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也曾相识

来源网络2018-12-05 15:52: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忽听赵夫人哭求道:“饶了灵儿吧……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呀……求求你们……”

罗参笑道:“可我们李大人喜欢操你的女儿啊!哈哈!难道你想代你女儿被操吗?”赵夫人忙道:“我代我代!放了灵儿了吧。”

罗参跟李大人相视一笑,踢了踢赵夫人道:“你很想代吗?求我啊?哈哈!”赵夫人脸上一红,小声道:“求求大人来操我吧……”

罗参哈哈大笑,对一帮手下说道:“这贱人真是欠干,真有够贱的。大家就满足一下她吧,哈哈!”众大汉哈哈大笑,立时便有几人围了上来,将赵夫人的身体抬了起来,三两下撕光她的衣服,当场便轮奸起来。

赵夫人身体给几只有力的手臂托住,两只乳房分别被大力地揉搓着,干涩的阴户跟肛门同时被肉棒一下子贯穿,痛得大声惨叫起来。慌乱间看见赵霜灵仍然被李大人按在地上奸淫着,哭叫道:“灵儿……放了灵儿啊……”

众大汉哈哈大笑,李大人肉棒插赵霜灵插得更是起劲,哪里有人理她?

“娘……”赵霜灵红着眼看着娘的惨状,口里不停地抽泣着,下体那坚硬如铁的肉棒一下下地捅入她的阴道深处,似乎已经插入她的子宫里撞疼了她的孩儿,赵霜灵脸上的肌肉疼得都扭曲,只有泪珠儿不停地流下。

“喝喝!过瘾!”李大人哈哈大笑,铁钳般的手掌将赵霜灵娇嫩的乳房抓得青一块红一块。

那帮官兵见大人们兴致已起,当下也不客气,三两个按着一个女人,当场也开始淫玩起来。一时间大厅里女人的哭泣声和男人的淫笑大作。

“啊……茹儿……瑶儿……”看着另两个女儿也正在给几名壮汉轮奸着,赵夫人哭得更是凄惨,“求求你们啊,茹儿肚子里也有孩子,不要……”话没说完,一根鸡巴塞入她的口中,顿时叫不出来了。

“呵呵,你这婊子也是大肚的?”正在奸淫赵霜茹的汉子道,笑吟吟地端详着她的身体,“还看不出嘛,哈哈!不过肚子倒是不怎么苗条!”赵霜茹正被奸得气喘吁吁,嘴里还塞着一根兴奋的肉棒,哪里应得出声来?

罗参笑咪咪地看着他这些美丽的俘虏,十分得意。忽然间好象发觉了什么,道:“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妞呢?怎么不一起带来?”

站在门口一个差役服饰的人赶忙跪下,道:“禀大人,她已经逃走了。”成进心中一动,想起刚才在外面看到的一条黑影,心道:“莫非真的是阿琪?”下面众女中,阿琪并不在其内。

罗参“砰”的一声拍桌子道:“混帐!怎么逃的?”那差役道:“是……是……是方姑娘打晕了张九……好在弟兄们发现得早,才只给跑了一个。”

罗参大怒道:“真是饭桶!饭桶!!姓方的贱人呢?”那差役道:“弟兄们已经把她拿住了,正待大人发落。”罗参叫道:“把那贱人带上来!他奶奶的,敢放走我的人?”

成进心中了然。第一个便先救阿琪的“方姑娘”,多半便是方漪蓉了。只是这小妞怎么会混入官府,却是奇哉怪也。

原来方漪蓉被成进释放后,彷徨无计,那日在城中得知本府罗大人正意图剿灭龙神帮,跟自己志同道合,遂前往拜见罗参。她对赵昆化和成进的恩怨颇为了解,罗参却恰恰不知此节,于是一拍即合。罗参见她长得美貌,几番挑逗都被方漪蓉拒绝,只好以宾客之礼待她。方漪蓉一心想报仇和救阿琪,便在官府中住下,心想罗参堂堂一个知府,当不致会胡来,等救了阿琪再一起走。谁知阿琪倒是从龙神帮中救了出来,却不料这罗知府也是淫棍一条,跟赵昆化并无二致。无奈之下只好强行劫狱。

