!要是碰上死对头的老婆女儿,那更是……哈哈哈!”

李大人呵呵大笑,说道:“罗大人可记得茅大升?这老儿昔日在我进攻应天府时,帮建文帝出来骂战,将老子骂得狗血淋头。一等他给砍了脑袋,老子便即巴巴的赶去教坊司操他的老婆,哈哈!这仇也算报得到家了。”

罗参笑道:“听闻茅大升倒是有个小妾长得甚是美貌,不过却是青楼出身……”李大人道:“不是这个,我是专门去操茅大升的原配夫人,这才叫报仇嘛!那小婊子有什么瘾头?”罗参愕道:“茅老儿这么老,他的原配老婆只怕年纪也不小吧?有什么搞头?”

李大人笑道:“那张氏年过半百了,已经五十六岁,也不见得有什么姿色。只不过,哈哈!操她就是比操这小婊子爽!”也抬脚撩了地上的裸体女子一下,续道:“想那张氏堂堂一个诰命夫人,却给剥光了衣服,给我按在地上任踩任奸。那婆娘儿子女儿也生过几个了,那几天的骚穴儿还给人操得松松垮垮的,老子一不爽时,提起她一条腿,就这样……”站起身来,拉起地上女子的左腿向上一提,那女子一声惊叫,左腿向上高高竖起,不着一缕的阴户暴露出来。李大人嘿嘿一笑,抬脚便照着她的阴部猛踢过去。那女子惨叫连声,拖在地上的身体大力地挣扎着,但她女人的私处却如何躲得过对方的蹂躏?顿时疼得直打滚,眼泪横迸,哭着大声呻吟。

李大人踢了几脚,哈哈大笑道:“那张氏的哭法比这小婊子还响亮十倍,一想到这是茅大升的老婆,听得老子真是爽!爽爽爽!后来那贱货给人活活奸死了,就赤条条地扔到门外喂狗去。很多人都见过了,罗大人想必亦有所听闻。”

在李大人得意的狂笑声中,屋顶的成进却心中一紧。屋中那倍受凌辱的女子在猛烈的挣扎中转过头来,成进看得真切,那正是自己的亲姐姐慕容嫣儿!

“这婊子长得还真漂亮,可惜却是盗匪的家眷。啧啧,可怜!”却是罗参在冷笑。只见他也站起身来,将穿着布靴的右腿一下踩到嫣儿的乳房上,顺势还磨了一磨。可怜嫣儿阴部刚遭重创,正自痛疼不止,胸部给这么又是一阵践踏,疼得浑身战抖,连哭泣声都有些变样。

成进看得怒火中烧,几乎按捺不住,便要跳下去报复救人。但此处乃是官府衙门,而且对方高手如林,跳下去只是白白送死。当下只好苦苦忍住,不敢轻举妄动。

听得嫣儿哭道:“大人饶命……”罗参嘿嘿一笑,道:“这婊子挺不错的,大家不妨好好赏用一番。”一旁十数名大汉立时哈哈淫笑起来,在嫣儿的惊叫和求饶声中,她的双乳分别给两只大手捏在手里,紧接着头发一紧,双腿被两个人左右抱住分开,整个人就这么给悬空提了起来。第一名大汉迫不及待解开裤带,将他忍耐多时、早已朝天而立的肉棒,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捅入嫣儿那犹自疼痛不休的阴户中。

罗参笑道:“教坊司只怕也不易找到这么漂亮的妞儿吧?又骚得入骨。嘿嘿,只是这小婊子我还不舍得送给教坊司呢!留下来自己享用不好么?”李大人拨了一下嫣儿涕泪横流的脸,瞧了一眼,道:“嗯,不错。去做婊子的话,可以帮你赚很多钱。”

罗参哈哈笑道:“反正这次抓到的女人姿色都甚美,想赚钱还不容易!难为赵昆化和成进家中给我生出这么多美人?老的少的都不错,连大肚婆也长得挺美的。哈哈!”

