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

卧衾听书

来源网络2018-12-05 14:52: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回到赵府,赵霜茹径自拉着卢杰回房,理也不理成进。众人想像着卢杰今晚

将要给老婆如何责罚,肚里暗暗好笑。

成进给抬回房,叫来大夫细细敷药。赵霜灵见他受伤,紧张的忙上忙下,成

进见状,心中宽慰。云儿却还在虎子处,成进吩咐不要去打扰。

成进待众人退去,瞧着霜灵红红的眼睛,说道:“来,给我亲个嘴。”霜灵

躺在他身边,在他面子轻轻亲吻。问道:“你……你要不要我帮你吹出来?”成

进身上疼痛,加入失血过多,困倦非常,摇了摇头。当下闭眼便睡,赵霜灵轻轻

睡在他身边。

到次日中午,虎子和云儿才出房,得知消息後,匆忙赶来。虎子神色颇为紧

张,待见成进并无大碍,方为放心,留下云儿服侍伤员,退出房去。

成进见他走了,笑吟吟地看着云儿,说道:“怎麽样?你没有怠慢我的好朋

友吧?”云儿甩了甩手,说:“你身上还痛不痛啊……一见就来笑我!”但成进

浑不将这点皮肉之伤放在心上,只要她说。

云儿低下头,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不知道啊,那虎少爷一见我,那玩意

儿便直竖起来啦。”看了旁边的霜灵一眼,吃吃直笑。霜灵道:“有什麽话不让

我听的?”

成进笑笑道:“我碰到一个小时候的好友,他来投靠我,我派云儿去服侍他

了。”对云儿道:“说来听听啊,是怎麽回事的?”

云儿忽然有些害羞了,忸怩半晌,才说道:“你前脚刚走,他就抱我跳上床

了,好急色啊……一上床就扑在我身上,在我胸前乱捏,我现在还有点痛呢!”

成进笑道:“是不是啊,让我瞧瞧……”霜灵接口:“你呀,受了伤还这麽不正

经!不如叫云儿的小嘴给你舔舔吧……”

成进睡了一觉,痛楚稍轻,加之想像昨天见了不少春色,又有些淫兴了,说

道:“我要云儿讲故事,你来吧!”

霜灵不料献计的结果是赔上自己,只好翘翘嘴,伸手解开他的裤子,只闻得

一阵汗酸味,自是他昨日恶战之後尚未洗澡之故。心想成进身上伤痕累累,不好

替他洗,皱皱眉头,还是拿舌头在他阳具上舔了舔,用手将它握起来,一口含在

嘴里,舌头和嘴唇不住活动。成进畅快了呼了一口气,眼睛又望着云儿。

云儿顿了顿,接说道:“虎少爷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又去解我的衣服。我看

他毛手毛脚的,就说我自己来吧,成少爷叫我服侍你的,他就停手躺下了。”

“可我一边脱衣服,他两只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吃掉一样,教人

怪不好意思的哦。”见成进并不作声,只是笑笑看着她,接道:“我脱了衣服,

就……就……”顿了一顿,吞下口水,说:“就趴在他身上了,他的手又来了,

摸我下面,力气好大啊,也不顾人家痛……”

成进的肉棒已给霜灵吹得硬了起来,伸出没受伤的左手轻轻拍拍霜灵的头以

资鼓励。对云儿说:“那他就强行插你小穴了,是不是?”云儿脸上一红,说:

“不是的。我叫他先别乱动,我来服侍他。然後我亲他的奶头,才亲没两下,他

……他就出来了,弄得我满身都是。”

