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誓入虎山

来源网络2018-12-05 15:53: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两天不见阳光,这天太阳总算露了会脸,天气略显暖和。三人乔装打扮,悄悄混入城去。

走在城内的大街上,感觉气氛有点异样。时不时有人“刷”的一声从身边奔过,脸色兴奋,步履匆匆。

三人相看一眼,点了点头,拥在人群中,一路走到城中心的一个小广场上。

此处原本是市集之所,四周都是商铺酒肆,唱戏杂耍也时常在此唱演,每逢过年过节,人群蜂拥,正是城中热闹之处。今日不知是什么日子,竟惹得大批闲人围观,早将左近的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

三人转过路口,前面早已黑压压一片都是观念民众,却是难得挤得近前。只见到小广场的中心高高地竖着一根旗杆,杆上好象吊着什么物事。

成进道:“算了,咱们办正事要紧,看有没有办法混入官府。不要管闲事了。”

悄悄从人群中退出,走到官府旁边。却见四周也早已密密麻麻围了大批的官兵,戒备森严,根本没缝可钻。

“都是为了救你这小娘皮!”成进狠狠盯了方漪蓉一眼,“现在打草惊蛇了!”

“嘿嘿!”方漪蓉冷笑一声。

“还笑!”成进大怒,“现在怎么救人?你说啊!”

“我怎么知道?”方漪蓉爱理不理。

“你们别吵了。”阿琪道,“那边好象官府贴出告示了,去看看再说。”

告示:“兹有龙神帮造反作乱,已为剿灭,贼首成进等人逃脱。若有提成进人头上献者,赏黄金百两,报知贼人下落者,赏白银五十两。所有贼人眷属均已羁押在案,以待发落。成进之女眷裸众三日,以儆效尤!此示!”告示上草画了成进小像。一大班人围聚观看,议论纷纷。

“哼!龙神帮作恶多端,终于也有今日!”

“嘘!你没看到那个贼首还在逃吗?要是给他听到,小命就玩完啦!”

“我呸!那贼子此时自身难保,怕他谁来?”

“唉唉,总之还是小心为上……”

“这就是作恶的现报!做了坏事,不仅要连累老婆大着肚子还要当众给人操,这就叫做以儆效尤了……”

成进眼前一黑,几乎便要冲上前狠揍那两个多嘴的家伙一顿。阿琪和方漪蓉死死扯住。

“忍着吧,不可造次!”阿琪道。

“不好,那……那广场上……”突然想起那两个人的议论,那旗杆上吊的,果然好似是个人。成进脸一下变得雪白,叫了一声,转头便欲冲出去。

“别乱来……忍……忍着点……”阿琪和方漪蓉死命扯住他,“从长计议,不可造次,不可造次!”

“呼……呼呼……呼……”成进急喘着气,强行压抑着怒火。

“罗参这么做,摆明了是诱你上钩。你一现身,就上当啦。那广场的周围肯定布满高手,想送死也不用这么死法。”方漪蓉道。

“可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成进喃喃道,方寸大乱,“难道就听任他们当众污辱姨妈和灵儿吗?不知道广场上还有谁?姐姐呢?”

一提起杨缃玲,阿琪也急了,急着想去看个究竟。

“灵儿,她身子这么弱,怎么受得了啊?不行,我一定要救……”

正咬牙切齿间,方漪蓉轻扯了一下他的衣服,三人转回头,向广场挤去。

越走越近,成进身上越来越冷。因为,广场中那旗杆上的人,越来越看得真切。

是姨妈,真的是姨妈!被吊在那儿,一丝不挂地吊在那儿!

成进强忍着心里的悲痛,阿琪紧紧牵着他颤抖着的手,重重地捏了一下他的掌心。“不能冲动!不能冲动!”成进心中大声地对自己说。

“娘……娘……”阿琪也在心中大叫着。

旗杆的下面,一个女人跪着趴在地上,她的双手双足被拴在地上,被蹂躏得又青又肿的屁股高高地翘着,一丝不挂的胴体吸引着四周围观者好色的眼光。

女人吃力转过头,向上方仰望着。她的身后,男人正按着她的腰奸淫着她。她眉头紧锁,眼眶盈泪。她当然是杨缃玲。

“怎么办?怎么办?”阿琪低声哭着,“进表哥,想法子救我娘啊……”

“姐姐呢?姐姐呢?”成进眼光搜索着。没有发现嫣儿,他心中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幸者,看到姐姐就等于有了一线救她的机会;不幸者,他怎么忍心再看到姐姐又被当众淫辱呢?