“跑了什么小妞这么要紧,气什么气?”李大人对罗参笑道。

罗参“哼”了一声,一把抓起杨缃玲的头发,将她往地上一掼,道:“你女儿跑了,你很开心是不是?你奶奶的!”杨缃玲头撞在地上,撞破了一个口子,鲜血流了出来。这些年逆来顺受,赵昆化使尽浑身解数都不能让她屈服。只是本来已得脱苦海,孰料没多久便又入狼窝,本已万念俱灰。况且女儿已经逃走,心中再无牵挂。于是横目怒视罗参,并不答话。

罗参大怒,骂道:“贱人!”飞起一脚踢在杨缃玲的肚子上。杨缃玲疼得直蹲下身去,喉中不由闷出一声轻哼。

那李大人忽道:“这女人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罗参道:“嘿嘿,她名气可大着呢!二十年前名满江湖的冷面双艳中的妹妹杨缃玲就是她啦!”又扯住杨缃玲的头发,令她仰起脸来,好让李大人看个清楚。

“哈哈!”李大人一听,当即舍了赵霜灵,走了过去。赵霜灵赶忙将双腿紧紧合上,缩做一团。但立即便又有男人上前,拉手拉脚,将她拉成一个“大”字,几根肉棒在她跟前晃来晃去。赵霜灵吓得哇哇大哭,在男人们的淫笑声中,新的肉棒又进入了她的肉洞中。

李大人挺着肉棒,走到杨缃玲面前,将沾满赵霜灵体液的肉棒在杨缃玲脸上敲打着,哈哈大笑。罗参小心问道:“这贱人当年莫非跟李大人有什么恩怨?”李大人笑道:“恩怨倒是没有。罗大人你不是江湖中人,不知道当年的江湖中做梦都想操她们杨家姐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老子当年倒曾经跟她们并肩作战过。贱人,你还认得我么?”

杨缃玲看了他一眼,倒是记得他当年似乎是昆仑派的小徒儿,跟着师长行走江湖,曾经和她们姐妹一起擒杀过江州一名剧盗,当时他只是一个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想不到事隔多年,居然变成什么“李大人”了,而自己却反而屈辱地跪在他的脚下。

李大人笑道:“既然是你,我可要好好享用一下啦!哈哈!”一把将杨缃玲推翻在地,双手一撕,将她的衣服撕个粉碎,一把握住她的双乳,哈哈大笑。杨缃玲无力与抗,偏过脸去,闭上眼睛。

李大人道:“有意思,还想做冷美人呢!”手往杨缃玲胯下一抓,抓住她一把阴毛,拉了一拉。杨缃玲疼得“呀”的一声大叫,腰向上挺,稍为减弱一下绷紧的阴毛被拉扯的痛疼。李大人哈哈大笑,抓着她的阴毛继续向上提,拉得杨缃玲屁股越挺越高,几根阴毛已被生生拉断,杨缃玲疼得眼泪流了出来,李大人犹自不放手。

“求我饶命啊!哈哈!”李大人半蹲着身子,一手握住杨缃玲一只乳房,一手抓着她一把阴毛拉扯着,哈哈大笑。杨缃玲依然偏着脸,咬着牙忍着痛,却是仍不作声。

李大人冷笑道:“真犟啊!”抓着她的阴毛不放手,肉棒一挺,插入她的蜜穴中去。

杨缃玲“呜”的一声轻呼,头一仰,喉里似乎想发出什么声音。李大人哈哈笑道:“你这贱人也不年轻了,这烂穴儿还保养得不错嘛!”

杨缃玲脸一红,咬紧牙关,故意不理会他。李大人肉棒猛插,手从她的胯下移开,移到她的胸前,抓着一只乳房猛揉起来,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将杨缃玲的脸扳到正面,端详了一会,笑道:“还是跟二十年前一样漂亮,老有老的味道啊,哈哈!老子二十几年前就想插你了,不过当年没这个本事也没那个胆子。不料等到今天,居然还能够如愿。哈哈!”

杨缃玲身体被他玩得疼痛,眼眶又是一红,辛辛苦苦几经波折,最终还是逃脱不了任人奸淫的命运。年轻时艳名愈盛,人家对她便凌辱得愈来劲。干涩的阴道被粗鲁地贯穿,女人的私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任人玩弄,高傲的女侠变成人尽可夫的性奴……这些本来似乎已经过去了,但终于还是重新降临到她的身上。

“跑了的漂亮小妞就是这贱人的女儿吗?可惜可惜!不然母女一起操,多爽!”李大人一边奸淫着杨缃玲,一边对罗参道。

罗参指了一指在一旁正给几个男人轮奸着的嫣儿,笑道:“那个小娘们是杨绡玲的女儿,刚才又没见大人您对她有这么大的兴致?”李大人咋舌道:“是么?

