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此情何堪

来源网络2018-12-05 15:53: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罗参骂道:“小贱人!”伸手够到方漪蓉的胸前,隔着衣服抓着她的一只乳房,用力捏了一捏,骂道:“看你跩!落到我的手里,嘿嘿!”

方漪蓉脸上一红,“呜”的一声,身体扭了一扭,却被两双有力的手臂紧紧制住,哪儿动弹得了?

“他妈的!”罗参凶性一起,使上蛮力,握着方漪蓉乳房的手指直陷入肉,用力扭了一扭。

“啊……”方漪蓉剧痛之下,脸涨得通红,拼命挣扎,双腿作势又要踢。可甫一动,大腿根处抽疼难忍,顿时使不上力气来。

“嘶……”罗参用力一撕,方漪蓉上衣半幅布给撕了开来,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肚兜。

“混蛋!你想干什么?”方漪蓉挣扎着叫道。

“嘿嘿!干什么?发配为奴还能干什么?那小妞儿给你放走了,本来就得拿你来代!”罗参淫笑道,“把这臭娘们给我剥光了!”

“不要……混蛋……”方漪蓉大叫着,身体乱扭着。可腰带一下子给扯开,肚兜的带子给挣断,一只大手掀开她的上衣,一对美玉般的乳房露了出来。

“哈哈……”罗参拍皮球般地拍打了几下方漪蓉的乳房,笑道,“圆滚滚的挺美嘛,好一个婊子!”

“无耻……你堂堂一个知府……”方漪蓉大羞,声嘶力竭地叫道。

“谁规定知府就不能教训女奴的?”罗参得意洋洋,刚才被踹了一脚的伤处似乎也不疼了,一手把玩着方漪蓉的乳房,另一手老实不客气地伸入她的裤子里面。

“咦?!”罗参脸上突然浮现出古怪的笑容。

“刷”的一声,方漪蓉的裤子被拉脱到踝下。“把她屁股抬上来,我看看。哈哈!这贱人!”看着方漪蓉阴阜上新长出来的短短阴毛,不由大奇。

“呜……不要……混蛋……”方漪蓉阴户上的秘密被暴露在众人眼底下,羞愤欲绝。拼命挣扎也没有用,她两条腿分别给两条大汉左右抱住,被托着屁股大大分了开来。

“喔?”罗参伸手到她阴部上摸了一摸,弹了一弹拴在那儿的小银环。方漪蓉身体微微一抖,几乎便要哭出声来。

“呵呵!跟那几个贱人的一样。”罗参不由转过头去,看了秦晶和赵霜茹她们一眼。

“淫奴方漪蓉!”已有人发现了银环上的小字,大声地念了出来。

方漪蓉几乎要昏了过去。

“哈哈!还以为你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小姐,原来早就是个淫贱的婊子!是给赵昆化还是成进操烂的?”罗参哈哈大笑着,中指拨弄了几下她的阴唇,便即捅入方漪蓉的阴户之中。

“呜……”方漪蓉羞愧无地,身体轻轻颤抖,几滴眼泪终于慢慢流下。

“哈哈!这婊子哭了!给罗大人玩得太舒服了吧?”有人笑道。

“不错不错,这洞洞还没给操烂。”罗参嘉许般地点了点头,拉下自己的裤子,“让老爷来操烂你这贱人!”喝令手下托稳方漪蓉,淫笑着扶着肉棒,对准她的花瓣慢慢插了进去。

“啊……”又一次被强奸了,方漪蓉不由轻轻一声呻吟。没想到庆幸脱离成进的淫爪没多久,身体竟然又给这道貌岸然的知府占有了。躲避着大厅中一个个壮汉淫笑着的目光,方漪蓉心中不停地颤抖着。

“这贱人的屁股早给人操到开花了!我呸!”左边那正托着她屁股的汉子,一只手指已慢慢侵入她的肛门中,宣布了他的最新发现。

“早说这婊子是个贱货了!”罗参嘿嘿笑道,“一直还在我的官衙里面扮纯情!他奶奶的!原来……淫奴方漪蓉?哈哈!”肉棒在方漪蓉干涩的阴户里慢慢抽送着。

“喔……”方漪蓉头上冷汗直冒,刚刚受创的阴户给抽动着的肉棒擦得抽疼不止。那么多的男人还有淫笑着欣赏着她被强奸中的肉体,方漪蓉恨不得就此死去。

“他奶奶的!”成进伏在屋顶上,初冬的寒风吹得他身上有点发冷,但身下大厅中淫乱的场面仍在继续,他的姐姐和妻儿正在给人轮奸,“罗参这杂种真他妈的狠!”

再看下去吗?越看只有越怒,姐姐和灵儿凄厉的哭叫声令他的心不由也有些颤抖。

走吧?可好不容易来到这儿,怎么甘心?

