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他乡遇故

来源网络2018-12-05 14:25:5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同时玩弄两个屁眼,呵呵直乐。笑对霜灵道:“你这儿痛不痛?我来干一干好不好?”

霜灵眉头深锁,虽觉後庭有些快感,但对这种玩法毕竟颇为抗拒,却不敢逆他的意,沉吟不语。

成进笑道:“你跟云儿亲亲嘴,放松放松。”将手指拔出来,插入云儿的阴道中捣弄。

云儿两个肉洞同时被玩,身子直抖,忽感小姐温暖的嘴唇贴了上来,只得伸嘴相迎。成进见她们听话,甚是欢喜,将沾满云儿淫液的手指抽回,又插进霜灵的屁眼之中。

霜灵这次有备,身体只稍稍动一动,便听任他手指直贯而入。成进在她屁眼中玩弄一阵,感觉肉壁已不十分紧张,笑了笑,抽出云儿屁眼中的肉棒,移一移身,插入霜灵的菊花蕾中。

霜灵给他一插,张大了口,“啊”的叫了一声。云儿的舌头伸入她嘴里,在她的舌尖上碰了一碰,霜灵喘一口气,两人的舌头便缠在一起了。

成进肉棒轻轻抽动,手掌却又回到云儿的下身抚弄,食指扣入屁眼,中指和无名指便插在她的阴户中,三指齐齐蠕动。

主仆两人高撅着屁股,并排趴在一块,一边亲嘴,一边让成进在下身玩弄,都是面色赤红。快感一到,都忘了害羞,动作越来越自然。成进欣赏着二女的媚态,兴奋不已,动作慢慢加快,身子一颤,将精液喷射在霜灵的直肠之中。

随後几日,成进没事便在房里跟霜灵和云儿玩一龙双凤的游戏。二女知道只要顺着他意,倒也不十分为难,抗拒之心一去,乐趣便生。只是霜灵想到自己乃是小姐,却每每要跟自己的婢女一起被操,还是有点不高兴,好在成进明显对她更偏爱,也只得作罢。

这一日,有家人来报,说知府罗大人亲来拜庄。成进笑了一笑,知道得计,出来迎接。

原来那罗参得知女儿被劫,情知是龙神帮所为,这几日间多次派人来问,赵昆化都不见,只令下人推托。罗参明白赵昆化是要他拿几个被擒的龙神帮众来交换,无可奈何,只得认输,今日便带同这几人,备了厚礼来访。

赵昆化却不在家,成进出来接待。见罗参就范,便客套几句,命几名帮众陪他坐等,自己骑匹快马直奔龙神帮总坛。

一到总坛,大厅中却不见人,转入後堂,见到一个艳装丽人,身披薄纱,里面贴身衣服清晰可见,正是阿茵。成进看她胸前高鼓,双乳甚为丰满,一双玉腿隐约可见,身上不由一热。

阿茵一见他,笑盈盈的说道:“可是二姑爷麽?老爷在里面,说你要是来了进去找他。”成进一时对她不知如何称呼,还了一礼,径自进入阿茵所指的一间房中。

一进房,成进不禁呆了一呆。只见两具雪白的赤裸女体面贴面给绑在一起,一个躺在床上,另一个便俯贴在她上面,两女双腿给大大分开绑在床边两端,四只乳房相互给压得扁扁的。赵昆化跪在她们下身,正抽插着,看不清他正在干着的是哪一个女人。

赵昆化察觉他进来,哈哈笑道:“罗家这两个美人儿真是不错,再玩多几年只怕也不会厌。难得长得一模一样,偏又这麽动人!”成进答道:“可是这两个妞马上就得还啦。那罗参已经认输,我们的人也放回来了,正在家里等呢!”