成进没有找到姐姐,但,他发现了旗杆的另一面,吊着另一具赤裸的肉体,大着肚子的赤裸肉体。

“灵儿……”成进血往上冒。

赵霜灵耷拉着头,清秀的面容上满是泪痕。她现在是一名女反贼,怀着钦犯的孽种,被官府吊在这儿示众,“以儆效尤”。她一条腿被绳子在膝盖处捆住向上拉高,露出惨遭过凌辱的阴户。“呼!”一枚臭鸡蛋飞来,准确地命中她的下阴,蛋黄蛋白四下飞溅,将她的下体弄得乱糟糟一片。

成进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的脸涨得通红,没人知道那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焦急,还是因为愤怒。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肺在猛烈地翻腾着,他的全身忽冷忽热,他似乎要爆炸了。方漪蓉警觉地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但他没有觉察到。

一枚又一枚的臭鸡蛋、西红柿飞向赵霜灵雪白的肉体,有的准确地击中目标,有的偏离的准头,但不论准头如何,四下围观的人群喝彩声和哄笑着此起彼伏,没人看到赵霜灵的颤抖和眼泪,没人在乎这受辱的女子内心如何凄苦,也没人理会她是否无辜,除了成进。

“呀!”成进突然一声大喝,纵身飞起,手中剑一挥,旗杆顶吊着两具肉体的绳索应声而断,赵霜灵和杨湘玲的身体向下坠落。

成进早有准备,身在半空,双手合围一抱,分别将姨妈和妻子稳稳托住,双脚借势在旗杆上一蹬,身子在空中翻了个斤斗,跃回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也不及招呼方漪蓉和阿琪,双足疾点,以地上一个个的人头当跳板,几下起落,身已到了场外。

这变故来得太快,守在广场的官兵和混在人群中的高手们还没来得及出手,成进已经身影一转,转入一条小巷之中,不见了踪影。官兵们乱声大哄,大声呼喝,顿时广场上大乱。一队官兵尾追成进而去,另一队则四面散开,意图抢在前面堵截。

“好俊的身手!”方漪蓉暗暗赞道。

成进把已经昏迷的姨妈放了下来,带着灵儿,直向院处奔去。

“俊什么!他……他……他……他只顾赵老贼的女儿,也不顾我娘……”阿琪急得直跳。

“嘿嘿,你娘要留你来救嘛……他都把一大半的官兵引开了……”方漪蓉低声道。“可……”阿琪还待再说,忽听旁边有人说话。

“李大人果然妙计,这成进果然自动跑出来授首了。咱们快追!”

“急什么!等老罗的手下追着他跑,咱们悄悄去堵在前面,一个不觉意将他拿来,这天大的功劳就……哈哈!”

“吕大人所言甚是!那快走吧,别让功劳给别人抢了去……”

方漪蓉待那两人去远,才悄声道:“再稍候片刻,等高手都去追捕成进,这儿只剩下些小兵丁时,我们再侍机行事。嘿嘿!你先去找匹马,到城门口等着接应我!”阿琪道:“嗯!可……可是他……他很危险,这么多人前后夹攻他……”

成进一手挟着妻子,一手挟着母亲的尸首,沿着大街小巷没命而逃。后面的追兵大呼小叫地赶在后面,好在街上闲人太多,大批的官兵给人潮阻着,总追不近身来。

成进一见有路口便即转弯,专挑小巷而走。正跑到弯口处,前面忽有人向他突施袭击,一掌照他心口拍来。成进两手都抱着人,腾不出来应招,情急身体急刹,腾空而起,以脚掌应了这一招,脚心在那人掌上一蹬,也没空看那人长的什么模样,借力飞上屋顶,几个起落,落到另一条小巷之中。

耳旁仍闻得远远的吆喝声环在四周,身似已陷入包围。成进躲在一处屋檐下,大汗淋漓,心一酸,几欲滴下泪来。赵霜灵却正张大着眼睛,柔柔地望着他。

“放心吧,灵儿,我一定会带你逃出去的……”成进在妻子额上轻轻一吻。

“不……不要管我了……相公……他们……他们要害你啊……我……我会拖累你的……”赵霜灵有气无力地说。给在广场上那么折磨,身体本已十分虚弱的赵霜灵几乎便要虚脱。

“我……”成进情知她说的有理,孤身一人要脱身尚且极难,何况还要照看着一丝不挂而又毫无抵抗力的人,目标确实太大。

追兵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成进长呼一口气,发觉身后这扇门似乎半开着,道:“那好吧,灵儿,你先在这家人里面躲一下,我回头再来接你。要是给他们发现了,你好言相求,求他们暂且收留你吧……”轻轻推开门,将赵霜灵放入门内。

“灵儿乖,我会来接你的……”成进勉强对着霜灵一笑,咬牙退了出来,闩上门,腾身飞上屋顶。

“他在那儿!”不料远远的屋顶处也有人,立时发现了成进的行踪。

成进更不打话,纵身便跑,从一家民房的屋顶跳过另一间,瞅个空子,跃下平地,又沿着大街小巷遍地而逃。

耳旁的追杀声不绝于耳,成进离开赵霜灵的藏身之所却也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