方漪蓉遭受最多的折磨,余怒未消的罗参命令他的手下将她往死里整,一根又一根的肉棒绝不停歇地贯穿了方漪蓉的前阴后庭。方漪蓉全身被粗暴的手掌抓得又青又肿,受伤的身体被奸得死去活来,红肿的双眼愤怒地瞪着欺辱她的男人。但男人们只有越来越兴奋。

但最兴奋的时候也正是最松懈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制住方漪蓉身体的男人已松了劲。

方漪蓉积聚已久的力气突然暴发,猛的一下挣脱男人们的控制,飞身撞向厅中的柱子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方漪蓉不要再沦为一个性奴了。

成进心中一紧,脑中闪过几个月前龙神帮中,那受尽屈辱的女人周纤絮的身影。他好象又看到一个美丽的身躯脑浆横流的惨状。

但惨剧没有发生,一个身手不凡的男人关键时刻扯着了方漪蓉的后腿。

“咚”的一声,方漪蓉的脑袋还是撞上了柱子,头破血流地昏了过去。

“还有气!”有人证实了一下。

“他奶奶的真是扫兴!抬下去叫大夫看一下,这婆娘我还没玩够!”罗参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方漪蓉给胡乱地套上衣服,被一个男人扛在肩头走了出去。

成进心念一动:“要是想救这蓉奴,现在正是好机会。”

“可姐姐和灵儿还在受苦,我着急救她干什么?”

“嗯,看这妞儿武功还不错,说不定能助我一臂之力……”

依依不舍地又向大厅看了一眼,嫣儿和杨缃玲她们仍然正被轮奸着,赵霜灵身体虚弱又怀着孩子,已晕了过去,凌乱的头髪披住了半边脸,形容憔悴不堪。罗参于是大发慈悲让她躺在一边休息。

“姐姐,灵儿,姨妈……我拼了命也会救你们出来的,你们多忍一会……”成进心中暗道。当下看准方漪蓉的去向,从屋顶悄悄溜下。

那扛着方漪蓉的大汉自以为身在府衙之内,十分安全,浑没想到有敌窥视。结果当他走到无人处,颈上突然一痛,叫都未能叫出一声来,已是昏倒在地上。

成进将他拖到角落里,以免太早被人发现,然后将方漪蓉背在身上,认准方向,又窜到屋顶,朝府外直奔而去。

虽然大病初愈,武功未能尽复,但此刻成进心知一切不能大意,沿着屋顶和树木的掩护,翻墙出外。到官府发现有人昏倒,敲锣打鼓地捉刺客时,成进早去得远了。

一路狂奔出城,成进专抄小路。也不知奔到哪儿,看看后面并无追兵,成进方气喘不已地倚在一株树上停住了步。

好累!成进心道:“怎么会累成这样?难道只是因为我大病初愈吗?还是因为这几个月纵欲过度,把身子累垮了?”

“没人了,放我下来吧。”后面轻柔的声音说道。原来方漪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醒转。

“是你!”方漪蓉被轻轻放了下来,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了恩公的面目。

“嘿嘿,是我!”成进道。

“你救我干什么?”方漪蓉后退一步。

“因为看你比较容易救,就顺手救了啦!你这美人儿落在那姓罗的手里,真是太糟蹋了!”成进嘿嘿笑道。

“你……你这恶贼!你想干什么?”方漪蓉脸上一红。

“我恶贼?”成进冷笑道,“嗯,对你来说,就算我是恶贼吧!总还没罗参那人面兽心的混蛋恶吧?我现在跟你一样,想恶也恶不起来了。嘿嘿!”

“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方漪蓉咬牙道,“你污辱了我,我不会忘记你的!你想干什么,直说吧!”

“我跟你一样,想救人。”成进道,“阿琪表妹不是已经给你救出来了吗?她在哪儿?”

“我……我不会出卖她的!你休想去污辱她!”方漪蓉又后退一步,可脚心一软,立足不稳,摔倒在地。刚才的创伤现在仍是痛疼不止,头上的伤口还在滴着血。

“阿琪表妹早就不怪我了,不信你去问她。她说只要我改邪归正,她愿意一辈子侍候我。等我救出我姐姐她们之后,我就改邪归正了。”成进道,伸出一只手,“来吧,我扶你。”

“呸!不用你好心!我不信!”方漪蓉道,挣扎着想爬起来。

“嘿嘿,你不信就算。那混帐官儿知道我跟赵老贼有深仇大恨,一定是你说的吧?嘿,你泄了我的底,也害得我不少,有什么仇也该报了。”成进道。

“报?哈哈!”方漪蓉大笑道,“你不还好好地在这儿?我报了什么?”