赵昆化道:“让他多等一阵,我玩够了再说。”继续抽插。成进一旁只看得浑身火热,只是老大人没有请他同玩,不敢造次。

好容易等赵昆化干完,却听他说道:“好啦!阿茵!”命阿茵进来帮罗氏姐妹松绑。成进只见姐妹俩都是下身一片狼藉,双眼肿红,显然已哭过不少。阿茵解开罗家姐妹後使来服侍赵昆化穿衣,赵昆化一边笑一边在她身上乱摸。成进一边见到千姿百媚的阿茵,另一边见到正抱头痛哭的罗氏姐妹,只觉口乾喉燥。

赵昆化穿好衣服,也不教映雪和映冰擦乾净身子,便命她们穿好衣裳,去见她们的老爹。

那罗参早等得团团转,一见赵昆化来到,勉强作揖,客套一下。转眼见到两个女儿进来,都是衣裳乱、神色憔悴,不禁大怒。对赵昆化喝道:“你……你对她们干了什麽?”

赵昆化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淡淡道:“也没什麽。看在罗大人的面上,没干她们的屁眼。”

罗参气得七窍生烟,跌坐在椅上,呼呼喘气,面色青一阵、红一青。定了定神,思量现在人在他的府上,发作决讨不到好处。当下强忍怒气,说道:“赵官人,你的人我都带来了,我的女儿可以带走了罢?”

赵昆化笑道:“两位令嫒真是天姿国色,老夫心内甚为喜爱。何况她们的味道老夫也尝过了,不如罗大人便招老夫为婿,将两位令嫒给我做做填房如何?”

罗参面色铁青,瞪了映雪、映冰一眼,见两女闻言都吓得直哆嗦。咬牙道:“做你赵大官人的长辈,我可不敢当!告辞了!”头也不回,招了随从及两个女儿便走。赵昆化得意之极,哈哈大笑,命人收了礼品,叫成进送罗大人出去。

罗参根本没理成进,一出门便跟两女乘上三架备好的轿子便行。他自是忿恨之极,不过自此之後官府倒也再没招惹龙神帮,对其恶行总是睁只眼闭只眼。但罗参哪肯就此善罢甘休,日後自当伺机报复。此是後话,按下不提。

话说成进见罗参刚起程,忽然一个随从走到身边,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低声道:“小少爷,还认得我麽?”

成进早就发觉这人自一进门便一直瞪着自己看,本来也不在意。听他一问,端详一会,喜道:“你是虎子!”

这人正是成进幼时的书僮,当年惨祸发生之时他刚好不在家,才幸免於难。

“小少爷”便是他以前对成进的称呼,独家专用。

虎子见小少爷认出他来,说道:“此处说话不便,午後我在城东聚贤楼等小少爷。”成进点了点头。虎子大喜,又行了一礼,转身急随罗参等人而去。

午後,成进立刻进城,心中又喜又忧。喜的是故人重逢,忧的是这虎子多年不见,现下心中不知如何,要是他踢爆自己是玲珑双剑的儿子,给赵昆化知道,那便大事去矣。

进得城来,找到聚贤楼,见虎子早就等候多时。

甫一坐定,虎子便开口问道:“小少爷,你可知道害春华门满门的奸贼是谁麽?”成进不明他底细,回问道:“那你知道吗?”虎子沉吟片刻,说道:“便是这龙神帮干的!小少爷你当真不知道?”成进缓缓点点头,道:“我知道!”

启口先问他别後情状。

原来虎子探母归来,发现春华门已成一片废墟。大愤之下,明查暗访。当时他虽小小一个孩童,却也颇为聪明,沿路行乞,在不少帮会左近出没,历经辛苦终於探得真凶。於是便在苏州龙神帮总坛附近,凭一点小时从春华门学到的武艺卖艺为生。後来见新任知府有意与龙神帮作对,便投入罗参手下,伺机报复。这日虽见罗参这边希望渐灭,却发现小少爷竟仍在人世,并且已混入龙神帮高层。

成进细察他话语,料想当可相信。他自幼与虎子一直感情甚好,这下喜不自胜,便将自己的经历说与虎子听。虎子衔泪听着,待知慕容小姐的丫鬟冬儿被轮奸惨死的情状,伏案大哭。原来冬儿是他的亲姐姐,两人一起在慕容家服侍慕容姐弟。

成进道:“总有一日,我要将赵家的女人一个个都干遍,奸给赵老贼看,再将他剜心剔骨,报我春华门满门的血海深仇!”拳头重重在桌上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