成进哈哈大笑,身子一动,牵动伤口,轻呼出来。这一叫痛,原来已硬起来

的肉棒又软了下来,只是苦了霜灵,得重新努力使它启动。

成进换一口气,问道:“这就完了?”云儿急道:“没有没有,成少爷叫我

好好服侍他,我只怕服侍不到家,怎麽会停呢?”又说道:“虎少爷也有点不好

意思,跟我说了好一阵话,又叫我继续亲,我就继续亲他奶头啦。後来我又亲他

下面,虎少爷好快又硬了,我……我就……”脸上又是一红。

成进笑道:“你就怎样?”云儿道:“我就把他那里坐在我里面了……”脸


上更红了。成进心中会意,却仍然笑着问道:“什麽坐在里面了?”云儿咬了咬


嘴唇,轻声道:“我坐在他那里上面,让他插进去了。”说到後面,声音犹如蚊


鸣,几不可闻。


成进又是一笑,道:“那怎麽做法?是你动还是他动?”云儿轻声道:“当


然……当然是我动了……”成进笑道:“那倒好玩!我现在动不了,灵儿,你来


试试。”


赵霜灵也是脸上大红。她这几日虽然常与他们二人赤身相见,各种羞耻的法


门试过不少,但都是居被动位置,这下要她当着侍婢的面做这淫荡之事,不免仍


有些为难。嘴里犹含着肉棒,头抬起怯怯地看着成进,眼见成进本来笑盈盈的,


一见她的眼神,脸色立变,不敢再推托,坐起身来,脱掉衣裳。


赵霜灵脱光衣服,跨到成进身上,一手握着他的肉棒,另一手探了探自己的


阴门,脸上又是一红。摆好姿势,让阴户对准成进的肉棒,缓缓蹲下。成进笑笑


道:“慢慢来,别碰我身子,会痛的。”赵霜灵点了点头,继续蹲下。只觉每蹲


下一分,阴道便充实一寸,忽然觉得这模样倒似是自己在奸淫成进,脸上又是大


红。


赵霜灵一手在下面握着成进尚露在外面的肉棒,身子开始一上一下地动了起


来。才没几下,便脚酸腰麻,足下不稳。


成进见她脚下开始摇晃,摇摇头,说道:“真没用。云儿,你去托住她。”


云儿应声是,又说道:“这不能怪小姐啊,我那时也趴在虎少爷身上动的,她怕


弄痛你,不敢碰你啊!”成进想想也有理,说道:“算你啦!”


云儿跪到霜灵的後面,两手托着她的屁股,用力一上一下的托动。霜灵受了


外力,脚盘稳了起来,只不过给这丫头这麽托着,更是感到羞耻,转瞬间快感一


来,口中哼哼连声。


成进不用出力也会爽,心情甚好,对云儿说道:“你动作慢一点,别那麽快


……那昨晚你弄了多久?”云儿答道:“很久啊!我……我都尿了七、八次啦!


虎少爷到後来好厉害的呀,一次一次地来,到後来他趴在我身上做时,我都累得


动不了了,所以才睡到中午的。”


成进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养神,全心感受下体的快感。耳边听得霜灵气喘连


连,又爽又累,後面的云儿本来就力气小,现下这麽出力服侍两人做爱,也累得


微微喘气。过了好一阵,霜灵才感到成进身子微微抖动,子宫里热烘烘的,随後


阴户里的肉棒软了下来,滑了出来。


成进射精时身子不禁的几下抖动,伤口又痛得厉害,胸口上的创口更有血珠


渗出。霜灵和云儿都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喘息,忙着给他摸头按额。成进咬牙忍


住,冷汗直冒,半晌痛感稍轻,苦笑道:“看来在我伤愈之前得禁欲了。”二女


面面相觑。


随後的日子里,成进虽美人在侧,也强忍淫欲,以免创口再裂。虎子尝过腥


味,时常叫了云儿去乐,成进也笑着由他去。


有一日发现虎子瞧霜灵的眼神有些异样,便趁无人时刻,调笑道:“虎子,


你是不是看上我老婆了?”虎子哪敢承认。成进拍拍他的肩膀,道:“不是我不


肯给你,只是时机未成熟,不可造次。日後我们大事一成,我的什麽东西都是你


的!”虎子对霜灵本来并不存幻想,听他一说,甚是高兴。成进却知多了这一心


腹之人,办事容易得多,何况他除了报仇之外,对什麽女人包括这老婆本来也不


如何放在心上,能玩玩就是。


如此过了十数日,伤口愈合。虽然尚未完全复原,但行动已不受限制。想像


伤他那女子的绝色容貌,不禁又爱又恨。