“罗参要是不知道龙神帮即将暴发内乱,也不一定有这个胆儿放胆剿灭我们!他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将我们派在城里城外的弟兄不动声息一一擒获,算准我们拿他没办法……嘿嘿!”成进道,“算了不提这个了。反正我们现在可是同仇敌忾,我救你,只是想多个帮手。我现在哪有心思搞你?就算有,我也不会搞。”成进叹气道。

“我不会信你的!我一看到这个地方,我就……”方漪蓉没力气站起身来,坐在地上狠狠说道。

成进环顾一下,原来又跑到这东林中来了。此地正是当时他擒住方漪蓉的地方。

“嘿嘿,谁叫你长得太漂亮了……”成进笑道。

正说话间,远处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嘘……”成进把方漪蓉搀扶到树后,屏气禁声。远远的一条身影蹒跚而至,越走越近,是阿琪!

“她怎么跑得这样慢?反而落在我们的后面?”成进心道。

“阿琪快跑,这恶贼要害你……”方漪蓉突然大叫道。

“不要怕,是我啊,琪表妹!”成进跟着喊。

阿琪停住脚步,呆了一呆,看清从树后现身出来的两条身影。“蓉姐……”她哭着扑了过去,“你……你没事吧?”

“她没事,我也没事。”成进笑道。

“是……是他救你出来的吗?”阿琪看了成进一眼,问方漪蓉。

“是……是吧……”方漪蓉道。

看到方漪蓉头上还在流血,阿琪连忙撕下一块衣服,替她包扎伤口。

“阿琪,你没事就好了。我……我们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吧……我……我有点怕……”方漪蓉回想起在苏州的惨痛经历,不由心有余悸。

阿琪摇了摇头:“我娘还在那个恶知府手里,我……我怎么能抛下她不管呢?再说,我来苏州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救她,我不能……”

方漪蓉默然。成进道:“放心吧,琪表妹,我一定会把你娘救出来的,还有我姐姐……”

阿琪白了他一眼,哭道:“都是你!都是你!你要是早带我们回武昌……你……”伸手抹一抹泪。

成进低头不语,隔了半晌,叹道:“是,是我不好。唉!”

“要是我不贪恋龙神帮的权力和美色,要是我听姨妈的话……”成进心道,“姨妈跟姐姐就不用再一次受苦,灵儿……灵儿也就不用挺着大肚子还给人……还给人……”不由眼泪融眶。

“我……我原来真是个混蛋!又白痴又混蛋!罗参那杂种明明摆好架势要消灭我,我还在得意洋洋地自以为是!是我害了她们!是我!”

“为什么我不听姨妈的话呢?不然的话,我们一家人已经开开心心地在武昌过快活的日子了!我已经能够从头开始,做回我的慕容公子了!我干了那么多坏事,现在是报应吗?还是老天在捉弄我?”成进手捶着脑袋,痛哭失声。

“是我不好!是我混蛋!我鬼迷心窍!”他大哭道。

方漪蓉和阿琪面面相觑。方漪蓉冷冷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你自己活该身遭报应,可是为什么还要连累无辜的亲人?你……”说得痛快之极,还待再说,阿琪忙捂住她的嘴,轻声道:“进表哥,后悔也无济于世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救人吧……”

成进长舒一口气,咬牙道:“不把姨妈和姐姐还有……还有灵儿救出来,我誓不为人!”

方漪蓉嘿嘿笑道:“我看你拼了命也未必……”阿琪插嘴道:“那灵儿是谁?是不是赵老贼那个嫁给你的女儿?她……她……她家害得我们这样,你还掂记着她干嘛?”

成进叹一口气,喃喃道:“是她爹干的坏事,跟她无关的。她年纪又小,又不会武功,又不知道她爹爹和她相公在外面做了多坏的事。唉,她很可怜的,又怀着我的孩子……她对我很好的,我不能丢下她不管……我……我……我也不是无情无义的人……”

方漪蓉冷笑道:“很好,你有情有义……”阿琪扯扯她的衣袖,道:“蓉姐……”方漪蓉道:“你没见过他作恶时的样子吗?嘿嘿,他是怎么对我的?他……”脸上一红,住口不言。

成进看了她一眼,正色道:“方姑娘,以前是我对不起你。等我救出我姨妈她们之后,你喜欢怎么处置,我绝不皱一皱眉头!”方漪蓉冷笑两声,盯了他一眼,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阿琪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别说那么多了,这地方好冷啊!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歇脚再说吧!”成进便道:“赵府是去不成了,到老屋去吧。”

阿琪道:“什么老屋?”方漪蓉道:“就是……”脸上大红,道:“那个地方太肮脏,我不去。”

成进叹道:“放心吧,我不会再冒犯你了。现在我们都是通辑犯,有地方躲就先躲一下吧!”阿琪也忙帮着劝解,总算劝得方漪蓉勉强同意去老屋。当下成进走在前面,阿琪和方漪蓉互相搀扶着,慢慢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