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无名艳女

来源网络2018-12-05 14:51: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成进又说道:“虎子,你不如就来我这儿帮我吧。我有了一个好帮手,大事

一定能成,你也好给你姐姐报仇。”虎子马上同意。成进又道:“可惜我娘和我

姐姐都是死不见尸,也不知道……”心想母亲与姐姐都是世上罕见的绝色美女,

落在赵昆化这淫魔手里,不知道要受多少折辱,不禁滴下泪来。

虎子双手握住他的拳头,说道:“夫人和小姐吉人天相,我们一定能找到她

们的。”成进摇了摇头。他在龙神帮日子已是颇久,曾经细细探察过,却从半点

线索,料想母女二人都是凶多吉少。

两人多年不见,话语极多,一说便说到傍晚。成进道:“虎子你还没娶老婆

吧?”虎子脸上一红,说道:“我……我这几年生活从没安稳过,又穷,哪里曾

碰过女人?”

成进“哈哈”一笑,道:“那你还是个雏儿啦!哈哈,来,跟我走,我给点

腥的给你尝尝。”拉了虎子出城。虎子听他说到这调调儿,很是害羞,跟他来到

赵府。

赵府座落城外,占地极广,赵昆化给女儿女婿划了好大一片房屋,使之成为

成进和赵霜灵独有的领地。成进将虎子介绍给赵府中人,称是自己幼年好友,久

别重逢。众人见是二姑爷带来的,自没多话。

成进在自己房间不远处拨了一套大房给虎子,跟他说:“你先去洗个澡,明

天再带你去见赵老贼。我现在去带个女人来服侍你,呵呵!”不理虎子脸红犹如

关公,哈哈而去。

虎子心中也着实兴奋,当下脱衣沐浴。当他刚抹好身子,正要穿上成进送的

新衣的,门“吱”的一声响,成进领着一个小姑娘进来。虎子“啊”的一声,捂

着下身,眼睛却向那姑娘身上直瞧。只见她十六、七岁年纪,双眼水灵灵的,长

得颇为标致。那女孩见他这副熊样,“嗤”的一声轻笑。

成进轻轻在她头上一拍,骂道:“笑什麽?这是虎少爷!今晚你好好地服侍

他,要是虎少爷有什麽不满意,明天要你这浪蹄子好看。”见了虎子的模样,自

己却也不禁好笑,对虎子道:“这小丫头叫云儿,是我调教惯的,保证听话。你

想对她干什麽便干什麽,不用客气。”将云儿往虎子身上一推,见两人抱在一起

跌在椅子上,哈哈大笑,关门出去。

走出门来,天色已暗。成进百无聊赖,信步走出赵府,想去老屋瞧瞧。

他混入龙神帮之前,寄宿在离赵府七、八里远的一户农家。农家只有一对丁

姓老夫妇,无儿无女,待他极好。可惜这对老夫妇不久前先後去世,成进当时犹

如再度失去亲人一般,伤感不已。这老屋之後便无人居住。今日重逢虎子,念旧

之心一起,便想去瞧瞧。

出府走了一阵,进入一片林子里。这林子树木繁茂,方圆约五、六里,当地

人称之为东林。成进刚踏进林子里,便听到前面有打斗声。当下蹑手蹑脚走近前

去,躲在树後,探头偷看。

皓月当空,林子里情状明白可见。只是这一见,心头却是一跳。

只见一个年轻女子全身赤裸地正被吊在自己面前的一棵树上,一动不动,也

不知是死是活。後面两个面人给几个人围在中间,激战正酣。那两个面人长发散

乱,衣衫上血迹斑斑,其中一人的一只袖子已给连肩撕去,露出一条粉藕般的手

臂,显然已大落下风。成进瞧她们身法,显然是前几日到赵府中行刺的女刺客。

而围攻她们的都是龙神帮中人,为首的是卢杰和赵霜茹夫妇,其他几人也都是帮

中高手。

成进见己方胜利在望,便哈哈一笑,转出身来。身形一动,便欺向那露出粉