成进怒极,咬牙忍住。却见罗参拍了拍手,从外面走进一个仆人来。罗参道:“将日前我在盗匪家属中挑出来的那十几个最漂亮的女人,带来给李大人鉴赏鉴赏。”李大人笑道:“我早见过了!不过现在心情好,拿来玩玩也不错。”

罗参笑道:“就怕美女太多,大人您玩不过来。”李大人抚胸大笑:“当年老子夜御七女,面不改色。日前皇上命将齐泰的妹妹和两个外甥媳妇,以及黄子澄的妹妹,一共四个反贼家属,拉到市上日夜轮奸,二十几条壮汉搞了十几天,一个个面如菜色,老子看不过眼,上去一展神威,那四个贱人不到一个时辰,就全给老子插得只剩半条命了!”罗参道:“此事下官也曾听闻。却不知那四个贱人现下如何?”李大人道:“没如何,贱人嘛!操到大肚还继续操,生下的小孩世代为奴。”

说话间,外面押了一队衣裳凌乱,却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女人进来。成进定睛细看,只见杨缃玲、赵夫人姐妹等都在其中,为首的一个挺着大肚子,正是自己的妻子赵霜灵。

罗参道:“这个大肚婆是赵昆化的女儿,肚子里是成进的孽种,身份要紧得很。哈哈!我操了过,那穴儿还很紧,不错。”李大人笑道:“有意思!”走上前一把扯住赵霜灵的头发。赵霜灵被迫仰起来头,满面泪花,害怕地看着李大人。

那李大人笑道:“嗯,长得还不错。”手伸进赵霜灵的衣服里,握着她一只乳房用力捏住,点头道:“嗯,很滑,很结实,很不错。”赵霜灵疼得眼泪横流,口中“啊”的一声大叫,连声求饶。李大人嘿嘿一笑,松开她的乳房,手摸到她的胯下,“嘶”的一声响,将赵霜灵下身整条裤子撕为两半。赵霜灵两条雪白的大腿不停的打着抖,阴阜上淡淡的嫩毛露了出来。

李大人一只大手掌捂到赵霜灵的阴户上,粗壮的中指立刻便插了进去。赵霜灵哭着挣扎,双眼红肿,可她纤细的身躯在高大的李大人跟前,简直就象他手心中的玩偶一般。

李大人玩了一会她的阴户,赞道:“嗯,不错!看来你老公也不怎么经常操你嘛!”突然伸腿在赵霜灵膝弯处一踢,赵霜灵腿上一软,“咚”的一声跪了下去,面孔正对着李大人的胯下。

李大人掏出肉棒,捏开赵霜灵的嘴,便往里塞了进去:“乖乖让老子爽一爽,不然把你肚子剖开,看看那孽种是什么样的!”赵霜灵早就怕得发抖,不敢违抗,只好轻轻地舔起他的肉棒来。

厅中的大汉们见赵霜灵跪下,顿时也手推脚踢,将一队女人全部踢得跪在地上。这批女人在龙神帮早就饱受凌辱,现在只不过刚脱虎口又入狼窝,倒也没什么不习惯。只是心中惴惴,不知道这官儿要怎么炮制她们。

罗参指指赵夫人,道:“这婆娘是赵昆化的老婆。年过四十了,你看看比那些官家夫人相比,保养得如何?”李大人一手按着赵霜灵的头,看了赵夫人一眼,道:“嗯,不错。这婆娘就是这小贱人的亲娘吧?让我看看她的奶子。”厅中众人呵呵哄笑。

赵夫人挣扎道:“不要……”但马上给旁边一名大汉抱住,襟前的衣服被撕破。那大汉将她的身体转向李大人的方向,双手各握着她一只乳房,捏了一捏,笑道:“皮肉还挺细嫩的。”李大人点头道:“四十几岁奶头还会向上挺,不错的货色。养着好的话,这身体再玩个十年八年没什么问题。”伸手将赵霜灵推倒在地,抓着她双脚向上一提,粗壮的肉棒“呼”的一声插入赵霜灵的阴穴中。

“呀……”赵霜灵一声惊叫,不停地哭着,已经圆滚滚的肚子随着身子的摇动,开始一顿一顿地,跟她胸前一对鼓鼓的乳房一起跳动着。众人看得好玩,不由嘻嘻哈哈大声哄笑:“操!操死这大肚婊子!哈哈!”

屋顶的成进又是气急又是心疼,强行按着怒火,摒着呼吸看着他们污辱怀着自己孩子的妻子,双眼血红,紧紧咬着牙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