怪不得这么漂亮!嘿嘿,你又不早说!把那娘儿送到窑子里,挂个牌子说杨绡玲的女儿在这儿等着挨操,哈哈,保管妓院的门槛都会给踏烂的!再把杨缃玲这贱人也一起送去,让她们姨甥翘着屁股在那儿等男人的鸡巴……哈哈,真是妙不可言!”肉棒一边抽插着,一边淫笑着对杨缃玲道:“好不好?妙不妙?哈哈!”杨缃玲红着眼侧着脸,眼泪又是慢慢流下,咬着嘴唇不作声。

正说话间,两名汉子将刀架在一红衣女郎颈上,将她推入厅中。成进在屋顶看得真切,来人正是方漪蓉。

方漪蓉一进门便见到厅中的淫乱景象,脸上大红,骂道:“想不到你堂堂一个知府……”话音未落,已给身后的汉子照着屁股一踢。方漪蓉双手被反绑在背后,顿时立足不稳,摔到罗参的跟前。

罗参一把抓起方漪蓉的头发,“啪啪”连扇了两记耳光,骂道:“小贱人!竟敢放走我的人?”

方漪蓉对他怒目而视,道:“我以为你是一个为民剿贼的父母官,才投奔于你。谁知道你……你强夺民女、聚众宣淫,跟龙神帮那些奸贼有什么分别?”

罗参冷笑道:“是吗?”提脚照着方漪蓉的肚子一踢。饶是他文人出身,脚劲并不甚大,但一下也将方漪蓉踢得肚中绞痛,忍不住发声呼号起来。

李大人忙着奸淫杨缃玲,对方漪蓉倒不怎么关心。只是听她这么说,忍不住驳斥道:“反贼的家眷都是贱人,本来罪该万死,罚她们以身赎罪,已是十分宽宏大量了。想齐泰和黄子澄家中那四个贱人,被提到市上日夜挨操,可是当今皇上亲自下的命,下官等只是依样办事而已。哈哈!”

方漪蓉骂道:“无耻!”罗参走上来,向着她的身体又踢一脚,道:“你骂皇上无耻?你这叛逆不道的小贱人,今日给本官拿住了,自然也要发配为奴!”一脚踩在方漪蓉的脸上,淫笑着碾了一下。

方漪蓉心中一凉,奋力挣扎。她武功尚在,虽然双手被捆住了,但脚下功夫未废。脑袋虽给罗参踩着动不了,但纤长的玉腿向上一踢,踢在罗参的腰眼上。罗参料不到这小贱人竟然还敢反抗,给这一踢,给踢得身子倒飞出去,痛入骨髓。方漪蓉一击得手,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罗参大叫:“把这小贱人拿下!”

但用不着他吩咐,自已有人挺身而出。方漪蓉立足未稳,已有一条大汉走近前来,却是李大人身边的近随。方漪蓉双手轻挣,知道一时之间无法挣得脱捆得双手的绳子,当下又是一腿飞出,踢向迫近自己之人。

那大汉微微一笑,瞧出她身形中的破绽,也是一脚飞出。方漪蓉飞出的一脚尚未接近对手,已给对方抢先一脚,重重踹中下阴的要害之处,顿时一声惨叫,身子远远地飞出,撞到厅中一根柱子上,身体重重在摔在地上,曲着身子痛苦地呻吟起来。

成进看看暗暗心惊:“方漪蓉武功也自不弱,她踢出的这腿虎虎生风,很是厉害,换了是我也不敢大意。这汉子却不费吹灰之力,只半招便将她重创……”虽然方漪蓉双手不得自由,功夫大打折扣,但这汉子的武功显然远在她之上。

“罗参这奸贼搬来的救兵果真厉害!”成进心下越发不敢大意。

罗参口里还在咿咿呀呀地叫着疼,一边在手下的搀扶中慢慢走到方漪蓉的跟前,伸腿在她大腿上一踢,骂道:“小……小贱人……哇……敢踢我……”方漪蓉下体剧痛,额上冷汗直冒,呻吟不止。给罗参踢这一脚不痛不痒的,只当没知觉。

罗参骂道:“他妈的,小贱人看不起我是吗?”喝令下属将方漪蓉的身子架了起来。方漪蓉鬓发凌乱,下体犹自抽疼不止,提不起力气来,顿时给两名大汉左右夹住,架着立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