臂的面女,成进认得她叫阿琪。


阿琪悴不及防,没料到对方竟然还伏有高手,只觉面颊一凉,连忙将剑向前


一挥,身子急退。只见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笑吟吟地站在前面,手里拿着一块黑布


扬了一扬,认得便是日前向自己施禄山之爪的人。


阿琪只见成进的眼睛不住在自己的身上端量,啧啧连声:“好一个美貌的妞


儿!”伸手一摸,面的黑巾已不知去向,暗暗心惊。


成进一招得手,揭去那女子面巾。但骤见她面貌,还是呆了一呆,见她不到


二十岁年纪,凤眉微颦,婉若西施。只觉自己的霜灵和云儿加在一起,还不及这


女子美貌,忍不住赞出声来。


阿琪听他语气轻薄,不禁恼怒,娇吒一声,举剑攻来。成进凝神应战,感觉


对方气力不继,显然苦斗已久,暗暗心喜,当下打点精神,便拟将这有天仙般美


姿的女郎生擒活捉。


另一名面人见势不妙,自己姐妹二人本来已眼见不敌,对方还又来一名高手


,暗思逃意。倏地撤了旁人,转身连使七、八招快剑,尽往成进身上招呼。


成进与那阿琪的本事差不多,因占了力气上的便宜才略占上风。给那面人这


几下快攻,顿时措手不及,右肩右臂连中数剑,“叮”的一声,手里长剑掉在地


上。紧接着眼前白光闪动,大骇之下身子急退,脚下一软,跌在地上,胸口一痛


,已给阿琪刺中。


同时听得“啊”的一声惨叫,原来那面人急攻成进,不及防守,给卢杰一刀


正斩在左手上臂,入肉寸许,鲜血直流。阿琪大惊,伸手抱住她腰,挥剑挡住左


边赵霜茹的一剑,转身便逃。龙神帮众见成进中剑仆地,身上血流如注,也不及


追敌,先行救人。


成进身上剧痛,运了一口气,知道内脏没有受伤,心下大宽。臂上所中快剑


仅只伤皮肉,胸口最为凶险,幸亏他退得快,也只是皮肉之伤。心想幸好这两个


妞儿力气不济,不然这条老命就算没送在这儿,弄个半身残废只怕是免不了的。


众人给成进包扎好伤口,抬了回府。成进见卢杰在一旁甚为关心,赵霜茹却


是对他不加理会,还嘲他“见了美丽的姑娘便魂不守舍”,颇似笑他活该,心下


大忿。心想:“要是你妹妹今日便做了寡妇,你好开心吗?”不过立时一凛,明


白自己想要算计他们夫妇抢权,这茹姐只怕也是同一心思,日後更须小心在意。


心中正自筹划对策,忽听得有人道:“那这女人怎麽办?”见一人指着赤裸


吊在树上的女人对卢杰问。


赵霜茹看了那女人一眼,回头狠狠瞪着卢杰,一张俏脸气得发青。“啪”的


一声,卢杰脸上已重重吃了一记。赵霜茹骂道:“好啊!背着我出来玩女人?”


卢杰当众被老婆殴打,尴尬之极。原来这晚他带着帮中几人,出府寻乐,路


上一单身少妇经过,卢杰等人见她颇有姿色,当下便将她捉到这林中轮奸。正巧


碰上两个面人又要入赵府暗察,路见不平,便刀剑相交起来。这赵霜茹发觉丈夫


溜走,一路寻来,正好碰上打斗。


赵霜茹指着卢杰的鼻子喝问:“这女人是什麽人?”卢杰支支吾吾,对这漂


亮老婆俯首低耳,却是不知道。其他人见状均悄悄退在一旁,不敢接声。有一人


过去将那女人放下,见她受了好几名壮汉没命狠奸,早已昏死过去,气息虚弱。


赵霜茹哼了一声,拉了卢杰便走。成进给一人负在背上,几个人倾刻间走得


乾乾净净,只留下那可怜的女人被惨遭辱後孤零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